自己编的童话故事(有道理)

2020-01-10 04:29栏目:回忆的童话故事
TAG:

  

  推荐于2017-11-25一群人和一群动物住在同一个大森林里,人们靠砍树和打猎生活.他们把树木砍下来做成家具,或者卖到山外。他们的食物就是那些打来的动物。但是这些贪婪而愚蠢的人类,只知道砍树却不种树,对动物也是很残忍的不分大小的都杀掉……

  慢慢的,森林里的动物越来越少了。人们的食物只能靠从森林外面买了,他们没有钱,只能靠砍树换食物,于是树木也越来越少了。每到冬天,人们都要预先准备足够的食物。因为雪会把通往森林外面的路盖住。等人们的事物吃完了,雪才会化掉。人们才能走出森林去换食物。

  很快又一个冬天来了,下了一场雪,一场很大很大的雪,把通往森林外面的所有的路都盖住了。人们储藏在家里的食物快要吃完了。可是雪还是那么厚,一点都没有化,人们看着满眼的白色,很着急,有些小孩子都饿得哭了。大人们也急得直叹气。但是人们有什么办法呢?雪不会因为人们饿就化呀,食物也不会因为人们饿就自己跑到森林里来呀。

  人们可怎么办呢?总不能就等着饿死呀。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终于最后一点食物都没有了,人们想到森林里去找食物,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因为动物们都藏起来了,人们只能挨饿了。……

  动物王国里面,动物们也快没有食物了,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狮子王突然想到森林里面有一个地方,还有以前的狮子王留下的好多食物。于是动物们又有了足够的食物,但是狮子王又想到人们还没有食物,就想送些食物给他们。有些动物想到人们以前对待它们是那么残忍,就说:“大王,人们以前对我们那么坏,而且,只砍树不种树,我们为什么还要送食物给他们呢?”

  狮子说:“人们对我们是不好,可是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动物们也觉得很有道理,都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人们的门口都放了些食物,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够人们吃一阵子了。人们还发现森林里的一棵大树上有一张纸,上面是狮子王的字:“人类,你们不能光砍树不种树,要不然森林里的树会被砍光的。那时侯,我们和你们都没有食物了。”……从此以后动物和人类成了好朋友。

  很快春天到了,人们又到森林里砍树了,这一次,他们只砍大树。过了几天,动物们高兴的发现森林里有好多人类在种小树苗。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叶默是刚入学的学生,但即便如此,她也对这座塔楼的传说早有耳闻。据说那座塔楼的顶端就是天空的最上端。

  真是无聊的传言啊。叶默在别人面前这么说,可是内心却有些小小的期待。也许这个传说是真的吧,七夜学院里,一切皆有可能。

  叶默,人如其名,是个性格沉默的少女,总是扎着长长的马尾,素净的脸上带着几不可见的微笑。偶尔会幻想,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在为奖学金打拼。

  七夜学院的奖学金制度很奇怪,一种是普通的成绩奖励,另一种则是被称为“灵异事件解决赏金”的奖学金制度。叶默只能靠自己突出的成绩获取第一种奖学金,因为她体质虚弱,也没有胆量调查学院中形形色色的诡异传闻。

  在学院里奋斗了一个学期,期末考试之后,叶默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她失手了,与学年第一名的名次失之交臂,当然,也就失去了第一名的奖学金。

  由于此时是假期,学院内的学生寥寥无几。叶默是住宿生,又是孤儿,因此可以在假期留在学校,帮助校工打理杂务。

  冬季的雪格外洁白,而雪后的天空格外湛蓝。叶默拿着扫把站在塔楼下,忽然有一种想要登到塔楼顶端的冲动。看到四下无人,她便放下扫把,推开尘封的雕花木门走进塔楼。

  塔楼的楼梯层层旋转上升,令人眩晕而似乎毫无尽头。站在楼梯上仰头,便会看见微缩到针尖般大小的天空,泛着隐约的蓝宝石色。叶默有些累了,她想下到塔底回宿舍,却发现通向塔底的楼梯也变得无穷无尽,渐变的黑色似乎在告诉她,通往塔底的路更为漫长。

  没有更纯的白,只有更深的黑。叶默忽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她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塔顶跋涉。

  那蓝色的天空似乎永远无法到达,尽管当初的针尖变成了黄豆,黄豆又变成了鸡蛋。可是叶默丝毫没有灰心,在她失去了家、孑然一身后,她就是靠着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存活到现在。

  她还能想起,很小的时候,父母带着她爬山。妈妈会准备香香的豆浆和燕麦饼,爸爸会拉着她的小手,鼓励她继续前进。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吃燕麦饼了啊。叶默无声的微笑,自己又陷进回忆了呢。抬起头,上方的天空似乎又变大了一些,空气中有隐约的燕麦饼的香气。

  走了很久很久,叶默居然没有感觉到疲惫不堪,也没有感觉到口渴和饥饿。终于,在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一切豁然开朗。

  天啊!叶默情不自禁的惊叹道。塔楼的顶端是一个宽阔的平台,从平台上向下看,下面的景物全部被白色的云层遮掩住,云层上方的天空湛蓝透明如同玻璃,如此的清澈高远。

  原来天空塔楼的传说是真的。这时,从那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了空灵的歌声。叶默跳下塔楼,稳稳的站在云层上,她顺着歌声的引导,向云海的另一端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叶默发现了一个湖泊。湖水是与天空相同的蓝色,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无法辨别哪里是水,哪里是天。歌声仿佛变成了有实体的丝绸,在叶默耳边缭绕着,温柔、亲切,竟使她产生了流泪的冲动。这时,湖水中忽然升起了一大团水,叶默被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向后跃去,略带恐惧地看着浮在半空中的水。

  “叶默……”湖水忽然发出了声音叫她的名字,那声音充满了思念与怜惜,竟是如此的熟悉。紧接着,水开始变形,渐渐变成了两个人的模样。

  “爸爸……妈妈……”叶默只是站在原地不动,惊讶和喜悦竟然变成了束缚双脚的绳索。她不敢跑过去,只怕这一切会突然消失,就像许多次在梦里一样,流着泪醒来,又在泪水中再次沉沉睡去,“你们……”

  湖的下面居然别有洞天。离家不远的那座长满樱花树的小山,在春天会变成粉色,偶尔夹杂着白色,仿佛神话中的仙境。而在这湖水下,那座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小山又出现了。

  妈妈会准备香香的豆浆和燕麦饼,爸爸会拉着她的手,鼓励她继续前进。记忆中的美好再次重现,仿佛冲破闸门的湖水,将叶默淹没。叶默笑着,跳着,在樱花林中奔跑着,直到笑到流泪,跑到累倒在地上。

  有多久没有这样笑了啊。叶默看着樱花花瓣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落在自己身上,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即使知道一切不过是幻境,可这样的幻境,这片刻的幸福,她宁愿用很久的惆怅与泪水来交换。

  她感到父母坐在了她的身边。“这都是幻境吧。”叶默轻轻说道,“不过,还是感谢你们给我这个幻觉。”

  “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灵魂。”爸爸说,“我们看到你并不快乐,我们也很难过,默默。”

  “不,我很快乐,我有很多朋友,老师对我很好,同学们也是……”叶默忽然睁开了双眼,与父母对视了片刻,终于无奈地妥协:“是的,我并不快乐。”

  “我思念你们。”叶默低下了头,说:“我无法释怀过去的一切,一草一木,都会使我联想起你们。我可以和你们在一起吗?”

  “这可不行,默默。要知道,你还活着,可我们已经死去了。”父母异口同声地说,“你是我们的生命的延续,你必须活下去,连带着我们的那一份活下去。”

  就在这时,叶默忽然发觉,身边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你们不是说这不是幻境吗?为什么,这里要消失了?”叶默惊慌地大叫。

  “不要……我要留在这里……”叶默哭着大喊,“既然不能留在这里,为什么你们要让我感受到这种幸福?你们难道是故意要折磨我,让我无法忘怀失去的一切?!”

  “不是的,默默。”妈妈温柔地看着她,目光充满留恋,“我们这么做,只不过是要让你释怀这一切。”

  “无法忘记过去,就永远无法承接未来。”爸爸的声音显得十分严肃,“我们希望你可以健康的成长,所以才来为你了却与我们再见一面的心愿。”

  叶默感觉自己仿佛被蓝色的茧包裹着,从高空飞速下降。白色的流云在身边上升,丝丝缕缕像不断流失的执念,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轻盈,多年来淤积在心中的东西渐渐的消失了。

  “同学,你已经在这里睡了很久了,”一个女声传来,将她惊醒,“会着凉的。”

  叶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塔楼里。身边的女人赫然是年轻的教导处主任,那双罕见的青银色眼睛里充满关切。

  叶默稳定了一下心神,真奇怪,心情忽然好了许多呢,身体也似乎轻盈了许多。“我很好,谢谢主任关心。”她向主任行礼。

  “那么,就好好活下去吧,不要辜负了父母对你的关心。”主任轻轻把她推出塔楼,“叶默同学,你可以向财务处主任申请灵异事件奖学金了,你刚好破解了天空之塔。现在,我要锁门了。”

  在那扇古朴的雕花木门被锁死的那一刹那,叶默忍不住问教导处主任:“以后我还能进来吗?”

  叶默在夕阳下仰起头,湛蓝色的天空中,浮动着薄如水中浮纱的缕缕白云,反射着微弱的金红色阳光。而那座塔楼,直直插入天空,仿佛是通往天国的阶梯。

  叶默伫立了片刻,忽然笑出了声,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向教学楼跑去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自己编的童话故事(有道理)相关新闻

  • 【回忆青春】谁都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 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 一首歌 勾起评委儿时的回忆
  • 在SONG颂旅拍遇见欧洲童话故事里的旅拍婚纱照
  • 三则经典的童话故事回想却是最浓的毒鸡汤99%的
  • 写一篇童话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