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生活回忆故事:那些逝去的记忆

2020-01-15 02:33栏目:回忆的睡前故事
TAG:

  编者按:很多往事依然在作者的脑海中一遍遍上演着,因此他写下《怀旧三题》,下面我们来看看作者的回忆故事吧!

  有幸去苇子沟的朋友家里做客,吃罢晚饭,在朋友的陪同下,漫步在屯中的小路上,柔润的晚风在若水的夜色里轻拂着。此刻,饭后的人们三三两两的来到街上,伴着火爆的唢呐声,尽情的扭起了大秧歌。

  朋友用手指晃动的人群对我说,苇子沟人最爱扭秧歌。这里曾有一种独具特色的秧歌---撅杆。所谓“撅杆”就是把一根长约5米的杉木杆置于两个车轱辘中间,杆头上绑一把圈手椅,杆后头两个人推着走。打场子时,杆子后头的两个人向下一压,杆头便撅起一人多高,一抬手,杆头重又落了下来。坐在杆头上的人可以扮演多种角色,一边扭一边做令人发笑的动作,围着杆子有4

  人在地面上与杆头上的人呼应戏扭。撅杆忽上忽下,杆下的人百般戏谑扭闹,既幽默滑稽,又热闹非凡。

  我被朋友的介绍感染了。于是,我的目光在人群中寻觅着。然而,我没有看到撅杆。朋友告诉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种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早已失传了。

  我清楚的记得,小的时候,每逢农闲,家乡便有说大鼓书或演皮影戏的。每每此时,男女老少便蜂拥而至,那种喜悦的心情,如同过年一般,热闹空前。如今,在乡间已经很难看到说书的艺人和演皮影戏的小戏班子了。今年夏天,回老家探亲,儿时的朋友告诉我,“故事王”刘大伯去世了。顿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说不清刘大伯能讲多少故事,但我记得,只要他老人家得闲,就有一群人坐在他身旁,津津有味地听着那动人的故事。

  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不能眠。我想,能不能救一下濒危灭绝的民间文化遗产呢?

  往事不堪回首,看来,那些曾给我憧憬、给我期盼、给我温馨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人们已经体会不到那种“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感觉了。然而,在嘈杂的现代声讯里,那散发着墨香的信笺,却一次次勾起我对逝去的那段时光的美好回忆。

  记得我刚上小学那年,哥哥应征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战士。哥哥的部队在大连,自那时起,盼望哥哥的来信就成了我们一家人最美好的等待。中学毕业后,我开始文学创作,因此,与信件的接触多了起来。一篇篇稿件寄出之后,就是焦急不安的等待。

  写信,盼回信。再写,再等待,几乎成了那时的我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翼。我珍视每一封来信,随着信件的增加,我把它们按《烽火家书》《编辑寄语》《文友飞鸽》《爱情信笺》等分别装订成册,并小心地收藏起来。

  页页飞鸿中,我有了对事业、生活、情感和未来的更多理解,伴着往来于家庭和朋友之间信封里的眼泪和欢笑,不谙世事的我成熟了,长大了。今天,我也不再写信了,有暇重温那些信件,却依旧是那么鲜活、那么感人。我知道,那每一封信里,都有一段不灭的故事,那每一段不灭的故事,都有着厚重逝去的历史。

  阿三姓李,行三,人称憨子阿三。阿三不傻,阿三不憨,只是因那年相亲说了实话,没撒谎,所以人们都说阿三憨。据说那年阿三18岁,快嘴媒婆黄氏来他家提亲。相亲那天,阿三穿一套绿军装,腕子上挎一块上海表,高高大大的他倒也蛮精神呢。相亲的姑娘看见屋子里收音机,缝纫机,自行车等几大件都有,满意的笑了,说:“看得出来,你家的日子还真不错呢,啥都不缺。”

  阿三低着头,没吱声。于是两人你来我往,感情也随着时间在加深。可阿三总感到对不起姑娘。一天,他终于鼓足了勇气说,“我......我......”

  姑娘见他面带难色,就笑着说,“大老爷们的,有话就说呗。”阿三红着脸,”咱俩都好上了,我不能骗你,那天相亲,我穿的军装是从二姨家大哥借的。”

  同村有个叫水妹的姑娘,偏偏就喜欢阿三这股憨劲,可水妹的父母就是死活不依。阿三家穷,阿三家拿不出迎娶水妹的嫁妆。水妹拗不过父母,被迫嫁给了邻村何木匠的儿子 。

  就是那天傍晚,何家来人说水妹不见了。闻听此言,小村的人顿时忙开了,大家四处寻找水妹。而此时的阿三却背负行囊一个人悄悄地走出了村......

  如今,阿三和水妹都是六十好几的人了。他们的儿子是南方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女儿定居在韩国。可他俩依旧在那个小山村里生活着。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平淡的生活回忆故事:那些逝去的记忆相关新闻

  • 求一篇以珍藏的记忆为题的回忆性记叙文800字感
  • 睡前小故事来了哦——回忆小时妈妈在床边讲故
  • 曾被遗忘的睡前故事
  • 讲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异地恋的 100~150字左右的
  • 睡前故事《思念的风铃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