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记忆之那口难忘的老井(民间故事)

2020-01-10 04:30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我们家原来在宝泉岭农场十五连的房后有一口老井,从我懂事的时候人们就使用它,虽然我今年40多岁了,但我却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挖好的,母亲家周围的邻居搬走了一拨又一拨,可当年在宝泉岭农场开发北大荒的转业官兵,现如今健在的已寥寥无几,听母亲说房后的老井比我年龄都大,是老一辈垦荒者建成的。那时是人工先挖出5米多深的大坑,然后用一个个事先做好的木制框放下去,上面压上7-8个大沙袋,一层层落成的。

  我从懂事后就记的这口老井,这井里的水,清澈透明,甘甜爽口,许多爱喝茶的老人沏茶都要用这口井里的水,他们说:“这水就是好,纯正,好茶能沏出好味儿来,别的井水没有一个能赶上它的!”周围的妇女们洗衣服也爱用这井里的水,特别是洗白衬衣,白床单更是离不开这井水,如果用别的井水洗白色衣物,不仅有锈迹,而且没有清香气味儿,许多爱喝凉水的小伙子和儿童,一年四季都来到这里来。这井水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我从看着大人用辘轳往上提水,到后来和弟弟俩个人相对着握辘轳提水,直到自己双手、单手摇辘轳提水,我在一分场就是吃这眼井水长大的,它是我不会说线年之前,即使遇到少有干旱,人们昼夜地用水桶取水,井里的水始终保持2米,且越取水质越好,就连平时不爱喝井凉水的人,也常常喝这眼井的井水,到了冬季我还经常拌井沿的冰串串吃,那种感觉:美、爽!

  自1985年以后,大面积的水田开发,使这口井里的水位一年年地下降,到2005年春,井里的水深只有20多公分,水桶放下去5—6次,才能凑满一桶水。记得1985年农场水稻户打机井,只需打12米深,到了2004年打机井至少要24米深,2007年很多水稻户担心水位还要下降,只好将机井打到28米深,难怪现在的松花江、黑龙江流域大面积露出了沙滩。

  2008年6月,当我回到原来十五连的老房子的时候,房后的老井因底下水大幅度下降,已彻底干涸,井的周围用水泥板障围圈起来,看到这情景就好象我最亲密的伙伴被囚禁一般,我顿时感到心里铅一样的沉重。多么熟悉的老井,多么亲切的老井,往日多么清澈甘甜,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井水和给无数饮水者带来欢乐老井,何时再能展现往日的风采---此时我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常常凝视着房后的老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曾经的记忆之那口难忘的老井(民间故事)相关新闻

  • 民间故事(兰殇
  • 《课间十分钟》回忆作家路遥还原其小说创作往
  • 中国民间故事如今全成回忆——民间文化专家寥
  • 高手在民间!这是高手!刚下过大雪南马村王小
  • 民间收藏家的“红色记忆” 每一件展品都有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