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一些很邪性的中国民间故事

2020-01-14 01:05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说到民间故事有的时候小编感觉到了更加的有趣,毕竟要真实很多,很多时候都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更多的时候也有那种置身其中的感觉,所以这类故事有人爱看啊,最近小编也给大家收集了很多了,有感兴趣的网友们可以看看,这些比较邪性的故事吧,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1、村里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突然间病逝了,走的时候才二十四岁。男孩病的突然,早上的时候没有吃饭,在临近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就倒地晕厥了。送医院,抢救,经过几天的救治人始终没有醒来,最终抢救无效去世了。

  这个男孩小时候和我妹是玩伴儿,两家又是亲戚,对我妹也很关爱,所以我妹对他的感情很深,一直是将他视为大哥哥。后面男孩辍学在家务农,早早地娶妻生子。

  我妹在外读书对于男孩去世的事情并不知晓,结果前些天突然间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男孩很瘦很瘦,妹妹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间变得有些难过,一把将他抱住问他怎么了?男孩很悲伤地说“我生病了,得了癌症,已经49天了!我好饿,好想吃东西......

  我妹跟我讲述这个梦时还说,我抱着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上的骨头有些硌得慌。

  我妹因为这个悲伤的梦而难过,给家里打电话时说了这个梦,结果没想到这个人真的去世了。事实上,男生确实已经去世了49天,虽然不是因为癌症去世,但是走的时候确实是没有吃饱饭,而且男孩子本身就很瘦,加上后面抢救了几天就更瘦了......

  2、我给大家讲个真实的故事。我父亲是一四年十一月初三死的,我初五下午五点多才到家。吃完晚饭后五个子女和两个舅舅守灵堂。因为是老宅,平时就我父母俩人住,所以房间比较少。两间房让给客人睡了,只有我父母的房间还有一张床,父亲去世时睡的,只不过换了一床被子而已。睹物思人,只有那张床没人睡。母亲两夜没合眼了,大舅叫我大姐陪我母亲回房睡觉。十一点多钟大姐回到灵堂,大舅问她:半夜睡不着吗?姐说:刚睡觉就梦见我爸了,我梦见他坐在椅子上望着我不说话,前面放了三只拖鞋。想着父亲已经死了吓醒了。大舅说:为什么是三只拖鞋呢!一双两只,两双四只。还有一只哪去了,你爸问你要鞋子呢!哈哈你太想父亲了,所以才会做梦。刚说完大舅妈也来到灵堂,大舅和我家相隔百多米。大舅妈说心里堵的慌,睡不着。大舅问舅妈帮我爸烧衣物时有拖鞋吗?舅妈说有三只,当时太乱拿了一些衣服看见床边有拖鞋就拿了,只有三只还有一只没找到。一说完大家都呆了,看着那付棺材,感觉父亲会从里面爬出来。冷风吹来,灵堂里的花圈呼呼的响。还是大舅稳重带大家到父亲房间去找拖鞋。每个角落都不放过,二哥在床下找到了那只拖鞋。回到灵堂大舅烧了纸钱,郑重承诺天一亮就把拖鞋烧了。一直守到天亮,连上厕所都是结伴一起,总感觉暗外有双眼睛看着。

  3、我说的这个事老邪性了,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这事是实实在在发生的,都是有据可查的。我是根据我82岁老妈口述整理下来的。

  故事发生在1972年,也就是期间,我们村的文革主任姓赵,社员都尊称他赵主任,那个年代,想要不挨批斗,就得老老实实的,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斗争对象,可见,这位赵主任的权利有多大。这不,村里要盖学校,盖学校就得需要木料,这位赵主任可真是奇才,我们村是个偏远山区,山上什么木料没有,柞树,松树,柏树漫山遍野,可他却偏偏选中了我家自留地边上那棵老松树。这可不是普通的松树,树身高达十多米,树粗更是惊人,得有五个人合伙才能把这棵树抱过来,树龄更不用说,最次得有三百年以上,名副其实的古松。尽管树荫遮挡阳光影响我家地里庄稼的收成,可是,树下不知哪年就有的小庙,让社员们都把这棵古松当神灵供着。可偏偏这位文革主任不信邪,非得锯这棵树盖学校,主任下令了,那就锯吧,那个年代,没有电锯,只有手锯,胆小怕事的社员都借故躲开了,只有几个胆大的社员轮流开始锯树。这其中就有亲老舅一个。据我老妈回忆,锯到一半的时候,锯口竟然淌出了红色的液体,就像流血一样,吓的干活的社员又跑好几个。可是,在那个斗志昂扬的特殊年代,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是有的,在主任的指挥下,从树四周往树中心终于锯通了,奇怪的是这棵古松竟然怎么推都不倒。最后是我老舅爬上树杈拴的绳子,十多个人同一方向合力才把树弄倒。悲哀啊!百年古松就这样毁于一旦了。

  树毁了,厄运也随之悄悄降临了,凡是动过树的人,都没好下场,先是姓赵的主任家,一年内相继死了一儿一女。接着是姓黄的组长家也死了一个儿子。爬树绑绳子的我老舅也没躲过去,四岁的大女儿突然间就得病死了。还有一户姓赵的社员拣点剩余的树杈回家破木头用,结果赶牛车翻了,把腿砸坏了。另一户姓赵的社员他老婆把松针搂回家烧火,结果莫名其妙的瘫痪了。据说,临村那个用电锯把树身锯成木板的那个人,操作过程中锯到手了,后果严不严重就不得而知了。

  我是锯树那年出生的,48年过去了,我妈讲给我听我信了,我讲给我儿子他们那一辈儿听,他们都不信,可这么邪性的事实实在在是发生了。对了,当年锯树的时候,我妈曾经出面阻拦过,虽然没能制止成功,可那年我家自留地栽的土豆结的却是出奇的多。

  4、我12岁父母离婚,我记得是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父母刚离完婚,母亲很伤心,阴历29号,马上就过年了,我妈带我去我姥姥家,我大姨 大舅 二舅 老舅都在那吃饭,我妈看人家一堆一块的心里很伤心。大约是晚上快11点左右,我妈非要回家,我当时弟弟妹妹哥哥都在,我本想在那和大家一起玩,但是担心我妈在出点什么事,我家是个小县城,我老家住在一个很深的胡同里面,我没办法就和我妈一起走了。但是走到左面是大地,右面是人家的时候,我就听到很像电视里面演鬼片的声音,我不说谎,当时比那声音还要恐怖100倍,我在做面走中间是我推的自行车,我妈在车子的右面走,我听到声音后,往我的左前方抬头一看,看到一个很瘦很瘦几乎就是骨头和皮的两条腿,我只看到他的腰的位置。当时理解了,为什么人害怕不知道跑,我刚迈出腿,我的后腿就软了,当时还好推着自行车,自己没有倒下,当时也没敢问我妈听到没有,孤儿寡母的怕她害怕,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骑自行车的男的骑车过来,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声音也没了。我和我妈说咱们快点走吧。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到大道上面又路灯了,我骑车带我妈,我问她听到什么没有,我妈说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当天晚上我吓得和我妈一起住的,第二天白天,我才告诉他的,我大舅妈信佛。后来我大舅妈给我用桃木做个剑,我带脖子上了,那那条路我一直都不敢走了。感觉桃木剑没什么作用,以后也没梦到过什么,当时的感觉我形容不出来,反正把自己吓的腿软了。

  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放学后路过邻居刘叔叔家。远远的我看见刘叔叔的老婆徐妈妈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上。我喊了一声:徐妈妈。她没理我。

  我很奇怪,以往徐妈妈看见我们几个小孩,老远就笑眯眯的。待走进了一些,我又喊了一声徐妈妈,还是没理。走的更近了,我仔细看她,低着头 双手插在裤兜里,在台阶上来回走。因为台阶比较高,我就没有跑上去,带着疑虑回家了。

  吃过饭我和隔壁的小姐姐一起去刘叔叔家玩,看到徐妈妈躺在被窝里。我就说:“徐妈妈,今天放学后我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啊?”

  我一听懵了,农村经常有丢魂喊魂的事,吓得我不敢再提了。而且老人们经常说,遇到别人魂是不能追赶的,一追赶,丢魂的人就得丧命。也不能拍ta的肩,拍了ta就会大病一场。

  幸好我当时懒,没有跑上去拽着“徐妈妈”问个明白,要不然后果线、相传早年间,在一个村庄的山上住着两条蛇,一条白的,一条红的,白的是公的,红的是母的。村里年老的村长说,它们是修炼成精的灵蛇,大家千万不要去惊动它们,否则将会大难临头。

  后来有一天晚上,村里有个人去外村吃喜宴喝醉了酒,回家过山路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迷离中,他发现这团东西竟自行舒展开来,仿如一条绳子,还会从地上立起,且偶有一丝丝红色闪现。这个人因为喝多了,有点发酒疯,脾气暴躁,他以为绳子和他过不去,于是四下里找了根称手的枯树干,拼命地追打它。这样,来来回回,经过几番折腾,最后,他终于将绳子打回地上不再举起,此时他嘴里还骂了句:“这下站不起来了吧,竟敢挑衅我!”末了,他还不解气,又找了块大石头重重地砸在绳子身上,然后才扬长而去。

  次日,上山的樵夫看到那条传说中的白蛇被活活地压死在一块大石头下,周身遍体鳞伤,惨不忍睹。他们赶紧搬起石头,移出了白蛇,然后派人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村长。村长听后,急忙命人为白蛇洗净身体,并将其安葬,之后又请了个道士做了一场法事,希望不要引起什么灾祸。

  没过多久,那个醉酒打死白蛇的人在家里离奇地死亡。村长说,这是报应,这是死去的灵蛇前来索命。其实啊,并没有村长说得那么玄乎,因为那个人死后,在其身上发现有多处浓黑色的地方,想来是白蛇的妻子红蛇来报仇了。

  7、很短的,但是是线日下午发生的真事,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一些感觉,反正很邪门,又是七月半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被朋友叫去河里洗澡,快到河边的时候,我老婆叫我回去,说要开车回去一趟,我说我要洗澡,你开电动车开换车我就挂了电话,刚好也到河边了,就看了一下河里,脑袋里就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看这个地方了。后面还真到处瞧了瞧。当时没在意,然后就到河边坐着等朋友过来,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朋友过来了,我那个朋友第一个跳河里洗,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在聊天,准备洗的时候,我老婆又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回去,我哟不过,就跟朋友说等下在来。后来就跟着老婆回娘家了,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晚上想想,就觉得我老婆是我的达人。如果不是我老婆恰到好处的时候打电话过来,我也许就是一个尸体了,想在想起来就怕怕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一直好奇地盘踞在我的记忆里,每当看到有关神鬼妖怪之字眼时,就会想起来。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十来岁,那时农村还是集体制,生产队。农历八月,正是黄蔴收获季节,生产队里种了很多的黄蔴,一到成熟季节,队长就按人口将蔴地分配到各家各户。我家那时五口人,三弟还活着。每次”打蔴”爸都是主力军,妈妈只负责把蔴从土里拔出来,这也是力气活。

  记得那天,我家在房子东边过去的姚庄厂棚那分到一块蔴地,有八九长行,一行有二十多米长,一行也只一棵至两三棵,但对于我家已经是够多了。

  那天下午,我放学回来后,发现家门锁着,书包没地方放,便只好去地里拿钥匙。到地里要经过我家旁边的一个小方塘,并且是绕着塘埂走。

  那塘水幽深,尤其是靠我家对面的那丛竹林处,水最深,白天都黑幽幽的,我就要从竹林边的小道上经过。而且竹林小径旁边就是个小水沟,是为灌溉水田用的,那时农村水田旁有很多这样的小水沟,蜿蜒细长,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宽的地方有一米多,里面还摆放着几块大青石,大姑娘小媳妇们在上面洗衣服,也洗胳膊洗脸,三弟有时也在里面光着屁股洗澡。窄的地方不过尺许。可这条小沟在一年的夏天淹死过人,这个就不说了。我要漟过两条这样的小水沟,才能到爸爸打蔴的地上,当时我们把这样的小水沟称作小堰沟。

  我那时不知道害怕,刚放学,天还亮着呢。我很轻快地过了塘埂,又穿过稻埂,又过了小堰沟……

  到了地里,妈妈陪着我回家了。等我放下书包后,又让我挎上竹篮子随她去地里。我尾随着妈妈又回到蔴地。妈妈叫我把地上的蔴叶子装到篮子里,等我装满了,告诉我,送去家,倒到大门口,再回来装第二篮子。哦,忘了说,蔴叶子装回家喂猪呢,那时家养的猪是真正的土猪哦。

  我按妈妈的吩咐,装满了,挎着往回走。这时天已微暗,田埂旁不知名的虫子开始了鸣唱,稻田里不知是虫还是鸟亦或是老鼠或是别的动物,滋滋吱吱,吱吱滋滋的响个不停。

  ”这是什么鱼?麻个(明天,方言)让大大把它钓上来。”当时我确实这样想的,因为我喜欢吃鱼,而爸是钓鱼捕鱼能手。

  我出了门口,踏上塘埂,这时天已经要黑了,比回来时暗多了,只看清路埂是白色的,两边都看不清楚了。我走过塘埂,拐上田埂,顺着白色的田埂向前走,耳边还传来阵阵的说话声,爸爸在蔴地里正大声地与人说话呢,还有村里别人互相的说话声。我走着,一会望望脚下,还是白色的田埂,一会抬头望望前面,爸爸就在几十米外的地里,爸爸嘴里的烟火一会儿很亮,一会儿估计拿手上了,又暗了点。爸爸烟瘾很大,干什么事情都抽烟。

  我走着走着,总感觉不对劲。”怎么这么长时间,这个田埂都走不完呢?”当时我在心里叽咕,觉得不对劲。但我没停,还是朝前走。

  走着,田埂还是没走完。我开始着急,一着急,眼前的白色田埂模糊了。我使劲揉眼睛,这时,从蔴地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我眼睛所望到的除了爸爸的烟火四周也全是黑。我蹲下来,双手在周围一摸,全是稻子,我在稻田里。我蹲着向前走几步,摸摸还是稻子,向左蹲着走一段,摸摸还是稻子,摸来摸去,走来走去,还是在稻田里,我站起来走,想喊,可发不出声音。

  不管它了,反正田只有那么大,会走上埂的。我便站起来,又走。走好一会了,蹲下来,一摸,还是在稻田里!

  妈妈担心的声音又传过来了,在我又蹲又摸那会儿,妈妈已经查问了好几遍了,但爸爸忙着打蔴,只听他说了两句“上毛缸(厕所)去了吧”。

  接着就听到爸爸与人打招呼的声音,接着又听到有脚步声朝我这边走来。本来不是很着急,这下子突然焦急起来,我直起身想喊”爸爸””妈妈”,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也不是嘴张不开,口能开合,可就是声音发不出去。

  我的”嗯”刚出口,就被一个大手拽住了,爸爸拽着我,又好像是用胳膊夹着我……我恍恍惚惚地脚不沾地被带回了家。

  到家后,妈妈点亮了煤油灯,爸爸把我放到小椅上,我瘫在上面,怔怔地望着那一跳一闪、一闪一跳的小灯芯发呆……

  但我知道一点,无论什么时候,作为人一定要本性善良,一定要懂得感恩,一定要珍惜拥有,一定要心怀慈悲。

  亲爱的友友们,我说的对吗?还有你们有谁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呢?欢迎你留言。

  9、我说的不是民间传说,而是真人真事。以前有位邻居的老公开摩托车拉客的。一天晚上,他在一个厂区门口拉的一个女员工。这个女员工的村子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拉到半路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就要下车。他转头跟她拿车钱的时候,这个女人却不见了。这个男人回家有跟他老婆说了这件离奇的事情。过了不久。这位邻居的孩子是个男的,去捡废品的时候被一辆后退的东风车给压死了。

  10、这是我自己遇到的有生以来最邪性的事。去年9月初的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要睡着了,忽然感觉头痛,耳朵里轰轰的响,伴随着耳鸣声,就在我将醒未醒之时,我看到一个老太婆的脸,瞬时化着一缕黑烟不见了。从此以后,我在家里头晕耳鸣,站在门口,好像有一股无形的东西往外推,坐在椅子上,也是前后晃动。躺着的时候,人就像一只不系之舟晃动,白天晚上都无法入睡,实在太困了,刚要睡着,一个抖动就睡不着觉了。地板像过电似的从脚往上一波一波的麻麻的,总是感觉有东西在腹部,脑部转圈,我不明所以,我疲惫不堪。我只有到外面去住,换了环境,我就能睡好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还没找到问题。也曾上网问过别人,有人说是被人用次声波发生器害了,但我无法找到检测的单位和方法。现在给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危害:一是我们全家都在外面租房住,居无定所。二是危害我的身体健康,落下了后遗症:头晕耳鸣,大脑神经受损,心悸,无缘无故的抖动,睡不好觉,精神恍惚萎靡不振。万能的网友,有谁知道我这个是属于神管还是科学或者是法律管?

  联系邮箱:如果你喜欢历史相关的,请加我们的爱好群吧群号:878237107

盘点一些很邪性的中国民间故事相关新闻

  • 回忆奶奶讲述的满族民间故事
  • 追忆中国民间故事家刘德培
  • 新年的传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民间故事
  • 中华民族众多的民间故事有哪些主要内容是什么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