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童年(民间故事)

2020-03-25 04:55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每当周围的人说起,“我记得小时候……”这样一个话题时,我总是竭力地在我记忆的漩涡中寻找那个幼小的身影,可却怎么也找不到和别人相似的经历,因此我一直安慰自己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可再后来,在我的大学宿舍里,舍友又一次说起“我记得小时候……”,我才不得不首次直视我那另类且不堪的童年。

  自小学毕业后告别“六一”儿童节开始,我总是会在作文中写到“美好而又难忘的童年”这一类似的话语,为了应付那浩浩荡荡的几百字,我不得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把我的童年描绘成在夕阳下的奔跑,在滂沱大雨之夜的高烧,在母亲洗脚盆里倒映的幸福微笑。我为自己虚构的这些童年记忆而骄傲自豪,屡试不爽。

  直到作文课上,老师让同桌间互相批改作文,我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他的童年,几次批改过后,我又知道了,原来这些也是她的童年。当这个虚构的童年在我们每个人的笔下毅力不倒的时候,我们似乎已经天真的承认,这就是我们的童年,充满诚实善良,充满乖巧懂事,当然,也充满戏剧性!

  记忆本就是脆弱的,像一层包裹糖葫芦的江米纸,包裹着甜蜜和幸福。长大后对童年各种虚伪的构造和念想,使得记忆当中的童年愈渐模糊。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勇气承认那个雨天过后,沙堆上堆砌起来的城堡是否真实存在。

  长大一些以后发现,我们会越发的怀念童年的时光,不时拿来当做饭桌上的猛料,闲谈时的法宝,但凡谈及童年,人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但这时,没有人再提到夕阳下曾经活过的泥巴,没有人再大肆赞颂着父亲连夜背自己看病的故事,也没有人说到母亲节的花,没有人说到父亲被雨水打湿的半个肩膀。

  有一次,朋友拿着一个装过糖的空盒子,放在嘴边吹出了声音。那是一个只有大约5厘米长,3厘米宽,1厘米高的长方体纸盒子。只见他打开盒子一端的盖子,用手按住盒子底部,确保没有太大的缝隙以后,鼓足了气向开口的一端吹,竟然响了。不得不承认我当时惊呆了,向他投去难以置信的表情,谁知他竟丝毫不谦虚地翻了我一个白眼,甩出一句“你竟然不知道?”他似乎比我的反应还要疑惑。从那以后,小伙伴儿们奔走相告我没童年这件事,成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笑料。

  有些人拿童年当做一种炫耀,而我的童年实在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只能当做一个笑料,逗逗身边的人,营造营造氛围,缓和缓和气氛。不过倒也好,至少起到了一丝作用,大伙儿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只见脸上的笑容几乎定格为一个姿态,却听不到声音,我想这才是笑的最高境界吧,笑到歇斯底里却没了声音,“此处无声胜有声”就是这个道理。

  敲下记忆的回车键,两次洗澡的经历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为什么是它们,我也不知道,但却分明看到了那个可爱的我,用天真征服了这颗为没有童年而失落的心。

  小的时候,家里穷,父母带着哥哥从农村来到城市,打拼几年后有了我。我们一家四口人租住在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属于我们的房间在院子的角落里,也是租金最便宜的一间。房间很小,放眼望去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老式的大柜子。后来,我在电视剧里见过这样的柜子,它们通常用来装些金银财宝,还有绫罗绸缎,有时候也用来藏个奸夫或淫妇什么的。可我家的柜子却是哥哥的床,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个襁褓里的婴儿,理应享受最好的待遇,那一张双人床上,我占据了床一半的位置。

  房间里没有水龙头,有也没用,因为房间实在太小了,没有可供做饭或是洗漱的地方,似乎下了床就是房间以外的世界了。院子里有一个公用的水龙头,人们的生活用水都来自这个生了锈的绿色铁疙瘩。水龙头距离地面大约有个50厘米,正下方是一个正方形的容水槽,用一片结实的钢丝网覆盖着,防止人们在洗菜的时候,不小心把菜跌落进水槽里。有了这样的钢丝网,掉在地上的菜就可以再一次捡回去用了。伟大的人类为了生存,总是可以创造各种各样的发明。

  我并不是来介绍这个人类智慧结晶的,我要说的是曾经发生在这个水龙头旁的心酸故事。

  不记得当时有多少岁,总之是很小,还没有上幼儿园。那是一个夏天,我疯疯癫癫地从外面回到家,当即被母亲训斥了一番。母亲是一个做什么事都以达到干净整洁为目的的人,对我也是如此。她看着我一身的污渍,立刻放下手里的菜盆子,把我连拖带拽到水龙头旁。她毫不犹豫地扒去了我的上衣,用手心盛满水,然后泼到我身上。我被一阵阵的冷水刺激地一边尖叫,一边原地转圈。不一会儿,母亲又拿来一个肥皂,在我身上涂来涂去,从我什么上搓起了很多黑泥,她越搓越来劲,看着成粒成粒的脏东西被她剥落,很是有成就感。这个时候,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母亲突然拿起了手边的鞋刷,像刷鞋那样认真地刷着我稚嫩的皮肤。我疼得直躲,但还是被母亲一把揪了回来。我只有哭。

  这就是我的童年,后来听身边的朋友说,他们童年的洗浴经历是这样的:大水盆,玩具水枪和沾满泡沫的浴花。尽管总是有烦人的洗发水泡沫流进眼睛里,并且依然被母亲死死地按在淋浴器下冲刷,但总体来说,他们对于童年洗澡一事,还是很怀念的。

  中国人多,这体现在方方面面。澡堂,又是先辈们的奇思妙想,也是体现中国人口数量的铁证。小的时候,母亲带我去澡堂,进门第一件事是把洗澡用的东西全部搬进澡堂。还是因为穷,别人用塑料篮子装洗浴用品,我们用塑料袋。这一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往往都是交给我来完成的。提着塑料袋冲进烟雾弥漫的淋浴区,看着老老少少的女人们裸着身,红着脖子红着脸,扭动着身姿,以最舒服的姿势对着自己身体的某一部位发力。在我看来,那是怎样的一种仇恨,对自己下如此狠重之手,看着险些搓出血的皮肤,我总是嗤之以鼻,会很快忘记,我也将重蹈她们的覆辙。

  往往澡堂里是没有空位,我便又提着塑料袋冲出淋浴区。这时候,母亲已经扒去了自己所有的衣服,然后告诉我赶紧脱了衣服进去,并且记得把存放衣服的柜子锁好。

  中国人多不要紧,还好大家都有一颗互助互乐的心。我们总是在别人搓澡的时候,借机淋湿自己的身体。这时,不好的事情又发生了。可能是因为小孩子皮肤比较嫩,或者说,比较薄,我对于温度的感知总是和母亲有一些偏差。母亲把水的温度调的很高,在我摸来已经快要烫伤的地步。有时我会偷偷把水温调低,可有时,我会被母亲大而有力的手掌死死地按进水里。我张牙舞爪得扑腾着,像一个不小心跌落进沸水的鸭子,眼看着自己即将被煮熟,无力地做着最后的反抗。

  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和母亲有幸占到了一个淋浴器,在我身旁是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儿,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独自站着水中,再加之澡堂里蒸腾的热气,仿若仙女一般。她仰着头,从淋浴器里倾泻下来的水洒在她的脸上,顺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渐渐滑落。羡慕之余,我学着她的样子,也将自己置身在一个仙境当中,感受着流水拍打肌肤时的幻妙。我闭上眼睛,仰起头,想象着自己美丽的样子,甚至为自己的美丽而感到脸红。渐渐地,我的脸越发的红,越发的烫,最终导致我浑身上下都被这样一种高温笼罩,我几乎快要燃烧了。千钧一发之际,我迅速将自己的身体从水中抽离,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现实世界,惊恐地看着正在调节水温的母亲。只听得母亲说:“赶紧洗呀,瞪着眼睛看什么看?”说完便又将我按入那滚烫的水中,我的噩梦开始了……

  记忆当中有关童年时期的故事,最为清楚的就当属这两次有关洗澡的经历了。当我已经看淡这一切时,毫不吝啬地分享给朋友们,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阵欢笑和嘲讽。这并没有让我觉得羞愧或是不甘,不论他们的童年是多么的多姿多彩,我也会很庆幸我拥有的别样童年。好在我有这段回忆,并且可以骄傲地讲给别人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此童年(民间故事)相关新闻

  • 精灵奇妙之旅自然启蒙幻想故事
  • 最著名的民间故事大全精选
  •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民间故事
  • 民间故事大全 故事会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