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山东故事”民间故事丨陈石匠——雕刻在

2020-03-17 22:23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大河滩村地处香城镇东南部,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现有2100亩耕地,3500亩山林,连续多年被评为济宁市、邹城市文明村庄,1999年被评为全国绿化千佳村。建于1974年5月的村东大河滩水库河道从村庄前面流过,清澈的河水为小村增添了许多的神韵和灵气。经过多年的发展,大河滩村已初步建成了“山上用材树,山下经济林,花椒大枣镶地边”的发展模式,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适宜人类居住的生态村、富裕村。

  走在村庄幽静古朴的街巷,那一棵棵或郁郁葱葱的高大白杨、或铁干虬枝的几百年的老槐树,扑面而来的,无不散发着历史的久远气息,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神圣感;而那些用石头垒砌的小屋,小巷拐角处古老的碾盘,则让我们倾听到来自时光深处,那“当当”的凿石声,那富有节奏和韵律的声音,穿越历史,雕琢时光,给我们后人留下了一个个不朽的印痕和美好的回忆。

  大河滩村的陈清礼就是这样一位远近闻名的匠人,其手艺不光精湛,他的一生还富有许多传奇色彩。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峄山以东百十里路最著名的石匠 ”之美誉。

  陈清礼出生于清光绪年间的1896年前后,因家境贫困,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本村的一个老石匠学徒。

  旧时候,但凡艺人或匠人学徒,一般都有三年的学徒期,这期间的表现好坏,才决定师傅是否收其为徒。陈清礼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不光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师傅,累活脏活还主动抢着干。师傅上山采石,他看着这里面的诀窍,师傅串东乡、走西乡,为乡亲们盖屋、垒地基、刻石头、凿盘碾的技术,他都默默地记在心里。三年的时光,不仅获得师傅的赞赏,还逐渐地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石匠。

  追溯石磨的历史,据说其发明人为春秋时期的鲁班。一种工具的出现,必然要有配套的制作、保养、维护技术。由此来看,锻磨的历史应该也有个两三千年的时间了。在农耕时代,石磨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而锻磨,则需要手艺精湛的石匠,陈清礼在锻磨方面,可以说是有着最拿手的绝活!

  锻磨之前,选一块上好的石头是锻磨的关键。陈清礼在选石头上,有着自己独到的眼光,他到山上选石头,拿手锤在石头上敲几下,就知道这块石头有没有根,有没有底,能不能做成石磨。只有有根有底的石料做出的石磨才能成为上好的磨。凡是他看好的石料,围着石料转几圈,看准石料的脉络和走向,只见他高高抡起20余斤重的大锤,只需三五下,石头就会被砸开,一个石磨的底料呈现在人们面前。

  据村里的老人们讲:石磨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油磨,另一类是旱磨。油磨主要指的是磨制香油这类油脂制品所使用的石磨;旱磨则是主要磨制面粉、粉条和豆腐这类食品的石磨。锻制旱磨的技术难度相对较低,能把磨锻平保证能磨出面粉就行。锻油磨的技术难度高,因为磨制芝麻之类的作物时会产生大量黏稠的糊状物,磨锻不好不仅影响出油量,还会出现糊状物排放不畅,积压在石磨内导致石磨无法继续使用的问题。从而败坏原材料,耽误生意。所以,好的锻磨石匠非常难以寻觅,因而备受人们的尊敬。

  据村里干过石匠的老人讲,锻磨有着非常复杂的工艺,每一步必须做到仔细小心才可。首先,石匠要分开凿制上下两扇石磨,其间不进行测量,也不绘制图纸,对尺寸和各部位纹路的把握全在心、眼、手里。这无疑对锻磨匠人的技术水平有着很高的要求,无形之中也抬高了锻磨这行的入行门槛。

  锻磨用的铁锤是特制的,一头开槽,可以卡入坚硬的金属“斧刃”。在凿制不同的纹路时,可以更换不同规格的“斧刃”。

  锻磨时,必须做到稳、准、平。像凿制油板和小齿部位时,必须一锤紧贴一锤地凿,力度要一致,同一个地方还不能落下两锤,否则就会导致纹路平整度不够,使石磨的使用效果大打折扣。只有做到稳、准、平,才能实现石磨既平整,又不至于太光滑的技术要求。

  据说,陈石匠长的身高马大,一顿饭能吃六斤干粮,一顿能喝一斤白酒也不耽误干活。有一次,峄山街上的一个大户地主要开香油坊,请他去锻磨。因为这户人家平常横行乡里,陈石匠也有所耳闻,就故意往后拖拉工期,几天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疼坏了那个地主,却也说不上来什么来。在完工的最后一天的中午,地主陪着陈石匠喝酒吃肉,催着他赶快把最关键的碾管脐给装好,陈石匠慢慢吸着烟,不慌不忙地说:不慌,不慌。地主也无可奈何。

  天快黑的时候,陈石匠趁着没有人的空,三下五除二,就把碾管脐装好了,一试磨,不仅转的顺溜,出油也好,把那地主乐得笑开了花。

  每一次锻磨,安装到最关键的时候,陈石匠总会支开外人,不让别人看到。其实,这不仅是一个行规,也是旧时老艺人或匠人们怕自己的拿手绝活被别人偷去的一个保护手段。

  陈石匠从十几岁开始与石头打交道,一直到七十岁干不动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行当,他一生盖了无数的房屋,垒砌了无数的院墙,锻了数不清的石磨。可以说,邹县东部的几百个村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那些散落在街头、小巷拐角处的每一个石磨,都留下了他饱含生命的印痕!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石磨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从事石匠这个行当的人越来越少,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愿意从事这项工作的,所以,锻磨的传承也面临着失传的局面。

  如果你漫步在邹东的青山绿水间,或是走在邹东古朴幽静的村落里,发现那些饱含历史沧桑的石碾,你一定要停下脚步,俯下身来,欣赏石匠们用生命打造的作品;倾听那些来自历史深处的跫音。那些散落在民间的经典,是留给后人们最宝贵的文化遗产!

  其实,那些石碾是一个生长在古典音乐中的意象,一幅刻在青铜器上的雕塑,一曲飘荡在故土上空的绝响。

  邹城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在《广西文学》《短篇小说》《小说月刊》《三月三》《厦门文学》《少年文艺》《岁月》《椰城》《微型小说月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少年文艺》《国学》《喜剧世界》《中学生》《幽默与笑话》《青年文学家》《知识窗》《粤海散文》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30余万字

  小小说《谁病的厉害》入选2011中国当代闪小说超值经典书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小小说《一双布鞋的爱情》收录上海辞书出版社《人间处处有真情——新民晚报市井故事精选丛书》2015年出版

  散文《月亮眉豆》《灯笼果和姑娘果》《野葡萄》入选2017年一月版武汉大学出版社《初中阅读训练》现代文欣赏

  散文《二月兰》等4篇2017年7月入选上海宏哲文化传播公司《中学生最喜爱的作家美文》系列读物丛书。

“讲好山东故事”民间故事丨陈石匠——雕刻在相关新闻

  • 世界各地独特的民间故事有哪些
  • 从民间故事中了解历史
  • 民俗学)某个景点的人文故事要怎么写?求解答
  • 高手在民间!这是高手!刚下过大雪南马村王小
  • 民间传说故事_民间流传的经典传说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