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益民 泣不成声的回忆

2020-03-14 16:18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2020年3月9日下午,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王益民在抗疫期间突发身体不适送医抢救,经全力救治无效于10日凌晨殉职,年仅38岁。

  1月22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王益民主动请缨,前往上城区集中医学观察点开展执勤,全力做好秩序维护;当涉疫类警情、案件逐渐高发时,他第一时间挺身而出、赶往一线,参与每起案件调查取证、循线跟进、严格把关,办理了多起涉疫类刑事行政案件。

  王益民办理的虚构销售口罩诈骗案、额温枪诈骗案均为分局此类案件首例,特别是在额温枪诈骗案办理过程中提前介入,提出取证方向,大胆创新办理方式,全案办结仅耗时6天,创造了分局刑事案件办理最快速度,并积极促使罪犯退赃退赔,最大程度挽回被害人损失。

  2月29日(周六),王益民难得回家吃顿饭,刚到家又接到通知,湖滨辖区有一起涉众型案件人员聚集并有过激行为的警情。王益民急忙赶到湖滨派出所了解情况,进行现场法制指导,最后妥善处置了该起警情。

  一直高负荷高强度的运转,让单位领导同事都看着心疼,单位领导几次劝他回去休整。

  3月9日下午,王益民在抗疫期间突发身体不适送医救治,经全力救治无效于3月10日凌晨殉职,生命定格在38岁。

  说到王益民的故事,最有发言权的当属上城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刘玲玲(原清波派出所教导员,王益民老领导)。

  “王益民是2002年到清波派出所工作的,他非常好学,当时组织全所民警开展打字比赛,起初,他打字并不快,但他午休息时间常会在办公室偷练,有时我们和他讲话,他手始终在键盘上忙碌,后来他成了所里制作笔录的快枪手。”刘玲玲说。

  接到警情后,刘玲玲和王益民很快赶到现场,到现场发现房门敲不开。王益民急中生智敲开邻居的门,打算从邻居阳台跨到报警人阳台。两家阳台相隔近二米,层高又四楼高。王益民二话不说,一脚跳了过去。

  回到所里,想想王益民也不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也真有些后怕,刘玲玲就对他说:“当时要是脚一滑,踩空了,真怕你掉下去。”而平静的王益民让刘玲玲觉得,在他眼里好像没有什么特别,这反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王益民在抽调到扫黑除恶专业队工作期间,工作时间紧,要求高,常常白天要外出取证,开展调查,只有利用晚上的时间写专案报告,要把几十份甚至上百分的材料进行归纳总结,非常耗时费脑。我值班时经常发现他凌晨还在办公室忙碌,我让他早点休息,他却说,早点把事做好会安心一些……”刘玲玲告诉记者。

  “我和王益民共事仅三个月,他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我对他的印象最深刻的只有2个词‘忘记’和‘记得’。”王益民的同事孔冬宁说。

  有好几次,孔冬宁想拉上他和我一起去食堂。王益民总是说“等会,我看完这个案子再说。”等我吃完饭,到1点多,他还没有想起吃中饭。后来,孔冬宁发现,王益民每次都会在吃早饭时多买2个包子,而这2个包子成为他误了饭点之后的午餐。

  王益民有时甚至会忘记吃药。有一次,我看到他一边吃早饭,一边翻案卷。我问他:“你的高血压吃了吗?”王益说了句:“我忘了,药吃完忘了买。”

  王益民还会忘记下班,3月9日,孔冬宁下班时提醒王益民:“下班了,好回去了。”王益民头也不抬:“我得把这个案卷看完,周五要开庭。”

  王益民也有记得的事。有一次,孔冬宁在参与一起案件办理时,忘了办理期限。王益民提醒了孔冬宁:“你的案子是不是快到期了?”孔冬宁突然记起,那个案子真快到期了。

  孔冬宁问王益民:“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有没有什么秘诀?”王益民笑笑,没有回答。

  王益民对经办的政府信息什么时候要公开,经办的案件什么时候要提交答辩、什么时候要提交证据、什么时候要开庭,他都记得。3月10日,孔冬宁和同事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个记事本,我明白了原来王益民记得的秘诀在这里。

  “经他审核的每一个案子,他对涉及到材料都要列成表格,从证据来源、证明效力、相互关系上全面分析,对从受理到处理的每一个细节、疑点都要反复核对,力求事实无疑问,程序无瑕疵,量罚无异议。”王益民法制大队同事韦性军告诉记者。

  “这三个多月来,我几乎从来没有见他中午休息过,准点下班过。每天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他都要再留下来抽一点时间对法律法规、市局的疑难解析、自己从网上下载的的行政判决裁定书进行学习。只要一有空,他还会到法院、司法局就具体案件的法律适用和理解问题进行探讨,学习他们评判案件的思路。”韦性军说。

  王益民总是觉得自己业务水平还不够,生怕不能胜任,拖了工作的后腿。其实,以他十几年一线办案的经验积累和这么大强度的集中学习,早已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法制审核员。

  年前,所里办理一个殴打他人的案子,因涉及人多,证据薄弱,情况复杂,当事人对不予处罚结果不满意,提出复议。王益民对案件涉及到所有证据材料来来回回进行反复研究后,认为还有工作可以开展。

  “冒雨顶风,我们两个骑着电瓶车,两天内到派出所、司法局跑了四五趟。经过大量的补正工作,终于查清了事实,依法对该案重新作出了评价,双方当事人都认可了处理结果,申请人主动撤回了复议,成功化解了行政争议。”韦性军说。

  王益民,男,汉族,中共党员,浙江省杭州市人,1982年1月11日出生,毕业于杭州市人民警察学校,曾获评浙江省G20杭州峰会工作先进个人,杭州市反恐怖工作先进个人,多次获得个人三等功、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等荣誉。

  王益民同志从小热爱公安事业,1998年16岁的他报考了杭州市人民警察学校,经过4年的警校洗礼如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2002年7月他到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清波派出所治安岗位上,一干就是13年,经他办理的案件、调解的纠纷、帮助的群众不计其数,获得一致好评。

  2015年11月,因工作出色被提拔为上城分局反恐大队副大队长。一方面,以最高标准最严要求筑牢上城反恐“铁桶阵”,为G20杭州峰会安保做出了突出贡献;另一方面,牵头推进清河坊反恐怖“四联三防”建设,运用“传统+科技”手段,组建民间群防力量“御街联盟”,完善街区“天网”,打造治安防控体系升级版,成为全省反恐怖工作先进示范点。2019年12月被调至分局法制大队任副大队长。

  三个多月来,他坚持了“事不过夜不下班”的工作作风,忙完一天的工作后还要再留下来抽两三个小时对各种法律法规、疑难解析、网上行政判决书进行学习研究。而一有空,他就会跑法院、司法局,就法律适用的具体问题进行探讨。

  在短时间内,他完成了17起复议诉讼案件的应对处理、80多份各类制度落实的总结汇总、多起依申请信息公开事项的办理以及各类行政刑事案件的审核。

关于王益民 泣不成声的回忆相关新闻

  • 走马镇民间故事
  • 代孕(民间故事)
  • 外国神话故事有哪些
  • 《十六年前的回忆》的资料
  • 革命传统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