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传_仪式叙事中的民间历史记忆_以广西和里三王

2020-03-14 07:45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口传_仪式叙事中的民间历史记忆_以广西和里三王宫庙会为个案_哲学/历史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口传_仪式叙事中的民间历史记忆_以广西和里三王宫庙会为个案

  鳃黔恕黔 口 民 间 文化 二 ? “ ‘ 第 卷 第 期 年 旦 口 传一仪 式 叙 事 中 的 民 间历 史 记 忆 — 【 摘 以 广 西 和 里 三 王 宫庙 会 为 个案 杨 丹妮 , 广西 民族文 化艺术研究 院 广西 南宁 要 」 宗教 信 仰 也 常常在 口 传 活动 中得 到 表 达 然而 , , 有 时 则 以 无 声的 语 言 口 。 式展 开 。 更 为 普遮 的 情 形 则 是 无 声 的 语 言 与 有声 的 口 传 同 时 并存 。 — 换 句话 来说 , 仪 式行 为 的 方 , 对 宗教 信 仰 的 观 照 离不 开 、 头 传 述 与 信 仰 实践 两 方 面 的 双 重 分 析 本 文 拟 将 着重 探 讨 口 传 一仪 式叙 事 的 过 程 中三 王 父子 的 英 雄 形 象与 其 事迹 是 如 何被 侗 族 民 众 集 体 想 象与 建 构 的 借 此 追 溯 社会 成 员共 同 分 享 的 回 忆 的 集 体记 忆 。 【 键词 〕 和 里 三 王 宫 关 庙会 传说 仪式 记忆 文 章编 号 一 一 中 图 分类 号 文 献标识 码 一 宗教 信仰是人 类 表述对 宇 宙 看法 的相 当普 遍 的人 文 活 动 学 、 、 人 以 及 外在 世 界 的宇 宙观 。 从 叙事 形式 看 , , 神话 经 常 混 杂着传奇或 ” 。 它 与大 家所 熟 识 的 文 。 者 民 间传 说等类 型 它 对事物或者 未知世界 的 描 述 ’ 音乐 、 美术 、 表演 艺 术 等一道 都 是 出 于 人 们 表 宗教 信 , 达 内在 的感情 所 创 造 出来 的一种 精 神 文 化 与历史 或者 处 于湘 ‘ 伪历 史 黔 。 、 、 叙事 不 同 桂 三 省 交界处 的广阔地 带 , ’ 。 , 是侗 、 仰 也常常 在 口 传 活 动 中得到 表 达 。 有 时则 以 无声 的 , 语 言一一仪 式行 为的方式 展 开 然 而 更 为 普 遍 的 情 形 则 是 无声 的语言 与有 声 的 口 传 同时 并存 川 换 。 族人 民 的 主 要 聚 居 地 历 史 上 曾与夜 郎有 着密 不 可 分 的 渊 源 关 系 当地 至 今 传 承 的服 饰 宗 教 建 筑 节 日等习 俗 仍 然 保 留着 夜 郎文 化 的遗 风 笔者 、 、 。 句话来 说 对宗教信仰 的观 照 离 不 开 口 头传述 与信 仰 实 践 两 方 面 的 双 重 分 析 因此 在 许 多人 类 学 , 于 和里 , 、 年 月下 旬 到 广 西 三 江 侗 族 自治县 良 口 乡 , 。 , 南寨 村 进 行 田 野 调 查 。 通 过 实地 观 察 与走 神话 只 是 宗 教 系 统 的一 部 分 其 主 要 功 能 是 以 语 言进 行 表 达 仪式 则 是 行 为 表 , 家 、 宗 教 学家 眼 里 , , 访 发 现 当地 到处 都有 夜 郎文 化 遗 留下 来 的或 隐或 显 的 印记 当地 盛 传 具有地 方特色 和 传 奇色彩 的 与 夜 郎父 子有 关 的 民 间传 说 人 的相 似 。 , 达 , 二 者 具有 维护 和 传 达 的社 会功 能 ? 。 人 类 学大 家 与 汉 文 献 的 记载有着惊 埃 蒙德 利 奇 仪式 之 间 的关 系 构 的象 征 性 、 玩 , 就 曾指 出 神 话 与 , 民 众 及 其家谱 和 口 碑 也承认 自己 是 夜 郎 , 他说 一 种 信息 的不 同 的交 流 方式 隐 喻 性表 达 , “ 神话 和 仪式 都 属 于 对 同 二 者都 是 关 于 社 会结 古 国所管辖 的一 个部 落 近 闻名 的 夜 郎文 化遗 迹 的 , 而且 至 今 仍 存 留着侗 乡远 和里三王宫 。 。 ” 基于此 , 厦 门大学人 — 宫 是 广西 侗 族 地 区 一 处 反 映 古 夜 郎 文 化 比 较 完 整 集 艺 术 性与 民 间 信 仰 于 一 体 的 民 间 宗教 建 筑 、 和里 三 王 类 学 系彭兆 荣 将神话 的 表述与仪式 的实 践 均 看 成是 不 同 的叙 事类 型 而 且 两 者 之 间是 可 以 互 相 兼 容 , 。 围绕 这 座宫 宇 的碑 文石 刻 民 间 传说 以 及 当地 群 众 的 。 在 人类 学 家 眼 里 , 叙事便 被 比作 , “ 故事 , ” 的讲 的 信仰 等所 产 生 的 民 俗 已 经 成为 当地 民 族特有 的 夜 述 过程 “ 包括 对未 知事 件 的 叙 述 。 也 包括 通 过 符 郎文 化 现 象 , 而 每年举 办 的 庙 会 活 动就是 这 种 文 化 。 , 号 的形 式 与具 有 神 秘 性质的事 物举行 沟 通 它具有 戏 剧性 的 转化 能 力 收稿 日期 此外 一 , 叙 事还 可 展 示 某 一 族 群 女 们族 , , 传 承 最 为有 效 的 载 体 之 一 令 人 深 味 的 是 汉 文 献 中早 已 固化定 型 的 神话传 说却在 当地 侗 族 民间 活 态 , 场戒刃 刁 , 畔 者 简们 杨 丹 倪 广 西 三 江 人 广 西 民 族 文 化 艺 术研 究 吮研 究 实 习 员 民 俗 学硕 士 主 要 从 事 南 方 民 族 文 化 研 究 。 口 涪 陵 师 范 学院 学报 传承 时 , 。 我 们 看 到在 对 三 王 父 子 形 成 神 灵 崇 拜 的 同 , 群 内部 的 成 员 坚 信 它 们 是 可 信 的 。 万建 中以 中国 , 就 已 经在 民 间伴 随着 一 系列 动人 的神话 传说 广 在 某种 意义 上 说 , 舍 象 “ 、 瑶 、 苗 等族群中广为流传的 盘 靓传说 为 考察对 为传布 了 神灵崇拜 和 与之 相应 。 , 认为 盘 瓤 传说 是 这 些 族 群解释 自身族 源 , 支撑 ” 、 的神话 传说 不 过 是 一 个 事物 的两 种 表 现 形态 而 已 本 文拟将着重探 讨 口 传一仪 式叙事 的过程 中三 王 父 子 的英雄 形 象 与其事迹是如何被侗族 民众 集 体想象 祖 先 信仰 的集 体 记忆 分 别衍 生 出 缠头绑 腿 留长发 和 不 食 狗 肉等族群 标 识 这些 标识 伴随 着 ” 。 “ 传说 的不 断演述 而得 到认定 和传承 上 是 这 些 族群神圣 的 口 述史 , 。 盘 瓤 传说 实 际 。 与建构 的 集 体记 忆 , 借此追 溯社 会成 员 共 同分享 的 、 回忆 的 , 坚 固着这 些 族 群 的 自 。 那么 , 三 王 信仰 仪式 的实践 与 民众 口 头 , 我认 同 也 成 为 区 别 其他 族群 的显 要文化表 征 三 王 宫 及 其 庙会 有 关 的传说故事 不胜 枚举 , 广 为传 承 的神话 传说 的相 伴 相 生 又 给当地 百 姓诉 诸 了 怎样 的 历 史事实与族群记 忆 本 文 个案 的调查地 点千 百 年来到处流 传 着 的 与 田 野调 侗族 民众 到底 为 何 在相 当长 的历 史 时 期 里一 直 信守着从祖辈那承袭下 来 的信仰 民俗 生 活 一 口 传 叙 事 里 民 间历 史 记 忆的彭 显与 记 取 “ ” 查 期间 , 笔 者发现 民 众 中间 大量 传讲 三王 父子 保佑 , 一 方水 土 平安 的 故 事 以及 民 国 、 文 革期 间 破 坏 祭 , 祀 三王 活动 者受 到 神 的惩 罚 的传 闻 他 们 以 其 自身 , 经 历 与见 闻绘声绘 色 的 讲述 各类有 关三 王 显 灵 的 故 事 , 这 些 内容 都 是 三 王 传 说系列 的 重 要组 成 部 分 , 民 间 神话 传说 是 民 众 口 传 的历 史 , , 日本 著 “ 进 而 也 使 三 王 的影 响 越来越 大 成 为 远 近 闻名 的至 名 民俗学 之 父 柳 田 国男 在 《传说论 》 提 出 中 说这 个 词 义 , , 传 广 , 高地 方 神 的树林 , 。 例如村 民 杨开 源 讲他 , 年与 堂兄 两 既 有 人用 于 广 义 , 也有人用 于 狭 义 , 。 人在 万 亩 林 场 附近 烧 山 时 不 小 心 把火 烧 到林场边 缘 眼看 着 火 势 即将蔓延开 来 指 的 是把所有古 来的传承 , 自然包 括 人 们 记 忆 。 杨开源 在 求 助 , 流 传 在 口 头 上 的说潭 以及较为奇 特 的 信仰 或 习 俗 只 要 问 起 就 能得 到 某 种 说 明 都看 作是 传说 ” 无 门之 时 只 好 下 跪 求 三 王 显灵 帮助他救灾 灭 火 如 其来 的 一 阵 背 风把火势 给停住 了 了一 口 气 , , 突 ‘ 〔 程 他俩也长 长 舒 , 一 蔷在 其著作《中 国 民 间传 说 》 书 中将 传 说 定义 为 所 以 等到 他从 山 上 安 全 回 家 之后 立 刻到 , 描 叙某个 历史人 物或 历 史事件 , 解 释 某 种 风 物或 习 , 三王 宫焚香敬 供 酬 谢 三王 保佑平 安 。 大 发 神力 使 , , 俗 的 口 述 传奇作 品 义 或是狭 义之 分 有纪 念物 的圣址 的故 地 , , , 。 无 论对 民 间传说 的 概念 采 取 广 而 , 其免 去 一 场 灾 难 又 如在 , 年农 忙 晒 谷 期 间 , , 其 内容都 要 有一 定 的传奇性 “ 南寨 村 民 杨 开 昆在 宫 内修 葺 整 理 眼看 一 场 谤沱大雨 将 至 昆立 即 书写 之时 , 忽然 天 色 暗 沉 , 且 总是 和 一 定 的纪念 物相 关 联 无 论 楼 台庙宇 , 传说 的核心 , , , 必 想 到许多村 民 此 时 还 在 田 杨开 , 、 寺社庙 观 总 有 个 灵异 间地 头 忙 着 抢 收稻谷 未 能立 即赶 回 收谷 回仓 “ 信仰 的靶 的 也可 谓 之 传说之 花坛 , 。 ’ 发源 天书 ” 一 封请求 三 年 王 显 圣 止雨 就 成为 一 个 中心 , 仁 但无 论 是 , “ 民众 口 传 的 在 那 千钧 一 发之 际 , 随 着 燃烧 的 “ 天书 , ” 上传 三工 历史 ” 抑或 正 史 上 记 录 的历 史事件 从本质上 来 讲 、 浓厚 的 乌 云 倏 地 就 不 见 了踪 影 。 , 天 空 顿时 变 都 是 一 种 历 史记忆 而 历 史 不 仅是 过 去 的 事 实本 有 选 择 的记 、 得 开 阔空 亮 了 许 多 整 理搜集 的话 可 见 这 些 口 传 的 资料如 若好 好 。 身 录 , 更是指 人们 对过 去 事 实 的有 意识 一定 成卷 成册 种种 故 事 传说 也 借 , 。 底 层 民 众 在 对 过 去 事实材 料进行 有 意识 、 有选 , 着 集体 活 动尤 其 是 庙 会进 香 的时 候 一 再传播 和里 、 、 , 自 择 的 记 录 和 处 理 时就有 可 能与精英 上 层 大 相 径 庭 他们会本能 地选择 断 , 然更 加 强 了 各 地 信众 对 三王 的信仰 近 的 良口 王庙 , 、 。 南寨 附 同内 记忆 适 合 自身 发 展 的 历 史 片 “ 孟龙 , 、 老堡 等村也 盛传 着 同种 类 , 并对某些 情 节 实行 , 结构 性 遗忘 。 , ” 或 “ 失忆 ”。 容的神 话 传 说 这些 地 方 以前 也 曾建 有 三 王 宫 或 竹 从 某 种 意义 上 说 传 说是 一 个社会群 体对 某一历史 事件 或 历 史 人物 的共 同记 忆 为 此 人们共享 的 记 忆 内容 可 以 丰 富多 彩 源 与 迁 徙事 件 , , 只 是在 民 国和 文 革 时 庙宇被拆除 , 随后 与之 笔者 在 良 相 关 的祭 祀 活 动就 消失 了 村寨里 只有上 了年纪 的 。 千差万 别 , 诸 如祖 源世 系起 , 老 人 还 能 隐约 记起儿时参 加 祭祀 的 情 形 一 场 激烈异 常 的生 死 格 斗 凡人 人 。 口 乡文 化 站站长缪 家 林 处 得 到 与 和 里 三 王 宫来 历 的 仙 成 佛 的仙 化 过程 等 等 都可 以 是 民 众 以 口 承文 本 的 形 式 讲 述 他们 记 忆 里 的历 史事 件 与历 史 人物 种 共 享 的记忆 内容可 以 并非 是 历 史本 身 , 传说 内容极 为 相 似 的 异 文 地 , , 这 个异 文是 这样 的 , 而这 有 一 外 地 来 的 地理 先 生 寻找 风 水 好 的 坟 山 , 经 常云 游 各 只 要是 族 有一 次 他 来 到 白 第 卷 第 期 杨丹 妮 口传 一 仪 式 叙 事 中的 民 间 历 史记 忆 口 云山 , 这 座 山人 烟 稀 少 。 , 老虎 、 野 猪 等野 女子 说天 这 是解释 良口 、 老堡 , 、 和 里 三 地 都建有 三 王 宫 , 兽 非常多 下 , 到 了 晚上 他 来到 山 顶 的岩 洞 住 , 或竹 王 宫 的众 多 民 间传说 的重要 版本之 一 宫奉 祀 的 神灵 说圈 , , 其 中的 , 半 夜有 个女 子 向 他借 火 柴 。 爷老 指 的便是 竹 王 夜 郎 三 兄 弟相应 的是 三 地 三 王 它 与和 里 、 气 太 冷 了她 没 办 法 下 山 买 火 柴所 以 不 得 不 南寨村 一 起 共 同构 成 , 讨 根 火 柴来 引 火 位女子 , 地 理 先 生 把 火 柴给 了 这 , 在 三王 信仰 的 地 域 中一 个个 传 说 流 行 的 处 所 一刊专 他 觉得 很 可 疑 。 便尾 随 这 位 女 子 , , 我们看 到 内容 大同小 异 的异 文 传 说 , 都是 三 、 去 看 个 究竟 生 , 他 来到 一 块 结 了 冰 的 水 塘 “ 王 信仰 传 到各 地 后 王 ” 、 “ 各地 村 民 根据 自己 的 风 物 。 文 “ 看 见 塘 边 有首诗 若找坟地 。 , 生 者未葬 。 ” 葬者 未 化 理性 赋予 三王 以 当地 文 化特有 的意义 竹王 ” 随着 三 请 看对 门 , , 以后 这块 水 信仰普 及 , 与本 地 社 会 生 活 直 接 相 。 塘 便 被 人 叫做 仙 人 塘 孟龙 山 而 对 门 就 是现 在 的 , 关 的新 的神话 传说 又 不 断被创 造 出 来 仰 迹 、 对 民间信 “ 第二 天 地 理 先 生赶 过 去 。 发现 当代 乡村庙会深 有研究 的北 京 师范大学岳 永 逸 , 孟 龙 山 上 住 着全是 苗族 人 兄 弟还 有 一 位 爷 老 生 去 他 家住 , , 有一 户人 家三 这 一 家人 邀请 地理 先 。 在 长 期 研究 乡 村庙 会与传说关 系 时 ” 发 现 有着 灵 贯 穿 的 乡村庙会传 说隐喻 了 民 众对其 生 活 空 间 , 而 且 杀 鸡 杀 鸭 盛 情款 待 , 地 的 想象 与 建构 以 及对 生 活 空 间 所 有资 源 分 配 的 机 ‘ 。 ’」 理 先 生 非 常 感谢 这 一 家人 临 走 时他 告 诉 , 制 , 是 民 众 对 应 相应 村 落 历 史 群 体 记 忆 的 结 果 , 、 这 家 父 子 孟 龙 山 有 一 块 好 坟地 可 以 拿祖 先 的 骨 头 去 那 里 埋 葬 明天你们 鉴 于此 他 呼 吁 研 究 者们 在 进行 乡村庙 会 传说 的 研 , 并且 还 问 , 究 时 必须将 之 放 置 在 生 发 意 味着 , 传衍 的场 景 中进行 。 这 这 三 兄 弟想 当 阴 王 还 是 当 阳 王 就 是 当一 代 的 王 , “ 阳王 ” 传统 民 间 文 艺学 偏 重 静 态 解读 传说 文 本 对 , “ 阴王 ” 就 是世世 代 代 。 事物 由来说 明的研 究 方法必 然要发 生 重 大 变 化 的 视角 与新 的方 法要 不 断被 引人 。 新 都 当王 。 三 兄 弟都说 想 当 阴 王 , , 当晚 三 兄 其 中一 个 可 行 的 立 体地 展 现 传 说 。 弟 同 时做 了 一 个 梦 山 大地 河 下 梦见 有一 条龙 沿 白云 。 路 向是 将 尚存 民 间 的 口 头 传说 和 文 本 分析 结 合 起 来 , 所 以 该 地 起 名 梦龙 口 地理 先 , 从 民 俗 志这 一 研 究方 式 出发 , , 生 说 让 三 兄 弟 沿 同一 条 河 下 去 当 王 他们 , 与 民 众 生 活 世 界 的 有机联 系 而 易见 , 避 免 将传 说 视 为死 物 显 弟 兄仁 来 到 大 地 河 到 看见 三 只 凤 , , 一只飞 。 与其 产 生 和 流 传 的现 实社会 生 活 完全割裂 开 来 良口 , 一 只 飞 到和 里 口 一 只 飞 到老堡 三 王 宫 庙 会 以 及 三 王 显圣 灵迹 传说传 诵 表 、 因 此 现 在 这 座 山 被人 们 叫做 凤夙 下 山 三 达 了 人 们对 自己 所崇 敬 的神 抵形象 化 地 寄 予 无 限 怀 念 望 , 兄 弟在 此 河 当王去 了 , 处便分 开 , 长 兄 一 人上 良口 , 反 映 出 当地人 民 向往 和 谐 美 好 生 活 的理 想 愿 、 次 兄 就 沿 着河 流 下 老 堡 当 王 口 。 另一 方 面 , , 人 们 不 时 听 到 三 王 惩戒 贪 官 污 吏 , 、 最 小 的 弟弟 和 爷 老 一 起 来到 翠 峰 河 爷 老 想 留此地 长住 , , 处 , 坏人贼 子 的传 闻 渴盼 之 情 目的 。 可 以 说 是 民众 对圣 主 明 君 的一 种 小 儿 子 不 同 意且 执 意 , 人 们希 望世道 清平 政通 人 和 “ , 意在影 要 往 下 走 再 看 看 两 人 为此 争吵 起 来 爷 老 对 小 儿 子 说 如 果 此 地 不 好 你 就 用 牛屎 来 粘 我 的 嘴 巴 看 着爷 老 执 意 要 留 在 此 地 。 , 射那 些 搜 刮 民 膏 民脂 的贪官 污 吏 同体 叙 事 逻辑 ” , 达到 扬 善惩 恶 的 原 生 性 的共 因 此我 们 可 以 把 它 看 成 是一 种 。 它 是 一 个村 子 非 正 式 地 为 自己 建 构 起 民 间 的 叙事者有 自己 的理性 , 儿 子 也 不 便 多说 一座竹 王 宫 竹王 , , 。 现如 今人 们 在 此 地 建 了 , 的 一段 绵延 的 社 区 史 每 年 都会 以 牛尿 为 供 品 敬 奉 他们 通 过 这 种 叙事 可 以 建 立 与 本村社 和 历 。 小 儿 子 继 续往 下 走 。 来到 和 里 、 南 史 上 某 个光 荣 时 代 的 联 系 异 象征 性 语 汇 , , 建 立 村 落与 村 落 、 社落 寨 澳 汇合处 落户 当王 死后 人们 还记得 , 与地 方 生 活 以 及村 落 与 神 灵 世界 的 联 系 间的普 遍联 系 的神 经 中枢 异 动物 ” 、 , , 而 利用 奇 他 得 特别 大 好 他 , , 和 里 百 性全 为 他 戴 孝 。 白 色的 头 巾 包 , 可 以 把 这种 地 方 性 的 联 系变 成 超 时 老二去老堡 双 江 口 当王 。 当得 这种超 时 间 的联 系正 好 是 民 俗 传 承 ‘ 当 地 人 为 他 建 了 一 个 三 王 庙 来祭 拜 村 社 组 织 正 好 由此 薪火 相 传 〔 、 〕 、 。 普通 “ 死 时 都 唱 大 声歌 来 哭 孝 , 至 于 到 良口 。 民 众 通 过 编排 “ 插 人 含有 ” “ 神谕 , ” 、 “ 托梦 ” 奇 来 当 王 的 老 大公德 不 大 榕 江 河 的人们 在 奇 异地 理 等情节 赋 予 神话 故 事 中 , 为 其 戴 孝 时 孝 布 就 包得 小 一 点 历史 人 物 以 灵 异 品 性 和 超 自然 存 在 并 在 人物 身 上 口 涪 陵 师 范 学院 学报 投 人 了极 大 的 热情 , 甚 至于 将其圣 化 为 自己 的祖 先 ” 指 出 了 这 种做法 的妙用 将 更 早 的 态度 压 缩 在一 个故 事 中是 一 种保 护 , 或 图腾 顶 礼膜拜 同与历 史记 忆 的 , 使一 系列 的神话 传说成为族群认 “ 许 可证 或予 人 信凭 的依据 , 。 这 使得 这 些 态度 不 太 可 能 呈 现 出 , 在外 人看来 闻罢 了 , , 这些 庙会 传说 顶 多是一种 逸 事 奇 , 新 近 的 重 新 阐述 并且 因此 成 为 特别 好 的 。 传说是 一 段 真实可 口 头 上 的说谭 侗族 村寨 里 的 信 的 历 史 记忆 流 传在 内部 成员相 信它们陈述 的是 一 个地 方事实 国 研 究 传 说 和 神话 的 专 家戴 维 罗 尔 ? 而 对 于 当地 民众 而 言 有 关 过 去 价值 的 证 据 而且 , , 当叙 述 不 仅 依 赖 于 对 直接 经 验 的 重 建 。 而 且 依 赖 于传 , 正 如英 奇和 故 事时一 这 在 集体 口 头 传 说 中相 当普 遮 这 种 情 况仍 然 如 此 之川 总 的说来 , 指 出传说 的特性 相信 ” “ 重要 的是 讲故事的人 本身 ‘ 有 关 三 王 的 民 间神话 传说从 某种 层 、 这 一 要 点后 , 还 有另 一要 点 ” 他 所 描绘 的事 “ 面 上 说是 侗族人 民一种 非理性 直觉式 地 表 达对 夜 、 件 其核 心 内容 基 本 上 真实 的 ’ 〔 。 同时 借用 马林诺 它乃 是一 种 即从 此 建 立 一 部 郎文 化 的认知 的 口 头 叙述 施 加影 响 , , 它 作 为时 空 文 化 的连 续 夫斯基解释神话功 能是所作的论 述 非常事件的叙 述 落 的社 会秩 序 、 体持续 的在 以 三王 宫为中心 形成 的祭祀 圈 重 建 的 过程 中 , 信仰 圈 , 这 事件的发 生 、 , , 在 保存与 唤起 人 们对 过 去 人 事 的想象与 成 为 当地 民 间 信仰 生 活 中不 可 或缺 , 经 济组 织 技术 工 艺 或宗 教 巫 术 的 并 不 专靠本身故事 , 信仰 和 仪 式 描述 , , 神话 的继 续存在 , 的 口 头 叙事范式 它不 仅为 。 “ 信仰 ” 提供 了 “ 特许 的叙 述 所 引起 的文 学 兴 趣 它 乃 是 一种原 始 现 实 的 它 证 ” , 而 且 为人 们 所做 的 和 所 想 的 一 切 提 供 了 神 圣 而 发 生 作用 于 社 区 的现行 制度 和活 动 中 , 的 基 础 与合 法性 证 明 二 的功 能就在 于 它能用 往 事 和 前例来证 明现 存 社 会秩 序 的 合 理性 并提 供 给 现 社 会 以 过 去 的道 德价 值 的 , , 仪 式展演 中 民 间 历史记 忆 的传 送 和 操 演 、 模式 形式 , 社会关 系 的安 排 以 及 巫 术 的信仰 等 等 神话 它 既不 仅是故事 , , 的外 形 到处相 同 , 、 文学 或科 学 的 也 不 是 艺术或历 史的一 支 、 也不 是 解释 的行 , 仪式 研究历 来 是 宗 教 学 多学 科 争 相研究 的重 要 领 域 就像一 块 肥 沃 的土 地 块 沃 土 上 辛勤劳作 问题 。 , , 人类学 、 社 会 学 等众 , , 数个 世 纪 以 来 , 仪式 。 为 , 它 自有 其 另成一 格 的功 能 文 化 的绵续 、 、 信仰 的性质 这 一 功 能和 传统与 老 幼 的关 系 以及 人类 。 吸 引着 不 同的学 科 流派 在 这 , 并 使 之 枝繁 叶 茂 , 绿 树长 青 对 于 过 去 的态 度等都有 密切 的关 系 溯 一 种更 高 尚 原始事 件 力量 , , 更 美满 、 其功 能在 于 追 更超 自然 的及 更 有实效 的 。 ” 而 代表 现 代潮流 的仪式研究 主要 关 注 的不 是 功能 , 而 是 阐 明 仪 式 本 身 内在 逻 辑 和 象征意 义 的 问 , 在 于 作 为社 会 传统 的起 源 而 加强这 传 统 。 〔’ 〕 并 赋 予 它 以 更大 的 价 值 和 地位 、 故此 , 题 关 键 不 在 于 仪式 为人们做 了 什么 而 在 于 它对 ’ 人 们 说 了什 么 它 如 何为参 加者所 理解 止 〕 对 此 。 对 三 王 的 信仰与记忆 借 着 神话 传说 在 社 会 群体 中一 人 们 对 仪式 的认 定见 仁 见 智 属 社 会 学 家涂 尔干 。 , 较有 代 表 性 的 见 解 当 “ 代又 一 代 的认 可 显 地 意识 到 , 传继 、 。 除此 之外 、 , 我 们也 可 以 明 和里 南 寨 等村 社 群记忆 是 有 选 择 种手段 , 仪式是 一 社会 集 团 凭 借 这一 手段 来 定期地 重 新 肯 定 , 涂尔 干 首先 认 定 的 , 他 们把三 王 父 子 力 倡革 新 , 广施 仁政 视 为君 主 三王 离世 后 , , 自身 , 认 为 自己 是 被 一 个有 一 致 利 益 和 传 统 的团 体 会 聚在一 起并 转 而 意 识 到 他 们 ’ 。 ” 爱 民 的 高 尚 品 德 予 以 大肆 渲 染 相继 立 祠 , 各地 所联 合 一 起 的 人 们 在道 德 上 的一 致 性 属 于 智识概念 是 神圣 的 , , 以 志三 王 父 子 之风范 、 献记 载 夜 郎争 强 好胜 那极 富 “ 却 只字 不 提 汉 文 不 服从 顺 的相关情 节 可 见 , , 〕 在他看来 , 宗教 现 象在本 。 质 上 可 以 归 结为两 个 基本范畴 明 确 的 实践行 为 , 信仰与仪式 , 前者 一个 , 民 间社 会 对 历 史 记 忆链 接 和 互 动过 程 中 底层 民众 , 并存 在 于 许多表象之 中 后 者 则 是 世 界 由此 划 分 为两 个领域 。 , , 乡 土 意味 ” 的 历 史 观便 渐渐 浮 出水 面 最 根 本 的原 因 在 于 其对 历 史事件 的叙事与取 舍 完全 是 一 个 则 是 世俗 的 在 信仰 与仪式 两 者 中 , 为 了塑造三 王 父 子 的正 面 形 象 继 而 获 取 祭祀 的合 法 性 , 涂 尔 干 更 为 强 调 仪 式 的 重要 性 因 为在 仪式 上 人 们 受 到集 体 观念 的 强烈影 响 , , , 密智 的 侗族众 民 先行将信仰 形 成之 初 的认 同态 , 神 圣 物被创造或 是 被 再 , 度与 历 史 经 验 以 传说形式 肯定 下 来 为确保 主体叙 , 事 内容不 因后 世 的 口 耳 相 传 发生 巨 大 的变 异 把材 料 的 核 心 浓 缩 成 一 段 传说 故 事 , ? 他们 造 信仰也 被唤起或更新 从 而 使 集 体意识 得 以 保持 和 复 兴 使 社会 成 员增加 了集体意识 宗教 仪式 的 功 能就是 强 化 一 种整体 的价 值和行 为模式 。 保 尔 汤 普逊 第 卷 第 期 杨 丹妮 口 传一 仪 式叙 事 中的 民 间 历 史记 忆 口 鉴于 仪 式 在 集合 社 会 群 体 清感与信念所 产 生 的 方面 , 就规范 的方 面 而 言 , , , 宗 教记 忆 主 要 表现 为通 、 凝 聚功 能 , 后 世 的一些学 者继 而 推 衍 出某 一纪念 仪 。 过重 复性 的仪式 实践 的 归 属及 其连 续性 来确定信仰群 体对 特 定传统 控制 」 , 式 或 周 期 性 节 日的反 复 进 行能够保 持 集 体 记忆 的说 法 会学家 哈 布瓦 赫 传送 相 关 的 其 中涂尔 干 的正 传弟子 美 国社 、 、 不 同宗教对记忆 的 管理 模式 各 不 相 同 忆 ’ , 但 在 任何 情 况 下 , 对 ‘ 真 实 的记 ’ 山 。 在继 承涂尔 干 学 的 掌控 能 力 都 是 宗 教 权 力 的核 心 。 ” 与上 常以 派 衣 钵 的基础 上 提 出 了集体记忆 的概 念并 进 一 步 分 述 学者共 持一 言 的 台湾学者 王 明坷也 表 示 , , “ 析 了记 忆 与社会 的框 架 不 是 一 个 既 定 的概 念 “ , 哈 布 瓦 赫指 出 , , 集体 记忆 。 而 是一个社 会建 构 的 概 念 , 共 同仪式 来定 期或 不 定期地 加 强 此集体记 忆 或 以 建立 永 久 性 的 实质纪念 物来 维 持集 体记忆 或 民 族 国家 以 历 史 教 育来 制 度化 地 传递此 集 体记忆 。 只 有 通 过 阅 读或 听 人 讲 述 , 或者在 纪 念 活 动 和 节 ” ’ 日的场合 中 人们 聚在 一 块 儿 , 共 同记忆 长 期 分离 他还 认为 以 “ 记忆 ” 观点 来 看 待史料 “ , 我 们 或 能挖 ” 。 的 群体成员 的 事 迹 和 成就 时 这 种记 忆 才 能被 间 接 掘 一 些 隐 藏在 文 字 与 口 述 之 后 的 史实 , 历 史记 地 激发 出来 释的 。 ” , 所 以说 , , 过去是 由社 会机 制存 储 和 解 哈 布 瓦 赫认 为 现 在 一 代 人 是 , 忆 研究 不 是要解构 我 们 既 有 的历 史知 识 遗存 ” , 而是 以一 ” ’ 〕 换句 话 说 , 种 新 的态 度来看 待史 料一 将 史 料作 为 一 种社 会 记忆 通 过把 自己 的 现在 与 自己 建构 的过 去 对置 起 来 而 意 然 后 由史料 分 析 史 实 , , 我 们 重 新 建构 , 史 识 到 自身 的 人 们通 过 和 现在 一 代 的群 体 成 员 , 通 过 周期性 一 起参加纪念 性 的 集会 中通 过 重 演 过去来 再 现集 体思 想 就有 可 能在 想 像 进 而强 化 这 种 身 。 实 的 了解 我 们 由此 所获知 的 史 实 史料表 面 所 陈述 的人 物与事件 更重要 的 是 由史 料 文 本 的 选择 。 不 只 是那 些 , 描述与建构 中 , , 探 索其 背后 所隐 藏 的 特 别是 当时 人 群 的 认 体记忆 显空 白 , 存在 于 欢腾时期 和 日常生 活 时期 之 间 的明 事实 上 是 由集体 记忆填充并维 持 着 , 社 会 与个 人 情 境 同与 区 分体系 含义 , , 另一 ’ 。 」 位 美 国 学者 康 纳 顿 也 十 分关 注 群 体 的记 忆 如何 传 送 和 保 持 的 问 题 他 在著 作《 会如 何记 忆 》 书 中将 一 社 侗 族普 通 群众或许 没 能意识 到 诸 如种种 的 仪 式 但 千 百 年来他 们 通 过 自己 最 直接 。 、 最 常见 的 , 记 忆 申述 分 成三个种 类 一 类 是 个人记忆 申述 第 二 类是 认 知 记忆 申述 , , 第 三 类 是 习 惯 一记忆 申述 。 。 〔” 」 祭 祀 行为反 复 地 将对 三 王 的 崇敬 信仰 一 代 一 代延 续 了 下 来 人 们将祭 祀 活 动 的 步骤 一 一 固定 下 来 并 规定 每 年 都 必 须遵 循 严格 统 一 的程 序 体 对 同一 行为方式 的 反 复形 成 了 风 俗 复与 固定 构 成 了仪式 举行 , 他 在 文 中重点论 述 了 第 三 类 记忆 类 型 , 在 回 答有 关 “ , 正 是 这种 群 过 去 的形 象 和 有 关 过 去 的 回 忆 性 知识 是 或多或 少 , 频 率 上 的反 是 仪式 的 操演 中传 送 和 保 持 问题 时 他提 出 把 纪 念 仪 式 和 身 体实 践 作 为 至 关 重 要 的 传 授行为 在 他看来 , 。 年复 一 年 , 周 而 复 始 的仪 式 。 ” ’ “ 。 〕 使 历 代侗族 民 众才 能在几乎 一 成 不 变 的祭 祀 仪式 细节 上 在 许多文 化 中 , , 举行 仪 式 是 为 了 纪 念 相 , 活 动 中沿袭祖辈对 三 王 的 信仰 与 记 忆 联 系 的 神话 为 了 回忆 一 个 据 信在 某 个 固定 的 历 史 仪式 的 参 。 的 严 密与内容 上 的 同一 往 往 给活动 参加 者 营造一种 日期 或 在某 个过 去 的 神话 中发生 的 事件 庄严肃穆 的感情 “ , 有 时会 使 人联想 到 神 灵 和 神 圣 事 , , 加 者们 让 它在 仪 式 中 复 活 当那 些 祭礼参 加 者 似 乎 , 进 人 那个 神话 事 件 的 时代 之后 现 实被一 次 又 一 次地再现 ? 这 个 神话 的神 圣 化 物 所有 仪 式 都 既 讲 求 程 式 又 显 得 严 肃 它 有 变 芜 侧 得 神 圣 或使 它与有 关 的 事 物 变 得 神 圣 的 倾 向 。 ” 。 法 国 社 会 学家达 妮 埃 正 是 通 过 在这 个 神圣 场 地 的 操 演 生 活 走人 神 圣 化 的时 间 、 、 , 人 们 借 以 由世 俗 、 尔 爱 尔 维 伏 一雷 杰从 哈 布 瓦 赫 的 集体 记忆 理论 中 汲 取 资源 , , 宫宇 内香烛 , 鞭炮 、 喊礼 提 出 了 宗 教 社会 学 领 域 里全新 的 理论见 ” 、 “ 解 “ 。 在 她 的成名 作 《 宗教 存 于 记忆 》 文 中散 布着 一 宗 教 的 宗 旨在 于 记 忆 , 宗 教 守 护 记忆 ” 等观 都需 声 唱 诵 跪拜纵横 交错 成 神 圣 的 非常状 态 通 过 与神 抵 的 交流 和 对 神 的 崇拜 人 们 在 这 一 时 刻获得 一 种 短 暂 的 永 恒 感 觉 在 仪 式 闹限 阶 段感 受 到 与 日 , , 点 在 她 眼里 、 , “ 任何 一种 信仰 宗 系 的 维 持 。 , 常 生 活 断裂 的 欣喜与神 圣 时 间 的 迷 狂 中 。 , 关 于 世俗 与 作 要 认 定 过去 现在 和 未 来 的个 体 或集 体 的 信仰 者 都 神 圣 交 融 的庙 会记 忆 也 随 之 留在 仪 式 参 加 者 的心 三 王 官庙 会 祭 礼 一 再 为 我 们 揭 示 一 个 道 理 , 归属 于 同一 个精神 性 的 共 同体 宗 教都可 以 被 视 为 式 ’ 。 ‘ 事 实上 , , 任 何 一种 动 员 集 体记 忆 的某 种 特 定 方 为时 间 流 程 中 特 殊 的一 刻 它 打破 往 常 生 活 的 平 淡 和 其他 类 型 的 集 体记 忆 一 样 迁 宗教性 的集 体 两个 无奇 , 是 人 与人 , 、 社 群 与社群 间 的 定 期 再 融 合 的 良 记忆 也 兼 有 规范 和 创新 好 契机 能 够 超 越 地方 的 界 限而 使 人们 的 再 融合 成 口 涪 陵 师 范 学院 学报 每年 的庙 会仪式 有助 于 强 化人 们 对夜 郎 的感 知 及 对 三王 神 异 事 迹 的记忆 为可 能 , 。 不 可 否 认 的是 , , 一 种错 综复杂 的社会 文 化 现 象 照 , , 各 学 科 的研 究 可 能 从某 一 种 角度 对 宗 教 文 化 现 象 的某 个 方 面 进 行 观 进 而 为 宗教 整 体 研 究 提 供 一 个 阐 释 可 能 和 途 以此 “ 庙会仪 式 的 周期性举 行使得纪 念 三 王 伟绩 的神圣 事 件 反 复准时地 被 人 们所 操演 。 随 着每一 年庙 会 的到 , , 径 , 来 加深 对 人 类 的思 维 、 认知 ” 、 幻想 。 , 、 寄 来 , 村 民 们 发现 自己 好象 处 在 同一 个 历 史 时 间 内 。 托 以 及所 伴 生 的 信仰 行 为 的深度理解 “ 庙会 作为 有明 和 往 年 的 祭典 一 样 的展 示 此 时此 刻 , 世 俗 时 间与 是 中 国 乡 村 社 会 特 有 的 一 种 民 间 信仰 活 动 圣 时时 间的 并 置 成为 可 能 , 人 们在 同质 的 时间里 可 也正 是在这 历 史凝 结 普 化 的宗 教 “ 。 ” 与一 般 西 方宗教 ” 、 能体验着 同一 的想 像与 回忆 停滞 的 瞬间 , 意义 上 的 显 区分 制度 化 宗 教 有 关夜 郎与三 王 的历 史记忆也 悄无 声 。 民 俗 学 家乌丙 安从 信仰组 织 对象 、 支配 息 地驻 留于 心 了 集体 文 本来解 读 这 样 的仪 式 可 以 看作 一 种 象征性 权威 , 庙会 是一 种 民众 以 自己 的方式 自 , 别 , 宗 派 等 十个 方 面 论 述 了 民 间 信仰 之 间 的 差 但从本质上 来说 两 者都是人 类 对超 自然 存在 的 , 、 发 组 织 的 集体行 为 为 成 员 的那个社 会 而 亲密 的关 系 ’ , 也是 。 “ 个人 向 自己 表述他 们 作 迎 合与抚慰 , 是人 类 希望 借 助 神性 力量 替代 自身 的 。 , , , 以 及他 们 与这 个 社 会之 间 模 糊 , 微 小力 量 寻 求 满 足 自身需 要 的一 种 方式 正是 借助 此外 主持的 , , 在 仪式 展 演 的过 程 中 , 通 常是 由老人 来 信仰与其相应 的行 动 神灵 为 人 们创 造 而 生 也 就 相 应地 具 有给人 类 以 精神 动力 和思 想 慰 籍 的 功 能 。 在 主 持 的过 程 中他们 扮 演 乡 土 传统 的权 威 正 如哈布 瓦 赫分析 老 人 对 于 “ 和 里 三 王 宫 是广西 侗族 地 区 一 处反 映 古夜郎文 者 和 护 卫 人 这 一 角色 统 的 护卫者 , 化 比较完 整 的 建筑 。 , 集艺 术性与 民 间信仰 于 一 体 的 民 间 、 过 去 的 重 建起 到 至 关 重要 的原 因 时说 更早地 接受 了 传统 , 老人 是 传 , 有 关 这座 宫 宇 的碑 文石 刻 , 民 间传说及 当地 这 不 仅仅 是 因 为 他们较 其他 人 来说 , 群众 的信仰 习 俗 等 民 俗事象 已 经 成 为 当地 民族特 有 的 夜 郎文 化 现 象 而 每年 举 办 的 庙 会活 动就 是 这 种 。 而且 无 疑 还 是 因 为 他们是 唯 一 一 群能 够享 有 必 要 的 闲适 的人 这 使 得他 们 可 以 在 文 化 传 承 最 为有 效 的载 体 之 一 , 庙 中 供奉 之 三 王 , , 与其 他 老 人 的交流 中 节 , , 去 确定 这 些 传统 的 细 枝 末 老人 也 受 到尊 敬 , , 并 在 一 开 始 的 时候 就 把 这 些 传 统 传 授 给 年轻 在我 们 的社 会 里 , , 传 说 是 夜 郎竹多 同 的第 三 子 深 受 民 众崇 敬 膜拜 三 王 父 子 在职 期 间 为 当地群众 做 了许 多好 事 逝世 以 后 群众 怀 其 德政 而 立 庙雕 像 祭 祀 。 。 人 , , 因 为在 生 平 时宫 内香 客 活 了很长时间之 后 的记 忆 过去 , 老 人 阅历 丰 富 而 且拥 有许多 正 , 络 绎不 绝 赐福者 湘 、 , , 特 别 是 每 年农 历二 月 初 五 举 行 的 庙 会更 。 既 然如此 , 老人 们怎 么 能不 会 热切地 关 注 他 是 热闹非凡 村 民 们将 其 视 为村落 的神圣 保护 者 和 , 、 关 注 他 们充 当护 卫 者 的这 一 共 同财 富 呢 ” 依 托 三 王 宫 及 其 庙 会 活 动 影 响力 的 扩散 是这种 功 能 给 了 他 们 现 在有权得 到 的唯 一 声望 当地 形 成 了 以 和 里 黔 、 南 寨 村 为 主 兼 及 周 边 村镇 , 们 怎 么 能 不 会 刻 意地履行这一 功 能 呢 来 , 如此 一 桂等 相 邻省份交 界 地 区 的 大 型 祭 祀 圈 和 信 。 村 落共 同体 的 乡 土 知识 和历 史 传统 自然 而 然 大 都 由长 者来传递袭 承价 值和 形成表述 笔者 占有 深 。 仰 圈 的 信仰 格 局 观念 代 代相 传 , 人们通 过 三王 显 圣 传 说 的传讲 与 祭 祀 活 动 的周期性举 行把 祖 辈 流传 下 来 的 三 王 信仰 在 民 间传说 的产 生 和 祭典庙 会 的 历 。 度 的第 一 手 资料 也 是 通 过访谈 当地 古稀 之 年 的长 者 所得 , 也 印证 了 老 人在 记取 、 沿续 历 史与 民 间传统 。 史擅 变进 程 中 一 个象 征 权 威 被制 造 出来 以 标 示 地 , 方 面 担 当主 导性 权威 与发 话人 的 角色 结 方凝 聚 感 , 充 当 民 间共 同体情 感 的 符号 , 在祭 祀 三 王 的庙 会 上 我 们 似乎 看到 丰 富 的 仪式行 为与某 种 。 语 ? 奇 幻神话 的 集 结 “ 在 三 王 诞 辰 庆典 上 , , , 往 往 需要 调 西 方 人 类 学 家 金 克莱 克拉 克洪 说 有三种 动地 方社会 的 多种 力 量共 同参 与 尽 管轮值制 度需 主 办 方 负 责 主 持 大宗事务 但庙会 仪式 的准 备及执 行过 程 仍 然需要 各方 群 众 的鼎 力支持 如此一 来 , , 东 西 将 人 与其 他 一 切 生 物 区 别 开 具 定 , 系统 制 作 的工 ” 互 相协 调 , , 运 用 抽象 的 语 言 以 及 宗 教 信 仰 〔 川 , 高度 肯 。 信 仰 本 身强 大 的 包容性 , 、 统 摄 力 就 将各 、 评 价 宗教 信 仰 之 于 人类 起 源 。 、 生 活 的重 要 性 , 村 村 民 们 聚合 在 一 起 成 一 种社 会 认 同感 , 有 关 宗教本 质 的 问 题 多 少 世 纪 以 来 一 直 吸 引 着 各 民 族 的 学 者 为之 付 出想 象 和 精 力 借 助 仪式 的 象 征 意 蕴 造 或社 区 作为 一 个 合 作 性 的 共 同 , “ 众所周知 宗 教是 体 以及 社 区 成 员对 这 个共 同体 的 共 识 ” 而以 三 第 卷 第 期 杨 丹妮 口 传一 仪 式叙 事 中的 民 间历 史记 忆 口 王 神抵 作 为 超越 宗 族 、 民 族 界 线 的地 域认 同核 心 。 、 , 子 传 说 及 其 立 庙祭 祀 等信仰 活 动 边 地 区 相互 融 合 之产 物 。 , 是 当地 民 众与 周 , 庙会 因 此 也 具 有 超 村落意义 对 于 民众 而 言 , 夜 郎文 化 因 为 夜 郎 国 灭 , 他 们 总是 以 民 间的 , 地 方性视 、 不 少 显 性 文 化 现 象或 中断 或 流失 , 但 对 夜 郎父 子 野 叙 述 着 他 们 眼 中 的历 史事件 因 此 许 多来 自底 层 的尊敬 与缅 怀 仍 旧 保 留在 夜 郎人 后 裔 及 其 文 化认 同 的各 民 族 文 化 生 态 之 中 , 社 会 的 民 间叙事 与记 忆 通 常体现 在 口 头叙 事 性 仪式 以 及 民 间 的各 种 地 方性 文 献 中 。 地方 并 与各世 居 民 族 文 化碰 撞 、 民 间传统庙 融合 , 在新 的历 史条件 下 又 生 发 创 造 出极 富 民 族 “ 会作 为高度 存储 民 间记忆 的 载体 , 是 索解 社群历 史 , 地 方特 色 的 子可证 明 , 后 夜 郎文 化 、 ” 。 从 三 王 宫 庙会 这 一 例 、 与文 化 的一 条 可 能 的途径 “ 。 众多 的学者也 纷纷注意 ” , 和里 南 寨村为 主 的侗 族社会 内部 成 员 , 到在诊 释 某 一地 方 的 族群历 史 时 不 仅应注 意 分 析前人 文 献 记 载 的 历 史 记 录 群 民众 以 文 字 、 坚 信他 们都是 夜郎 国 属 民 并通 过 口 传故 事 、 碑文 , 同样 必 须关 注社 区 族 族谱 带 的 , 、 祭 礼仪式 等 多 种途 径 保存 传送 这 一 记 忆 口 传 等多种 民 间惯 用 形 式传递 下 来 。 可 以 视 为 确 认夜 郎族 性认 同的重要 依据 与 原 生 性 纽 的 历史 文 化 遗 产 , 它 们才是 民 众 思 想意 图 的 真 实 表 “ 无论此 段 历 史记 忆 构 拟 与 否 都 是 值 得崇 信 不 疑 虽 然 夜 郎 国灭 ” , 达 与 自然 流 露 即 主 张 研究 文 本 中认 可 和 展 示 主 流 话 语 与 权 力 中心 之 外 的 其 他 声 音 地 方 的 底层 的等 、 、 。 但夜 郎文 化 因 子 甚 至 可 以 相 沿 , ” “ ” 弱势 的 、 数 千 年 在 当地 依然还 有踪 迹 可 寻 而这些 “ 残 留文 , 川 。 刘 晓 春认 为 我 们 应该关 注 , , 化 因子 仍然 成为侗族 文 化 活 的组 成 因 素 之 一 , , 并 民 间 的 边 缘 的 或 者地 方 性 叙 事 因 为 它 们 实 际 上 表 没 有 游 离 于 现 存 文化 之外 它 的存 在 同样 与其他现 同样 被 、 达 了对 民 族一 国 家与 民族 主义 之 间形成共谋 的线 性 历 史 的 颠覆 , , 存 的文 化 因子 和 结构具有特定 的社 会功能 不 可 或缺 地 织 人 民众 所 创造 。 在这 一 共 谋所 达 成 的线性 历史 的 、 , 中 历 史 的 多样 性 复杂 性 消 失 了 在 我 们关 注 民 间 传承 和 享用 的 民 间 文 化 总 体 网 络 之 中 尽 管那是 一段 无法 完整地用现 存 文 献勾勒 的族 群历史 , 叙事 的 时候 , , 民 族一 国家的封 闭性 的历 史 叙事 策 略 , , 生活 于 今 的 每一 个 体 也 未 曾 , 被打破 民 间 的声音 被挖掘 出来 让 人 们 在 主 流意 识 形 态 的背 后 听 到 了 各种 被压制 的声 音 〔 , 亲 身经历 其 中 但 是 依 靠祖辈存 续 下 来 的 集体 思 想 的久 远 时光 , 。 〕 当地 民 众 仍然 能 在基 于 记 忆 的幻想 中重 温 这段逝去 以 供奉祭 品 为 媒介 表达 对 三 王 英雄 主 , 当地村 民 对 夜 郎历 史 的感知 以 及 三王 信仰 的普 及 主要得 力 于 庙会祭 礼 与 民俗惯性 观 与 真实 ” 。 侗族 村 民 对 夜 “ 神 的纪念 与眷 恋之情 对接 , 成 功地 与遥 远 的 神 灵 跨 时 空 郎历史 的认 知并 非 如 外人所讲求要 符合所 谓 的 的基 本 标 准 , 客 这意味 着周 而 复始 的 祭祀 活 动与传 承 不 息 的 、 但他 们 一 直 以 其为夜 郎后 , 口 头 传说 无 时无刻 无 处 不 在地 向侗族 民 众 提 示 着 , , 裔 自居 称 其是 受夜郎文 化 的影 响 认 同并传 承该 民 族 自身独 特 的夜郎文 化 当地村 民依据其族群 的 。 , 。 只 要 得 到村 落保护神 的 护佑 就 能确保 人 畜 平 安 逢 凶 化 吉 也 正 是 出 于 这一 功 利 性 的需 求 人 们对之恭 , 历史 记忆 而 产 生 的碑 文 石 刻 “ , 民 间传说 及 信仰 习 俗 。 敬有 加 其次 在 一 个 至 今 仍 以 口 头 传递为 主 的生 活 , 。 与 熊 宗 仁所 认 同 的 夜 郎文 化 相 一 致 熊宗仁 认 为 所 谓 夜 郎 文 化 并非特 指 两 千 多 年 前存 在 的 夜 郎 国 的文 化 , 而 是 泛 指 夜 郎国 时 期 居 住 在 夜 郎境 内的 信息 的乡 土 社会 每年 对 三 王 的祭 祀 活 动又 构成 了 侗族村 民 链 接历史与记忆 的象 征 性 链环 与其说 整 个庙 会 活 动 充 满 民 间 信仰 的 宗教意味 不 如 说 是 侗 , , , 各 民 族 及 其 尔后 居住 在 夜 郎故地 上 的各 民 族共 同创 造的 文化 , 族人 对 往 昔历史 的无 限追忆及想 象 的重 构 参考 文 献 。 也 是 他 们 与周边 各 民 族地 区 相 互 影 响 融 合 的 … …夜 郎文 化渗透 于生 活 在 夜 郎故地 的许 多 , 。 民 族 的心 灵 之 中 不 仅 影 响 到 他 们 的 情绪 , 、 欲望 、 习 惯 和 心 理 等方 面 而 且追 溯他 们 的 生 产 和 生 活 方 【 黄 剑 波 宗 教 人 类 学 的 发 展 历 程 及 学科 走 向 阴 广 西 民族研 究 , , 式时 , 都 会 发 现 夜 郎文 化所遗 留下 来 的或显 或 隐 的 , 深深印记 他 们 在 心 理 上 承 认 自己 生长繁 衍 在 夜 郎 , 〔 彭 兆 荣 神 话 叙 事 中的 历 史 真 实 , , “ ” 故地 化 裔 , , , 既 受夜郎文化 的熏 陶 同时也 创 造 着夜 郎文 祀 其 家谱 和 口 碑 中承认 ” 自己 是 夜 郎竹 多同的 后 神话 理 论 迷评 民 族研 究 北 京 中国 民 间 文 艺 出 【 日 柳 田 国 男 传说论 版社 万 建 中 传说记 忆 与 族 群认 同 , 、 — 、 人类 学 足 见 夜 郎 文 化在 相 当一 部 分 当地 人 心 中远 祖 地 ‘ 〔’ 。 位的不 可 动 摇 和里 、 南 寨 等 地 盛传 的 竹 王 父 — 以 盘孤传 说 为 口涪 陵 师 范 学院 学报 考察 对 象 学 , , 广 西 民 族 学院 学报 , , 究 , , 岳 永 逸 乡村 庙 会 传 说 与 村 落 生 活 闭 宁夏 社 会 科 〔 彭 兆 荣 实践 于 历 史与 想 象之 间 同 与 宁化 石 壁 共 祭 仪 式 思 想 战— 线 , 客 家族性 认 《 , 黄晓 萍 ? “ 说话 的 文 化 , ” 民 俗 传 承 与 现代 生 活 北 京 中华 书局 王 【 」 明坷 历 史 事 实 历 史记 忆 与 历 史 心 性 , 历史 】 维 罗 尔 传说 戴 版社 【 , 《 — 文 明 的起 源 北京 作 家出 研究 《 高 丙 中 民俗 文 化 与 民 俗 生 活【 北 京 中 国 社 会 , , 马 英 」 林 诺 夫斯 基 文 化 论【 北 京 华夏 出版 社 一 , 科 学 出版 社 史宗 、 , 世 纪 西 方 宗教 人 类 学文 选 , 金泽 宋立 , 、 【 朱 小 田 庙 会仪 式 与 社群记 忆 川 落联合 体 庙 会 为 中心 闭 文 化 研 究 — , 以 江 南一 个 村 , 道 徐 大 建等译 上 海 上 海 三 联 书 店 庄 孔 韶 人 类 学通 论 一 太 原 山 西 教 育 出版 社 【 郭 于 华 民 间 社 会 与 仪 式 国 家 一 种 权 力 实践 的 解释 【 〔 法 — 京 社 会 科 学文 献 出版社 埃 米 尔 涂 尔干 ? 陕 北骥村 的仪式与 社会 变迁研 究 , 北 王 铭 铭 村 落 视 野 中的 文 化 与 权 力 阂 台 三 村 五 犯 论 周 北 京 三联 书店 , , , 宗教 生 活 的 基 本 形 式 上 海 上 海人 民 上海 上海 私 历 史人 类 学 从 历 史 文 本 到 意 义 主 体 上 海 上 海 人 民 出版社 法 赔 布 瓦 赫 论 集 体 记 忆【 出版 社 , 广 西 民族研 究 历 史 一 、 刘 』 晓 春 仪 式 与 象征 的 秋 序 、 一 — 北 权 力 与 记 忆【 〕 京 商 务 印 书 馆 , 一 个 客 家村 落 的 , 〔 【 】 纳 顿 社 会如 何 记 忆 关康 人 民 出版 社 【 汲 ? , 以 、 、 熊 宗仁 夜 郎 拮 迈 向 一 种 关 于 现代 性 的 宗教 社 会 学 爱 尔 维伏 雷 杰 宗教 存 于 记 忆 述 评 田 社 会 学研 — 贵州社 会科 学 — 一块被 闲 , 的旅 游 文化 基 石 。 以〕 责 任 编辑 李 伟 邝 租 】 , 丫 一 , 咯 歹 , 们 ‘ 。 , 二 。 件 碑 伽 吐 公 ” 加 刊, 班叮 而 韶 胡 刃 一 咖 恤 倒阮 叮 罗

口传_仪式叙事中的民间历史记忆_以广西和里三王相关新闻

  • 民间故事。
  • 94岁“文艺骨干”郑爱芳回忆慈溪解放前后的故事
  • 天津记忆丨说唱白俊英 —— 曲牌故事
  • 《天方夜谭》又名什么?
  • 东北民间故事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