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民间故事(上下册)

2020-03-13 06:04栏目:回忆的民间故事
TAG:

  ,高级政工师,曾任中学语文教师、人事局办公室主任、市委学习室主任,现任海伦市第一中学常务副校长,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

  当科技披着文明的外衣弥漫社会各个角落时,农业社会那些代代传承的集体记忆是不堪一击的。以民间故事为代表的农业文明,一代代传承至今,是农耕文化的顽强,是耕心种德的坚持,也是人与自然和谐的传承。但是今天,一切的一切都被速度革命了,速度渗透在人们吃、穿、住、行的各个生活缝隙里,慢的境界没有了,慢的故事失传了,从而切断了农耕文化的传承。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纯农业社会的劳作方式,那全家共住、世代同堂、夏夜院里乘凉、冬夜围炉取暖的温馨生活,与时空一起丢失了,那些古老的民间故事丢失在那匆匆忙忙的时空中。

  本书都是太奶辈的人讲的民间故事,是几百年来人们口耳相传的产物。内容包罗万象,每个故事里都潜移默化地发挥着益智、警世、励志的作用。全书用东北方言采录,保持了原汁原味,语言通俗易懂,趣味性十足。本书历经四年时间,共采访上百个乡村老人,对这些故事进行讲述采录,做了近百万字的笔记,五易其稿,整理而成,分上下册,为唤起同龄人的记忆和下一代人的传承助力。上册由《传说由来》《鬼狐神怪》两个部分组成。下册由《惩恶扬善》《故事笑话》《睿智哲理》三个部分组成。

  过去呀,一到过年前儿(时候),家家户户都供老祖宗(家谱挂画又称祖影)。那老祖宗上边画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头,一个是老太太。老头叫高祖公,老太太叫高祖婆。如今世上有这么多人,全都是这老公(gū)母俩(两口子)留下来的。

  一天,姐姐对弟弟说:“恁(nèn)么(这么)大的天底下光咱两个人不行噢,咱俩死了这世上人不就绝种了吗?”弟弟说:“是呀,要不(若不然)咱俩传人吧!”姐姐说:“那要看看天老爷让不让吧。山西南有盘磨,你搬上扇,我搬下扇,咱俩一起从山上往下骨碌。要是骨碌分开啦,咱俩就不能在一起过日子;要是骨碌到一块儿啦,咱俩就能一起生孩子。”弟弟说:“那中(行)!”姐姐寻思,你那扇一撒手往南骨碌,我这扇一撒手往北骨碌,它俩能合到一块儿吗?

  姐姐还是不同意,说:“这还不行,要是咱俩一个站在东山,一个站在西山,我手里拿的针和你手里拿的线能纫在一起,我俩就成亲。”

  过了几年,他俩觉得孤单,就商量说:“得想法儿造人。”琢磨来琢磨去,最后琢磨出了一个捏泥人的道道儿(办法)。

  到了初七这天,他俩就和黄泥开始捏人。高祖公照着自个儿(自己)的模样捏小子(男人),高祖婆照着自个儿的模样捏丫头(女人)。这就是后来民间说正月初七是人日的由来。

  泥人捏多了,就端到外面晒。等干了再搁到炉里炼,炼上七七四十九天,就变成活人了。

  泥人活了以后,高祖公用手指挨排儿(按顺序)点化说:“你姓张、你姓王、你姓李、你姓刘、你姓孙。”点化到哪个泥人,哪个泥人就神奇地会说话了。为啥有个说法叫张王李刘孙,辈辈不断根?因为每次点化晾干的泥人,都从张王李刘孙开始点化,所以这五个姓最多,人称辈辈不断根。

  泥人还没太干,这一划拉不要紧,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折了腿。就这么一下子不要紧哪,后世的人就出现了瘸子、摔(zhuāi)爪子,有的一只眼,有的歪嘴,还有的造(弄)个一脸子。

  他们捏人时,高祖婆心灵手巧,捏的丫头片子(女泥人)都很小巧,高祖公笨手笨脚,捏的小蛋子(男泥人)粗糙,个头又大。到今儿个(今天)这世上女的都比男的苗条、俊俏。

  男人土和(huò)得多一点,所以一出汗在身上就能搓出泥掬掬儿来。女人水和得多一点,所以好哭,流的眼泪多。人的皮肤是黄色,这都和起根儿(开始)用黄土捏的有关。

  相传老早老早以前,有个叫仓颉的人在黄帝手下当官。黄帝分派他专门管圈里牲口和囤子里的食物。仓颉这人挺尖(聪明),甩头(记忆力强)好,不长时间就记住了他管的牲口和食物的数量,很少出差头(差错)。可慢慢地,牲口、食物有时多有时少,光靠脑瓜子记不住了。咋办呢?仓颉转轴(犯愁)了。

  要说仓颉还是脑瓜子转得快,不长时间,仓颉就琢磨出道道儿来了。他先是找根绳子在上面打疙瘩(结),用不同色儿(shǎir)的绳子,代表各种不同的牲口、食物,用绳子打的疙瘩代表每个数目。这下,比光用脑瓜子记强多了,但眼目前儿还中(行),可是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这增个数在绳子上打个疙瘩好整(好办),要是减少数时,在绳子上解这个疙瘩就费劲了。

  不长时间,仓颉又琢磨出了新招儿,把绳子两头系上,打个圆圈儿,不用打疙瘩了,在圈子里挂上各式各样的贝壳,来代替他所管的东西。增了就添一个,减了就去掉一个。这样,比系疙瘩解疙瘩省事多了。这法子还挺管用,一连用了好几年。黄帝见仓颉这样能干,就看上他了,叫他管的事儿越来越多,什么年年祭祀的次数啦,回回猎物的分配啦,部落生个孩子、死个人啦,整个浪儿(全都)叫他管。这下仓颉又犯愁了,凭着添绳子、挂贝壳也不顶事了。咋才能不出差头儿呢?

  这天,大伙儿一起打围(狩猎),走到一个岔股道(岔路)时,几个岁数大的人拥乎(因为)往哪条道儿(路)走犟咕(固执得争辩)得急头白脸(激烈)。一个张罗非得(坚持)要往东,说有狍子;一个要往北,说前面不远可以撵上鹿群;一个硬犟(偏要)要往西,说有两只老虎妈子(老虎),不及时打死,就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会错过了机会)啦。

  仓颉纳闷儿,这些岁数大的人咋知道的?一问,才明白,归齐(原来)他们都是瞅着地上野兽的爪子印认定的。仓颉心里呼啦一下子开窍了:既然一个爪子印代表一种野兽,我为啥不能画像爪子印那样的记号(符号)来表示我所管的玩意儿(东西)呢?想到这儿,他乐颠馅儿地撒(拔)腿蹽回家,开始画各种记号来表示事物。果然,这下,把事情管理得头头是道。

  老头说:“你造的‘马(馬)’字,‘驴(驢)’字,‘骡(騾)’字,都有四条腿吧?可牛也有四条腿,你造出来的‘牛’字咋没有四条腿,只剩下一条尾巴呢?”

  仓颉一听,心里有点慌了,自个儿原先造“鱼(魚)”字时,是写成“牛”样的;造“牛”字时,是写成“鱼(魚)”样的。都怪自个儿粗心大意,竟然教反盆(颠倒)了。

  老头接着又说:“千里组成的‘重’字,应该念出远门的‘出’字,因为到千里外,不是出是啥?而你却教人念成重量的‘重’字。反过来,两座山合在一起的‘出’字,多沉啊,本该为重量的‘重’字,你倒教成了出远门的‘出’字。这几个字我实在琢磨不明白,只好来请教你了。”

  老头又指着“奸”(姦)和“好”两个字,问念什么,仓颉念完后,解释说:“三个女子到一块,叽叽咕咕,神色诡秘,肯定是说些之事,所以三女为奸。而一女一男子搭配,是人间美事,所以女子相配为好。”“先生,你教的这两个字也都念错了。”老人平静地说。

  仓颉吓了一跳,细看“奸”和“好”两个字,觉得没错呀,就问道:“错在哪儿?”

  老头说:“三个女子到一块亲密得抱成一团,那叫好,不叫奸。而一男子一女子到一块,眉来眼去,拉拉扯扯,常常干那个事儿,人们不赞成,还骂哩,因此,子女相配应为奸,而不能叫好!”

  这仓颉听完脸像被掣(chè)个大耳刮子(打嘴巴)一样,臊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他知道因为自个儿大意弄错了。可这些字已经传了出去,想改都改不了。

  老头拍着仓颉的肩膀说:“仓颉啊,你造出了字,能把老一辈的经验记下来,传下去,你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后辈的人都会念你的好。你可不能耍骄傲(骄傲自大)啊!”

  打这往后(从此以后),仓颉每造一个字,总要将字义反复推敲,还常拿去让人呛咕呛咕(征求人们的意见),弄得板板正正(规范)的,一点也不敢放大眼汤儿(粗心)。大家都说好了,才定下来,然后逐渐传到各地去。

  仓颉到底造了多少字?谁也没整出个准数。有人估摸有一斗油菜籽那么多。人们能学会了一两升也就不错了,就是孔夫子算学得最多的,也只学了七升。

  仓颉造出的字还剩三升没场用。他连上火带心疼,越想越憋屈,白瞎这工夫了。有一天喝完酒,就借着酒劲儿一狠心,把剩下的三升字儿都扬到大海去了。

  这一扬吧不要紧哪,这些字儿被海水一泡都膨胀了,跟着海浪就向东漂去。当漂到扶桑岛就开始变形了,当地人把这些字儿赶忙捞出来一笊篱,晒干就用了。今天的日本字儿都是缺胳膊掉腿的,就是这么来的。

  剩下那些字儿被海水冲得哪儿都是呀,泡的时间越长越变形,等最后冲到各地的字儿,也就啥模样都有了,所以今天外国字儿都弯曲溜巴的,就连仓颉自个儿也不认得啦。

  这仓颉造完字后,就发生了怪事:从那天早晨开始,就像下雨一样下了一天的粮食,到了晚上听到鬼哭狼嚎的,一直哭号到天亮。

  后来,人们才整明白,老天爷为啥下粮食呢?因为仓颉造出了字儿,这字可用来记事,是大喜事儿,所以老天爷下粮食来庆贺。

  那鬼咋哭呢?有了字儿了,人就尖啦,啥好事坏事都能学都能干了,天下从此就没有太平日子了,连鬼往后也不得消停(安宁),所以鬼也

  剩下的人中有一个叫闺娘,她是天上雨神的闺女。在天塌地陷前,有一年,人间大旱,有不少人活活饿死。闺娘看见这情景,便央求他老爹雨神下雨救救天下百姓。可是雨神没有玉皇的旨意,怎么也不敢偷着降雨?那可是犯天条的死罪呀。闺娘一看不行,就偷出了雨神的法器,偷着给人间降了一场大雨。这下闺娘触犯了天条,被贬到凡间,永远不得回到上方(天庭)。

  一天,闺娘到河边洗衣裳,在石头上搓了一阵,举起棒槌正要往下捶,忽然看见两个长在一起的李子从水面漂了上来。她放下棒槌伸手把李子捞起来。两个李子都是一面鼓肚儿,一面扁平,像两个切开的半拉李子对到一块儿,又像两个耳朵合在一块儿。闺娘挺好奇,罕不见(无意)地咬一口尝尝,又甜又酸。她还没顾得仔细品味,几口就吃完了。

  刚吃完李子,她就感觉心里难受起来,光想干哕(yuě呕吐),又哕不出来。她刚想站起来回家,忽听肚子里有人说起话来:“娘,不要难过,等孩儿坐正了也就好了。”她吓了一跳,颤声对着肚子问:“你是谁?咋钻到我肚里了?”肚里说:“你刚才吃下李子,怀了我,我是你的孩子呀。”“你既然是我的孩子,也会说话了,快出来吧。”“要等到天长严实了,我才能出去。”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孩子却没有从娘胎里出来的意思,慢慢地闺娘也就习惯了。到天塌地陷的时候,这个孩子在娘胎里已经七十二年了。

  这老子白胡子挺长,他扬扬手,觉得力大无穷,抬抬脚,身子能一下子腾起十几丈高。看到老娘,他跪下就磕头,连声感谢老娘的养育之恩。站起身,他卷圈(四周)一撒摸,看到地面到处是冰雪,寸草不生。跟前儿山洞里,有三五个人,冻得咝咝哈哈的(形容倒吸凉气,张嘴呼出),浑身乌青。天空一片瓦蓝,只是西北方黑咕隆咚(很黑),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不停地抽吸着地面上的热气,还呼呼地向地面灌注着

  这老子一瞅,说:“我把这窟窿给堵上吧,这样天就不冷了!”于是,就赶紧凿开冰,抱着冰块,向西北方跑去,把冰块堵在窟窿里。他每天往返无数次,终于把黑窟窿给堵住了。地上立刻亮儿(立刻,马上)暖和了不少,冰雪一点一点融化,草木也渐渐发芽,进入冬眠的动物苏醒了,冻得只剩几口气的人还阳(活过来)了。

  传说汉字始造之祖传说汉字始造之祖——仓颉。一、仓颉造字。这种精神感动了玉皇大帝,给仓颉托了个梦,说“人间没有字,万古如夜黑。你...

  童年趣事 - 艺术原创 - 【中国隆回网隆回县政府门户网红网隆回站】大家把那些猪能吃的草呀、叶呀都捋下来,放到篮子里,我至今仍记得一些猪草的名称:蒲公英、大青叶、苦斋公、糯米草、水...

东北民间故事(上下册)相关新闻

  • 希腊神话故事中有个人除脚踝外被药水浸过刀枪
  • 你的百度云
  • 互相帮助的民间故事
  • 《课间十分钟》回忆作家路遥还原其小说创作往
  • 一名川剧演员的走马民间故事情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