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忆听白尚书 一一 名人出生的神奇故事

2020-01-13 08:11栏目:回忆的名人故事
TAG:

  我的家乡新屯村在枣强县大营北八里地,小时候卫千渠半绕着村南村西,弯延曲折,潺潺的河水流过老家门前,河畔的梧桐、白杨、绿柳掩映了大半个村落。辛苦、忙碌麦收后的夏夜,几只小板凳,轻轻摇动的蒲扇,河水润过心田,观银汉倒悬,听母亲唠叨她经历过、听过的故事,百遍千遍。

  母亲是南宫庄人,在西北有三里多地。她小时赶上闹日本子,42年底八路军冀南军区副政委刘志坚在刘大市村受伤被俘,关在大营,准备解往枣强县城,被八路军在南宫庄村东大道旁设伏救出,跑向西边野树林里,我姥爷还协助八路军抬着担架。第二天日军气急败坏,火烧了南宫庄,借抓八路之名,残害百姓,在南宫庄挑死一人,在贺家屯打死父子两人。随后又闹旱灾,母亲只好跟着姥爷和家人外出逃难,路上曾经过侯冢,她还记得侯冢村大松树,最后来到了祁州(今安国市),当时母亲才5岁,她还去日本炮楼要过饭,转过年才回来。乱世生存都艰难,更别提上学读书了。但她记忆力比较好,我二姥爷比她大三岁,这些事大多不记得。由此我也得出个结论,女孩童年记忆力比男孩要强一些,表达能力好一些。她平常给我们讲讲听说的戏文、儿歌和周围村庄人物的传言,一年又一年。现在的南宫市前紫冢镇南白塔村,紧临我县大营北白塔,离我村有四十多里,该村大多为白氏宗族后人。在明朝前期,该村出过一位白圭白尚书,是明英宗、戴宗、宪宗三朝元老,任过工部尚书、兵部尚书,敕封资德大夫、太子少保。曾受命督造裕陵(英宗墓)和修建承天门(今)。其子白钺乡试解元,进士及第亦做到詹事府事,以翰林院学士入内阁,赠太子少保。是父承子继两世六朝少保,兄先弟后一门四代尚书的白氏家族之首。可以说是百年难出的显赫官宦人家,他家的很多故事在方圆百里代际相传,津津乐道。白圭父为白氏二世祖白友谅,白圭为其第三子,祖籍磁州,今为河北磁县。 白母姓闫,是咱们枣强闫大市人,号称的“金南宫银枣强”,是说他做官后能给两县百姓减免钱粮,两县均得过实惠。有许多关于他们家族的民间传说,显然带着迷信的色彩,有说他是在星象的,身上有神气。比如小时候白圭曾把上学地方的土地爷发配云南看术节,只等到他当官后巡查云南才让土地爷返回。他家里门前池塘蛤蟆不叫,跳到别处才能叫。这些都是传闻,权且一听,无从查考。母亲常讲一个白尚书出生的故事,另有一番趣味。说的是白圭出生时,天空并无异象,也没有仙人托梦。时间回到明永乐十七年的阳春三月,天气转暖,几位进京赶考,参加春闱的举子,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这天午后走到了南白塔村边,常说天有不测风云,突然浓云密布,瞬时大雨便倾泄而下,几人仓皇跑到一户门楼下避雨,稍倾片刻,雨水渐渐变小,此时,该户一位老太太出来挂红彩条,看见几人遭遇困难,嘘寒问暖,让到自家另一院落小憩,递巾擦洗,烧水上茶,老大娘闻知是几位赶考的学子,文化人,愈发亲切。几位学子路遇善良人家,也备受感激。敢问大娘家有何添喜?大娘说:托几位的福,贵客临门,俺家刚添了一个大胖孙子,我出门来祈福求平安。见大娘礼义人家,学子也借机一展才气说道:大雨生财,俺几位进京举子登门献才,可谓是双才临门,正好赶上你家弄璋之喜,将来你这孙子一定会有七品官做的,给您老祝贺了。大娘听后喜不自禁,忙不叠回到: 谢谢你们啦,俺普通人家,只是盼着让孩子以后能识文断字就行,别说做那七品的大官了,他就是能做那一品的小官俺也多烧高香,谢天谢地了。一语中的,后来白圭果然做到了兵部尚书,封太子少保,爵授一品。这还真得托他的祖母,一位平凡、积善、积德的厚道老人祝福。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老人都是你心里的佛。传言不足为据,但也说明保持纯朴的家风,与人为善,春风化雨,每个家庭都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也是我们每个人修身、立德获得进步的源泉。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见证了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从儿时的原始农耕生产,土里刨食到如今的信息社会直至下一步进入智能生活,同时我们的文化生活也经历了从月下听书,到步入多媒体视听时代的跨越,可谓是人间几十年,沧海已桑田。但儿时的记忆永不消散,愿且行且珍惜,保留老辈人传承的纯朴和善良,思想永远年轻,生活追求极简主义,个人日常中的苦痛喜乐都像是大海中的一朵朵浪花,瞬间生成,又转瞬即逝,唯有生活的本线 雨天 于魏家庄为纪念国家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所作现在南宫市白塔村白圭墓遗址白圭次子白钺像今枣强县城一景展开阅读全文

童年忆听白尚书 一一 名人出生的神奇故事相关新闻

  • “寻乌迎故事”:一张有乡愁记忆的名片
  • 名人记忆轶事:帆足万里的故事
  • 周冬雨《小小的追球》中回忆出道经历:转眼从
  • 李云龙-亲人的回忆名人故事
  • 搜集名人读书的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