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明清史学者王一樵关于古代宫廷“小人物”

2020-03-11 02:48栏目:回忆的名人故事
TAG:

  王研究院您好,请问明代宫廷里的小人物诸如宫女宦官能与外界接触吗?中层管理人员女官的情况又如何呢?您在前面问题回答中提到的交趾宦官具体情况何如呢?有相关史料吗?谢谢!

  档案文献中,我们的确可以看到宫中的荷包活计与宫外的手艺匠人,透过太监的居中中介,有了互动联系,甚至出宫处理相关差事。例如《内务府奏销檔》记载了一件后宫荷包头目差事银两与绒线银两被太监克扣私吞的奇特案件。乾隆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前后,内务府总管奏报审询太监刘进玉承办宫中庆妃娘娘荷包差事,从中渔利的案情始末。太监刘进玉在这一件贪污宫中绒线银两与丝缎荷包片料的案子里,他曾在口供中提到想要将宫中荷包活计,私下转包给外头的匠人办理,以便上下其手,贪污银两差额。我们虽然无法从口供供词中得知他究竟找了那些宫外匠人协助,但是这件案子间接印证了宫中太监们的非法活动需要京城市集里各种买卖人的协助,才能有成功的可能。此一个案提供了一个宫人外出办差的事例,太监们有时会出外办事,私下利用机会也能与家人、朋友们会面。相关的事例有被记载于《林案口供档》中,宫中太监曾与天理教信众们私下聚会议事。这些案件虽是触犯宫禁,却提供给我们一些侧面的记录,宫人们会利用各种机会出外办差,进而与家人朋友们互动,甚至传递家信等等。其它,相关的档案事例与朋友们的提问,我再慢慢整理出来,提供给朋友参考。祝大家平安,武汉加油,大家加油

  感谢朋友们的提问,关于光绪皇帝的讨论与研究成果不少。如果将其政治上的各种曲折放在大脉络下来讨论,从清代时人笔记与忆旧文章中的相关记载着手,或许我们比较能够从当代人论当代事中得到一个比较清晰的理解角度。事实上,陈寅恪、黄秋岳都曾在文章与相关回忆中提及了光绪朝的相关讨论。陈氏认为光绪的政局可以由「清流」与「浊流」之间的争斗所构成,但实质上即是「帝党」与「后党」之间的争斗。若是详细分析一下,光绪帝作为一国之君,身处在两派人士的政争之中,处理不当,权力失衡,政治上既无朝中元老与大臣们的支持,又无军事上的实力可以依凭。虽然力图改革,但触及勋旧势力,打击面太广,树敌太多。康有为等改革派实力有限,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局面,建立实力,只图短时间内在制度上更张变化。事实证明,一但反侧有变,则君主权威尽失,光绪帝再无政治实力可以与人周旋。君主立宪虽然立意良善,但是难以安抚人心,稳定政局。传统社会中,家父长权力的根源与象征在各方面根深蒂固,难以改变。封建迷信的价值观也深植人心。危局之中,朝臣多务私结派,只图自保,难有远谋。黄秋岳自幼随父任官,久居北京,在他的笔下,晚清的政局不只是混乱,朝臣更是迷信,天天求神问卜,相信扶鸾乩童的妄言神语。另外,两代帝师,天子门生的翁心存父子,其实对于世界、对于君王权威象征的再塑,甚至时局变化,并没有深刻的理解,但其父子二人却深深影响了晚清君主们的教育,深得君王的信任,但却受限于时代与知识的限制,无法发挥改革与突破旧局的关键角色,引领着家国走到一条锐意改革的道路上。光绪帝本人的智慧与能力,虽然也是其人生悲剧的重要形成因素之一。但是大时代的背景,以及政局中难解的两派对峙,加上帝师与权臣的知识眼光有限,可以说是环环相扣,形成了一个难以再图振作的危亡之局。官员们渐渐失去对于现实的关切,纷纷转向迷信的世界,求神问卜,得过且过的政治文化,则是一个国家最难克服,也最要命的弊病。

  這一個人物不好說,也不容易說,海瑞罷官討論的人很多,風波自然也不少。學界也有很有多評論與研究者,也是研究的熱點之一。黃仁宇先生的《萬曆十五年》裡就有一章專門談海瑞,記得裡面是這樣評論的海瑞的一生經歷,就是這種制度的產物。其結果是,個人道德之長,仍不能補救組織和技術之短。。私心覺得歷代政治之得失,其實很難用短時段之內的個人成敗來評價,借用黃仁宇先生的話來說,應該放在「長時段」裡來進行思索,歷史的發展是一種接近「螺旋式」的發展,進步之中,也會有退化。但是退一步的時候,也很可能提供了日後革新的土壤與養份,寓諦新於復古之中。簡單地答覆一下朋友們的提問,希望有所幫助。大家平安,大家加油

  请问您,清朝的宫廷内皇族身边的太监有没有民族或者出身要求?八旗,或者满族人有更多的提升空间?有没有小说里描述的,从幼儿时期就被送入宫里做下人?

  清代宫廷里的中官们,来源很多,有一些来自于亲王府的太监,经由内务府的采选后进入宫中,这一部分的太监规矩相对宽松的亲王府,进入到宫禁森严的宫廷里,也就带入了一些较为多元的行为与信仰。例如透过《林案口供文件》的记载,我们可以从中得知这一些来自王府的太监们原本在宫外信仰了民间秘密宗教,时常私下与天理教的信众们互动。其次,民人经礼部备案后,由内务府依照规例,查核并非犯罪之人,定期从民间采选后,再行净身之人,方许入宫任职中官。依照档案的记载,宦官们主要由出生于河北;河南一带民间穷苦人家的孩子,净身后入宫当差,皆有案可查,严禁私自净身。从《宫中档》、《内阁大库档案》中所记载的太监逃跑案件里,可以整理出太监们的出生背景的主要脉络。还有一些宦官的来源,则是谋反逆大罪人之后裔,没入官家后,净身入宫当差,《刑案汇覧》里便记载下了相关的案例,讲述了林爽文案件的罪人后裔,幼年即没入官家,净身入宫当差。最后,清初的旗人在生活上,朝廷皆有保障,社会地位也较高,净身入宫当差的例子并不多。甚至,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也有禁令,谕示不许旗人子弟净身,并有相关严厉罚则。但在《内务府奏销档》、《内务府活计档》档案中仍然可以在提及太监应差办事,交付匠作的时候,看到太监中官们明显是旗人姓名,并非都是汉人,可见虽然人数较少,仍然有旗人在宫中担任太监。

  关于传染病“天花”“种牛痘”,这种预防方式,是如何发现并利用的?还有传染病“疟疾”的特效药“金鸡纳霜”,是传教士带来的吗?

  朋友提到的问题很有当下的时代意义,有关明清时期的「人痘法」在医学史、技术史,以及东亚各国文化交流上都是一个相当值得重视的研究课题。明代文献中关于「人痘法」的记载,多半称之为「神痘法」,而且与「金花圣母」的痘神信仰有关。学术界多半认为明代以来「人痘」接种的技术源起于四川一带,再向外进行了相关医学知识的流传与普及。近年来史语所的前辈学者邱仲麟老师曾对相关议题进行过讨论与考证,邱老师指出明代文献中提及的「种痘」并非是现代语意里理解的接种之意,反而是指病人染患了天花,曾经得过天花疾病的意思。相较之下,「神痘法」、「神痘」才常见于明代文献里的相关记载。现存史料关于「人痘」接种技术的记录,最早可以追溯到明天启五、六年的湖广衡州府一带,再东传至江西。崇祯年间传至安徽与江南各地。一直到了清代以后,「种痘」才有了现代语意里近似的含义,表示病人接受了「种痘」。清代文献中大多称之为「神痘法」,相关人痘技术传播更加广泛,同时相关的痘神传说也四处流传。相关的研究成果,可以参见邱仲麟老师的两篇相关论文,〈晚明人痘法起源及其传播的再思考〉与〈明代以降的痘神庙与痘神信仰〉。希望对朋友们有所帮助,也祝大家平安,武汉加油、朋友們加油。

  请问您,影视剧中在皇上面前有一丝话语权的小太监算得上宫里的小人物?这些小人物的更替是如何办?是靠血缘还是地域?

  太监们的地位在宫中不高,《清实录》与内务府相关档案中都可以看到皇帝与阿哥们对于犯事的太监,或是依势任为的资深宫人们多加责备。唯有老实忠诚,尽心办事的年长宫人中官们才会得到称许佳奖。清代宫廷里的中官们,来源很多,有一些来自于亲王府的太监,经由内务府的采选后进入宫中,这一部分的太监规矩相对宽松的亲王府,进入到宫禁森严的宫廷里,也就带入了一些较为多元的行为与信仰。例如透过《林案口供文件》的记载,我们可以从中得知这一些来自王府的太监们原本在宫外信仰了民间秘密宗教,时常私下与天理教的信众们互动。其次,民人经礼部备案后,由内务府依照规例,查核并非犯罪之人,定期从民间采选后,再行净身之人,方许入宫任职中官。依照档案的记载,宦官们主要由出生于河北;河南一带民间穷苦人家的孩子,净身后入宫当差,皆有案可查,严禁私自净身。从《宫中档》、《内阁大库档案》中所记载的太监逃跑案件里,可以整理出太监们的出生背景的主要脉络。还有一些宦官的来源,则是谋反逆大罪人之后裔,没入官家后,净身入宫当差,《刑案汇覧》里便记载下了相关的案例,讲述了林爽文案件的罪人后裔,幼年即没入官家,净身入宫当差。最后,清初的旗人在生活上,朝廷皆有保障,社会地位也较高,净身入宫当差的例子并不多。甚至,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也有禁令,谕示不许旗人子弟净身,并有相关严厉罚则。但在《内务府奏销档》、《内务府活计档》档案中仍然可以在提及太监应差办事,交付匠作的时候,看到太监中官们明显是旗人姓名,并非都是汉人,可见虽然人数较少,仍然有旗人在宫中担任太监。

  朋友们提到的问题,很有意思,让我想到了内务府辖下的「粘竿处」。「粘竿处」在档案中也称作「尚虞备用处」,或是写作「上虞备用处」,也是清朝官廷中内廷侍卫与宫门侍卫之外,另一种近侍亲卫的职官建置。一般民间故事里中提到的「粘竿处」多半与大内高手,还有秘密组织有关。甚至是《清宫十三朝演义》里提及的「血滴子」等等传说轶闻,人言人殊,而且离史实记载有很大的距离。透过档案文献,我们可以了解到粘竿处负责的日常职务。这些身处在宫廷中的粘竿处侍卫们,也有其日常生活中的酸甜苦处,办差不力,也时常受到处罚。不过,现今的概念很难完全挪用到古代宫廷的运作之中,古今之间,有时如同陌生异域一般。退一步而言,我们只能说清代宫廷中的侍卫们有其特定的作用,也有被外派钦差,办理差事的情况。而侍卫们回到宫中的相关奏报,既是皇帝的耳目,也是重要地方政情与百姓民情的讯息线索。较为可惜的是,关于「粘竿处」的档案文献比较有限。十多年整理清代档案的过程中,曾经见到有关档案文献大约在二百多件,而且散见于各种档案全宗。希望这一个简单的回答对您的问题,有所帮助。希望朋友同学们平平安安,大家加油,武汉加油。

  《明神宗实录》万历元年四月十七日丙寅条下,即有工科给事中张道明参奏陆绎的文献记载,写道:「陆炳子绎欺君蔑法」;「炳擅权误国,悖逆百端稽之律例,罪在不赦」;「凶孽陆绎乃不感恩受罚,犹妄行辩扰,则是敢于屈折台谏之论,久覆法司之评,违悖圣旨之严……」。陆绎面对朝局更替移转之际的艰难局面,能够保存家人,也很不容易的人生困难处境。相关电视剧作中也有以此为史实基础,拟写的情节人物,朋友们也可以参考看看。

  原话题:我是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访问学者苗壮,日本是如何研究汉学的,问我吧!

  在汉字传入日本之前,日本并没有固有的文字。大体在奈良时代,日本知识人开始借用中国汉字书写。同时,借用汉字表记日本的发音,被称为“借字”,进而逐渐形成了日本的假名文字。当时具有代表性的假名文字为“万叶假名”,即《万叶集》中使用假名的方式,比如用汉字以表示い、呂表示ろ、波表示は等等。所以,打开《万叶集》所有的字都是汉字,却看不懂。后来,假名进一步的发展,才出现了今天的平假名和片假名。而平假名或片假名,也是汉字简化和草书化的结果。

  原话题:我是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访问学者苗壮,日本是如何研究汉学的,问我吧!

  在日本的研究中,东亚被分成中国、朝鲜半岛、越南等多个国别,似乎没有统一的东亚史研究著作,各个国别史倒是有不少。朝鲜半岛的历史,最近早稻田大学的李成市老师编纂了《韩国史》上下两册,是最新的成果,很值得读;中国史方面,讲谈社的《中国的历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已经出版了汉语版,浅显易懂,是普及读物,可以看看。

  原话题:我是明清史学者王一樵,关于古代宫廷“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问我吧!

  王研究院您好,请问明代宫廷里的小人物诸如宫女宦官能与外界接触吗?中层管理人员女官的情况又如何呢?您在前面问题回答中提到的交趾宦官具体情况何如呢?有相关史料吗?谢谢!

  档案文献中,我们的确可以看到宫中的荷包活计与宫外的手艺匠人,透过太监的居中中介,有了互动联系,甚至出宫处理相关差事。例如《内务府奏销檔》记载了一件后宫荷包头目差事银两与绒线银两被太监克扣私吞的奇特案件。乾隆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前后,内务府总管奏报审询太监刘进玉承办宫中庆妃娘娘荷包差事,从中渔利的案情始末。太监刘进玉在这一件贪污宫中绒线银两与丝缎荷包片料的案子里,他曾在口供中提到想要将宫中荷包活计,私下转包给外头的匠人办理,以便上下其手,贪污银两差额。我们虽然无法从口供供词中得知他究竟找了那些宫外匠人协助,但是这件案子间接印证了宫中太监们的非法活动需要京城市集里各种买卖人的协助,才能有成功的可能。此一个案提供了一个宫人外出办差的事例,太监们有时会出外办事,私下利用机会也能与家人、朋友们会面。相关的事例有被记载于《林案口供档》中,宫中太监曾与天理教信众们私下聚会议事。这些案件虽是触犯宫禁,却提供给我们一些侧面的记录,宫人们会利用各种机会出外办差,进而与家人朋友们互动,甚至传递家信等等。其它,相关的档案事例与朋友们的提问,我再慢慢整理出来,提供给朋友参考。祝大家平安,武汉加油,大家加油

  公司在元月21号通知提前放假,现3月还因疫情无法复工,公司通知1月工资正常发放,2月因未上班只发最低生活标准1550元,如3月还无法复工也按最低生活标准发放,请问合理吗?

  疫情期间,大家互相体谅,各有难处,按最低生活标准发放工资也是情理之中,如果能按正常工资发放,那这老板真的良心了。

  原话题:我是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访问学者苗壮,日本是如何研究汉学的,问我吧!

我是明清史学者王一樵关于古代宫廷“小人物”相关新闻

  • 关于坚持的名人事例
  • 谁能给我概括一下学校2015的内容越详细越好包括
  • 《dnf》托比的美好回忆怎么获得 托比的美好回忆
  • 名人故事
  • 孙权劝学 讲的是名人读书的故事除此之外你还知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