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回忆人的感人故事:韩叔

2020-03-11 02:47栏目:回忆的儿童故事
TAG:

  编者按: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只是匆匆过客,有些人却让你印象深刻。

  崛起的高阳县城,笔直的向阳路直抵西外环,韩叔的院子拆去一部分,幸好老屋尚存,面街而立。每逢路过这里,总要多看上几眼,虽物是人非,我与这个院的一段情缘至少长存于我的心中。

  韩叔,细高挑儿,读过很多书,说话讲究,很有文人气质。这座老宅院,是韩叔的家。起拱的大门别具一格,古朴高雅,大门两侧磨砖砌成的高大门柱气势非凡,拱门上突起的砖雕造型形成一个半圆,高出门拱的池子装饰得体。当初肯定有什么字号书写在上边。厚重的大木门并不经常开启,木门的边角包以铁皮云纹,由铆钉组成的葫芦盘肠协调统一。院内北房高大,在当时肯定比一般民居要气派的多。这曾是高阳早期引领染织行业,最早使用提花的仝合织布厂老板,苏氏宅院。虽历经多年沧桑显得破旧,但却有着厚重的人文历史。院内槐树成荫,两方石桌凳摆放院中。整个大院除韩叔及老伴生活起居外,显得格外安静平和。

  我与韩叔的姑爷同在一所学校任教,文革中不正常的教学秩序,让我们和另一位书画爱好者有机会常聚于此院。来去之间自然有了许多与韩叔见面说话的机会。但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曾供职县粮食局。遇有闲暇,浓阴之下或屋中土炕,泡上一壶茶打发那无所适从的时光。兴致一来,炒盘豆芽,拌个凉菜,破天荒买上斤把焖子在院中的石桌上小酌,来一个品酒论绘花鸟草虫。切磋蝉翅如何画的透明,老虎的尾巴及蝈蝈的须不可任意弯曲,要坚挺有力。加少许荧光黄点老虎的眼睛,会更有神采等。那时虽年轻气盛,但也不胜酒力,杯酒下肚,心跳加快,面红耳赤。几曾醉酒后趴在石桌上的难堪境遇记忆犹新。

  韩叔喜欢养鸟,老槐树的枝杈上常挂着几个鸟笼子。有八哥、画眉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鸟,使这个小院更显得祥和富有生机。神奇的是,韩叔把鸟笼的门打开,鸟飞出后竟落在他的手上,然后把手一扬,再飞回鸟笼。我确信,像我这等急躁脾气的人是永远做不到的,佩服!

  当然我们最多的时间还是临摹画稿,把找来的画稿样本,挂在窗户上,再把白报纸钉上去拷贝。然后照原样把颜料全神贯注地涂在拷贝下来的画稿上。样本有花卉草虫四屏,三尺的上山老虎和一张在松枝上欲飞的雄鹰。为求渐变效果,掌握毛笔所含水分多少,常把蘸水的毛笔含在嘴里吸允后再蘸上颜色小心地涂在画稿上。虽不专业,画出来的成品还真有模有样。韩叔常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手执小茶壶出现在我们身后,默默的观看。虽不多说话,可还是夸奖我画的最好。闲谈中,他说民房挂虎是有很多讲究的,张着嘴的下山虎不要挂在居室内,要以上山虎为宜。曾有一次他很客气的向我们索要一张上山虎,让我题上乔迁之喜说要送给一个要搬家的老朋友。

  由于人事变动,学校搬迁,好多年与韩叔不曾见面。记得有一次,与韩叔同住一个村的老师转告我,韩叔有一事相求,让我带上笔墨去找他,我欣然前往。走进韩叔的院子,只见迎门新建一影壁,已让瓦工抹以白灰,不用说,来意自知了。环顾四周,依然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曾经小酌的石桌凳不复存在,那棵曾经挂鸟笼子的槐树已粗壮了许多。不出所料,韩叔见我到来,迎出屋门,把精心抄录在一个硬纸板上的《朱柏庐治家格言》递到我手里,叮嘱要全文写在影壁上。不要用简化字。问他为何写这等老句子,他郑重其事地说,现在的年轻人传统观念太差,要让正在上学的外孙念诵。文章虽老一些,内容精炼,也容易看懂。原计划摘录到“宜未雨而绸缪,勿临渴而掘井。”,想了想还是写全文最好。这对孩子们的成长和以后的生活是非常有意义的。书写的时候,韩叔为我沏好茶水放在一个小凳子上,摸着下巴一直陪在我身边。

  在我退休后的一天,座机铃响,对方的话音似曾相识。“我是你韩叔,这多年不见,想和你说说话”“哦哦”满是问号的我应付着,迟疑半晌才恍然大悟,然后是相互的问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在耄耋之年的韩叔心中还有一份念相。我心中很不平静,于第二天买上些果品几经打听在宏润小区找到韩叔的家。他显然很激动,招呼我坐下,唤出老伴与我相认。谈吐行动大不如以前,最多的话题还是谈论近几年的身体状况;“条件越来越好,身体越来越差劲,体弱多病”话语中流露着晚年的寂寞与凄凉。告别时,韩叔站起身执意送我,并让我带回些果品。我婉言谢绝,韩叔不舍的拉住我的手,因行动不便无奈的留住了脚步。

  我走到楼下,抬头仰望韩叔的楼舍,憔悴的韩叔已站在阳台上,举着颤抖的手向我告别。如今韩叔早已离世,仅以此篇短文寄托我的一份的哀思。

关于回忆人的感人故事:韩叔相关新闻

  • 写一篇幼儿欣赏的民间故事海力步
  • 寻找1990年《儿童文学》上江离的一篇小说《邂逅
  • 儿童节的故事 回忆红领巾精神
  • 有一部小说叫回忆什么 故事开头是说一女孩的妈
  •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有没有人推荐合适让人回忆童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