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

2020-03-06 00:34栏目:回忆的儿童故事
TAG:

  内容提示: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廖品蘭 花蓮縣明恥國小 ( 收稿日 期: 2000 年 11 日 16 日 ; 接受刊登日 期: 2001 年 02 日 6 日 ) 摘 要 本實驗研究旨在探討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的影響。 研究以台東市某國小二年級兒童為對象, 隨機分派為兩組, 一為實驗組接受戲劇教學, 一為控制組接受講述教學。 各組進行每週一次, 每次八十分鐘, 為期八週的教學活動。 研究結果發現在統計考驗部分, 戲劇教學對增進兒童的故事內容理解、 推論與判斷理解的整體效果, 並無顯著的影響。 然針對描述性統計資料的分析發現, 戲劇教學...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廖品蘭 花蓮縣明恥國小 ( 收稿日 期: 2000 年 11 日 16 日 ; 接受刊登日 期: 2001 年 02 日 6 日 ) 摘 要 本實驗研究旨在探討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的影響。 研究以台東市某國小二年級兒童為對象, 隨機分派為兩組, 一為實驗組接受戲劇教學, 一為控制組接受講述教學。 各組進行每週一次, 每次八十分鐘, 為期八週的教學活動。 研究結果發現在統計考驗部分, 戲劇教學對增進兒童的故事內容理解、 推論與判斷理解的整體效果, 並無顯著的影響。 然針對描述性統計資料的分析發現, 戲劇教學對兒童故事理解仍具有正向的影響, 其效果大多顯現在推論與判斷理解上, 且其對低語文成就兒童的故事理解較有助益。 在故事回憶部分, 戲劇教學對增進兒童故事回憶能力有顯著的效果。 扮演組兒童在回憶故事上的表現, 能回憶較多且較完整的故事內容。 在學習動機部分, 扮演組兒童在故事課上產生對閱讀較高的期望, 及較高的閱讀價值感與興趣。 文末, 研究者針對本研究的結果進一步加以分析, 並提出對後續研究的建議以供作參考。 關鍵字: 戲劇教學、 故事回憶、 故事理解、 學習動機、 語文科教學 壹、 緒論 一、 研究動機 自 從 John Dewey 和 Marietta Pierce Johnson 提出在教室中 使用 戲劇的教學方式 , 能 夠 使 學 習 更 加 的 有 趣 之 後(Nelson,1988), 這種教學的形式在 1960~1970年代, 曾在教育的領域中被倡導; 而近幾年中亦陸續有一些研究及教學方案探討戲劇活動與學習的關係。 關於戲劇性的故事扮演(story dramatic play)對兒童認知發展貢獻的探討, 在國外已有多位學者致力於相關議題的 研究 。 如 Pellgrini Galda 兩 位 學 者(1982;1984; 1985;1986;1993)深入探究戲劇扮演(dramatic play)對兒童的故事理解與回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08 憶的效果, 其研究結果指出透過戲劇扮演故事比透過討論故事, 更能提升兒童對故事的理解與回憶。 國內也有多位語文教學的專家提倡以戲劇的教學方式來拓展兒童的學習(林文寶, 民78; 范長華, 民 78; 徐守濤, 民 78; 胡寶林,民 83; 陳弘昌, 民 84; 張曉華, 民 85; 洪文珍, 民 86)。 這些學者認為戲劇活動能有效的提昇兒童的學習興趣, 並獲得良好的學習效果。 然國內此領域的研究多為小規模的試驗性教學報告, 並未有嚴謹的實驗教學針對戲劇在兒童認知發展上的效益做驗證性的探討(王華陵, 民 86)。 因此, 本研究嘗試提出『 戲劇』 教學方案並進行實驗教學; 以瞭解兒童在戲劇性的學習活動中, 是否能有更加的學習效果, 並為國內此一研究領域提供實徵性及本土化的參考依據。 二、 研究目 的 1.探討戲劇教學對於國小二年級兒童在故事理解表現上的影響。 2.探討戲劇教學對於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自由回憶表現的影響。 3.探討戲劇教學對於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學習動機上的影響。 貳、 文獻探討 一、 扮演與故事理解的關係 許多心理學家認為: 扮演能幫助兒童理解口語文字(Williamson Silvern, 1984)。 在扮演遊戲與故事理解的相關研究中, 許多研究結果支持: 扮演能幫助兒童形成較佳的故事理解能力(Christie, 1987)。 Slatz Johnson (1974)、 Dansky (1980)、 Pellgrini Galda (1982,1984,1985,1993)、 Silvern, Williamson, Waters(1983)等人指出, 想像遊戲(thematic fantasy play)較討論與畫出故事的方式, 更能幫助兒童進行故事理解。 兒童在聽完故事後進行扮演, 運用心智和身體動作來重構故事主角和事件, 能讓兒童對故事內容產生更好的理解。 因此給兒童實際扮演故事情節的機會, 能幫助兒童提昇其對故事內容的理解。 ( 一) 故事基模的激發與重組 故事基模(story schema)是引導人理解故事及結構的一種經驗法則(Bartlett,1932;引自林清山譯,民 84)。 在戲劇扮演過程中故事基模不斷的被觸發, 兒童依循基模所檢索出的線索(包括對於情節與事件的相關知識), 進一步專注於將角色與行為事件塑造成符合先前 經 驗 的 模 樣 , 來 幫 助 他 們 進 行 扮 演(Williamson, 1995)。 當兒童運用想像連結相關基模來進行動作模仿與表演時, 故事基模的激發與重組, 是兒童對故事了解的一個重要關鍵(Lillard, 1993)。 在扮演中兒童同時啟動各種基模來進行扮演, 而這些具有特殊意義的基模, 在扮演中不斷的被調適與重組; 這些被重組過或調適過後的基模群(schemata), 成為該兒童故事經 驗 中 的 特 殊 故 事 基 模 (special story schemata)。 因此扮演故事對兒童來說, 除了能 增 加 一 般 的 故 事 基 模 (general story schemata)外, 亦能夠幫助兒童形成融合扮演經驗的特殊故事經驗(Christie,1986)。 戲劇活動中的動作表演與場景兩大要素, 使兒童能透過動作類的基模(如: 情節基模、 嘗試基模)與背景類的基模(如: 事件基模、 場景基模)來理解表演的內容(Rumelhart, 1976; Mandler, 1984; 引自李秀美, 民 84)。Rumelhart (1976)亦認為讀者須透過「 情節基模」 (即: 情節中的動作、 目 的與企圖)、 及「 嘗試基模」 (即指主角的嘗試及結果)的運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09作, 來理解故事中的衝突與解決。 而 Mandler (1984)也提出故事的理解需依賴事件基模及場景基模。「 事件基模」 是指在某種特定情境下, 人類行動的順序, 是一種屬於時間性質的基模。 另外「 場景基模」 則是指特定情境的人、 事、 物等特徵與安排, 是比較屬於一種空間的(spatial schema)或視覺形式的基模(visual schema)。 透過上述的兩類基模的作用, 兒童能在扮演中透過表情動作、 演員的空間位置、 以及裝扮, 來進行對所扮演故事的理解。 ( 二) 戲劇結構與故事理解的關係 戲劇結構要素(包括: 行動順序、 動作、情緒激發等)能幫助兒童藉由動作順序來組織對故事的概念, 透過動作與情緒的激發來理解故事內容。 兒童在扮演中依循結構性的動作順序來進行假扮, 而此戲劇結構的順序能幫助兒童成對故事結構順序的概念, 使兒童能夠藉由事件發展的前後順序來理解故事(Christie, 1986)。 扮演者透過對話與動作的組合, 形成一連串有順序故事腳本(script), 此一戲劇結構的形成, 能幫助兒童了解其所扮演故事的行動順序與角色前後行為的各種關係, 而能獲得組織故事概念的能力。 再則, 肢體動作對故事的詮釋可以幫助兒 童了 解 故 事內 容。 就記 號理 論 的 觀 點(semiotic theory)而言, 扮演中的非語言要素是運思的一種重要的媒介, 其能增加扮演者對於文本的瞭解(Wilhelm, 1995)。 表演者運用 身體移動和臉部表情來傳達彼此間的訊息, 藉由聲調、 姿勢等象徵符號將靜態的文本塑造成具體的、 影像式的情境、 以及充滿個人特質的故事形象(Rains Isbell, 1994)。戲劇扮演透過想像行動來表達故事的動作與情緒, 在此個人內在經驗與真實世界中的經驗得以獲得協調。 另外, 扮演所引發的情緒經驗, 能幫助兒童理解故事角色的感受以及其行為的動機(Wilhelm,1995)。 扮演者在扮演後對故事角色的遭遇, 產生『 如同身受』 的體悟, 透過肢體動作來呈現事件與情緒, 能超越口語的極限大幅度的引發各種經驗感受(王行、 鄭玉英, 民 85)。 這種透過動作來展現思想與情緒的戲劇要素, 能使兒童更可以理解與推論故事觀點。 ( 三) 扮演的社會互動歷程與故事理解 戲劇的社會互動歷程能幫助兒童整合個別的觀點、 進行後設溝通及合力填補故事空白部分(filling gaps)。 經由此歷程能使兒童較深入的推論與判斷故事概念; 另外亦能使低語文能力學生獲得高能力者的協助, 使其提昇故事理解的能力。 戲劇扮演的社會互動歷程能幫助兒童整合個別的觀點, 而觀點的整合是故事理解的重要因素(Pellegrini Galda,1982、 1984)。Pellegrini Galda (1982,1984)指出戲劇扮演能有效的提昇兒童故事理解能力的原因, 乃基於扮演的歷程幫助兒童整合他人不同的故事觀點。 其認為講述教學組兒童對故事的看法就比較單面向, 因其故事觀點的形成是完全個人中心式的, 並不一定要接受別人的觀點, 因此較缺乏多元的觀點; 而扮演組卻可經由活動歷程, 獲得較為廣泛的思考觀點。 再則, 扮演中所使用的後設溝通可以幫助兒童理解故事的觀點(郭靜晃, 民 81)。 扮演時同儕的語言溝通互動, 經常是一種調節衝突及執行扮演的對話, 而這種後設溝通是學習與理解故事的重要因素。 另外, 後設溝通的過程亦能幫助低語文能力兒童提昇其對故事的理解力, David Booth(1985)認為戲劇活動對低閱讀能力者的教育效果特別好(引自 Kular, 1987)。 此效益可能來自於扮演歷程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10 中的語言互動的效益, 誠如 Vygotsky (1978)所謂: 在假扮的世界中兒童的認知能力得以提昇 至 潛在 發 展 區 (the 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 再加上高能力兒童透過語言互動溝通的協助下, 更能使低語文能力兒童提昇其對故事的理解能力(Lillard,1987)。 另外, 兒童合力填補文章中的空白部份使扮演順利進行, 亦能幫助兒童深入的瞭解故事。 故事中常有許多部份, 作者並沒有交代的很清楚, 當兒童要進行扮演時, 他們必須弄清楚許多事情, 比如: 角色的特徵、 穿著、 裝扮、 口音、 和他所處的環境, 以上這些在故事中沒有詳細敘述的, 就必須透過讀者對故事中的暗示進行連結與想像, 創造出屬於他們的故事觀點(Wilhelm, 1995)。 二、 戲劇教學與故事回憶的關係 戲劇扮演歷程能增進兒童回憶的技巧包括: 語文精緻化策略與形成視覺心像。 另外戲劇活動能幫助兒童依照故事扮演腳本的形式來回憶故事, 使兒童能有順序的、 有組織的回憶故事。 戲劇本身就是一種精緻的語言活動。 表演者運用符合角色的語言和聲調來對話, 以及使用較文學性、 及符合文章脈絡的語言來重構故事, 就如同對故事內容的『 精心覆誦』(elaborative rehearsal), 當故事語言能夠透過較高級的登錄方式加以儲存, 檢索的效率也會提高(Vedeler,1997, 洪蘭, 民 84)。 再則, 戲劇能使故事附加上肢體表演的視覺映象, 此視覺映象(visual imagine)可以幫助兒童檢索有關故事內容的訊息, 而形成較佳的回憶。 許多心理實驗結果支持學生在記憶文學作品時, 若能對作品中所描述的事件形成視覺映像的話, 將有助於記憶( 施良方, 民 85; 洪蘭, 民 84)。 Meringoff(1980)曾以電視影片作為呈現故事的工具, 進行對七歲半至九歲半兒童的實驗, 結果發現兒童記得較多故事中有關動作的劇情, 且較能以視覺影像來推理( 引 自 李秀美, 民 84)。Murachver, et al.(1996)則認為扮演的直接經驗, 能幫助兒童獲得對於故事視覺以及動覺的相關線索, 使兒童記得較多的故事內容。因此, 戲劇活動藉由扮演過程重現故事的情境﹐ 能幫助兒童形成對故事情節的視覺心像﹐不但協助兒童拓展對故事情境認知, 亦可以幫助兒童理解和記憶故事。 另外, 有許多學者主張人們是透過故事基 模 (story schema) 和 故 事 文 法 (story grammar)來記憶故事(林清山譯, 民 84)。 當記憶故事時, 故事基模能作為編碼與檢索的機制(retrieval mechanism)。 故事基模能引導個體產生對於故事的預期想法, 使其得以重構故事的訊息並將其轉換成故事情節, 而被促發的基模(activated scheme)也同樣的會主動幫助讀者推理故事中的重要情節, 並組織劇情的片段(Bartlett, 1932;引自林清山譯, 民84)。 而透過故事文法的運作, 兒童亦能對故事進行有組織的記憶。 透過故事主要背景、引發事件、 內在反應、 嘗試、 結果、 回應的結構, 除了能幫助其理解故事外, 更能使兒童 有 組 織 的 回 憶 故 事 事 件 (Mandler Johnson, 1977; Stein Glenn,1975)。 另一派學者, 如 Black Wilensky (1979)和 Bower, Black Turner(1979)主張人們對於故事的回憶是運用『 刻板化的行動順序』(stereotypical action sequences)或者稱為劇本(script), 來協助故事的記憶( 引自陳淑琦,民 73)。 因此戲劇扮演所形成的個人化的故事腳本, 可以有效的幫助兒童, 依照故事發生的順序來回憶故事事件。 兒童的回憶內容會比較具有結構性以及順序性。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11三、 戲劇教學與學習動機的關係 戲劇活動可以幫助兒童實現自我與發展對於文章的反應, 而且戲劇活動強調兒童的自發性反應, 在扮演過程中, 兒童感受到有趣、 自我效能與滿足感。 在動機與表現中,個體的『 自 我效能』 (self efficacy)與自 我控制的知覺特別重要, 因為兩者均會增進對於學習的自我引導, 改變對學習的價值與期望。 故事戲劇化可使兒童在角色的替代性經驗中去學習, 經歷別人的感受並拓展其生活觀點; 而在小組的互動中, 兒童藉由觀察別人的表現, 可使他們相信自己也有能力完成角 色扮演。 透過這種替代性經驗(vicarious experience)的學習, 能提昇兒童的自 我效能感 , 使 他 們 相 信 自 己 是 有 能 力 的(Bandura,1982; 施良方, 民 85)。 另外, 兒童在戲劇遊戲中扮演別人時,必須有自我控制的能力。 在扮演過程中角色世界與真實自我轉換, 除了瞭解角色與自我的差異外, 更需要瞭解角色的特質與需求,以及自己應該扮演的方式。 這樣的努力不但增強孩子對於自我控制的能力, 同時也引發內在的興趣(Vygotsky,1978)。 扮演遊戲讓孩子變的更有能力, 兒童以認知策略去運思 『 假裝的世界』 與『 真實的世界』 之間的差異;在遊戲的情境脈絡中, 兒童可以在『 本我』和『 假裝的我』 之間作自由的轉換, 而激發出潛在的能力, 這種假扮的情境可以鷹架(scaffold)起兒童認知發展的潛在發展區域(the 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 透過想像扮演的方式引發兒童較高層次的認知發展(Lillard,1993), 而能提昇其認知的發展。 動機亦來自於個體在想像扮演中的滿足感與樂趣。 兒童對於戲劇扮演的成就感, 乃因為他們可以用拿手的方式( 假扮與想像)去實作與實現。 在扮演中, 兒童發現自己可以輕易的成為某人的化身( 如: 超人、 公主、精靈), 他可以滿足於自己的成就中, 享受『 變身』 的樂趣( 郭靜晃, 民 81)。 再則,團體扮演的歷程中, 一些自發性的創作與偶然的發現等因素, 豐富了 戲劇活動的有趣性, 因為在活動中沒有人能準確的預測到會產生何種觀點, 也因此充滿了趣味性, 互動性與挑戰性(Maley Duff ,1993)。 綜合上述文獻回顧, 本研究進一步以實證的觀點探究戲劇活動對兒童的認知能力的影響。 參、 研究方法與步驟 一、 研究對象 基於戲劇活動符合小學低年級教學活潑化的需求, 以及為避免一年級兒童剛入小學的學習不適應而干擾實驗效果, 本實驗研究選取台東市某甲國小二年級全體兒童(共 41位)為實驗對象。 研究者在取得學校行政的同意與支持下, 依研究需要進行編班工作, 將受試者依性別、 族別、 學業成就等項為分派標準, 進行分班工作。 在分派樣本的過程中,以分層隨機分派的方式隨機將受試者分派至甲、 乙兩班並隨機抽取其中一班作為本實驗教學的對象。 二、 實驗設計 本研究採用等組後測的實驗設計方式。以立意取樣方式決定樣本後, 進行分層隨機分派為兩組。 實驗組接受戲劇教學; 控制組接受傳統的討論教學。 在每週教學結束之後進行立即後測, 並於隔週進行延宕後測, 以了解教學的持續性效果。 本實驗設計模式如表一﹕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12 表 一 : 本 研 究 之 實 驗 設 計 模 式 組 別 隨機 分 派 變 項 實 驗 組 R O1 控 制 組 R O2 說明如下: R: 指隨機分派樣本的處理。 X1﹕ 指戲劇教學。 X2: 指講述教學學。 O1O2﹕ 表示控制變項的前測作業﹐ 包括『 修訂畢保德圖畫詞彙測驗』、『 兒童口語表達能力測驗』、『 國語文成就測驗』。 O3O4﹕ 表示實驗的立即後測, 為『 故事理解測驗』、『 故事自由回憶』、『 故事教學回饋問卷』、『 兒童學習動機晤談問卷』。 O5O6﹕ 指於實驗結束後四週『 故事理解測驗』 的延宕後測。 控 制 實 驗 處理 X1 X2 立 即後 測O3 O4 延宕後 測O5 O6 三、 研究工具 ( 一) 實驗材料: 本研究所使用實驗教材的故事, 以下列兩項標準作為選擇的標準: 1.選擇正向教育價值且擁有適當長度與複雜度的故事, 以適合七歲兒童的程度。 2.選擇兒童熟悉的故事人物與具有動作情節描述與對話的故事, 以配合戲劇活動的需求(莊瓊慧, 民 83; 孫澈,民 66)。 基於上述理由, 研究者乃採用智茂文化公司出版的翻譯童話故事系列的「 小麥找朋友」、「 學做鄉下狗」、「 西西的水龍頭」、「 跟隨領袖」、 「 獅子的午餐、 「 哇! 有跳蚤」、「 家有寶貝」、「 遲到大王」 等八篇故事, 作為本研究的實驗教材(實驗教材基於篇幅考量, 此略)。 ( 二) 測驗工具方面 故事理解測驗: 研究者依據 Gagne (1985)閱讀理解的理論, 將理解區分為: 記憶 ( 字面理解)、 推理、與評論( 批判理解) 三個層次( 引自蔡銘津,民 84)。 再以選擇題的方式編製符合上述三1. 個層次的測驗。 在預試資料的結果分析後,獲 得 本 故 事 理 解 測 驗 的 庫 李 信 度 為(KR20= .6~ .83)。 本測驗採用團體測量方式,於每週教學結束後立即施測。 答案的計分方式為, 答對一題得 1 分, 答錯則為 0 分, 最高分數為 15 分。 測驗分數的計算為利於統計分析, 將所測得的分數轉換以 100 分為基準加以計算。 故事回憶測驗: 本研究的故事回憶採用讓兒童自由回憶的方式, 由兒童在故事教學結束後, 對故事內容進行自由回憶。 施測方式採個別施測,於故事教學後隔天至下週教學前的期間進行測驗。 故事的自由回憶評量分數, 透過故事重點概念的回憶量與故事架構來進行分析。研究者依據受試者所回憶的故事重點概念(main idea)數量, 來了解兒童能回憶多少故事內容, 受試者在重點概念部分的得分越高, 代表其故事的回憶能力越好。 該項目的評分者間相關係數在.85-.93 之間。 另外, 研究者參考 Jax (1988)的故事架構層次的型態(包括對主角、 地點、 行為、 因果關係、 行為2.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13順序與數量等項)是否有回憶到, 或回憶的不完 整 及 完 整 的 評 分 標 準 ; 與 Stein Glenn(1979)的故事六大類別(背景、 引發事件、 內在反應、 嘗試、 結果、 回應)六大類別,發展出本研究所適用 的故事結構分析標準(引自陳淑如, 民 85; 林玟蕙, 民 84), 該項目的評分者間相關係數在.78-.90 之間。 個人的得分乃採計受試者在故事結構各分項上累計的得分加以統計。 學習動機測驗: 本研究以『 故事教學回饋問卷』、 與『 兒童學習動機晤談問卷』 , 來收集受試兒童對故事教學的反應與動機信念。 故事教學回饋問卷採用 Pintrich McKeachie(1989)所提出學習歷程中三個重要的動機成分(價值、 期望、情感)為基本的層面, 以閱讀的興趣、 閱讀的價值、 閱讀的挑戰為量表的三項目, 參考林建平( 民 83) 所編製的閱讀態度問卷, 並加以修改其題目文字, 以符合本研究的需要及利於國小二年級兒童理解與閱讀。 本量表採三等分型式, 由受試兒童依據題目的敘述挑選合適的等級來作答。 答『 對』 得 3 分;答『 都一樣』 得 2 分; 答『 不對』 得 1分。 問卷的題目共有 20 題; 以團體施測方式進行, 作答時間並不特別限定, 於實驗教學結束的當週進行施測。 另外, 在兒童學習動機晤談問卷部分以開放性的問題為主, 於實驗教學結束的當週進行, 採個別晤談方式進行, 每位受試者約需 5-10 分鐘的時間。 4. 修訂畢保德圖畫詞彙測驗(PPVT-R): 本研究為了解受試者在語文智商的部分是否有差異, 於前測進行『 修訂畢保德圖畫詞彙測驗』, 以了解其差異。 兒童口語表達能力測驗 本研究為瞭解受試樣本的口語表達能力是否有差異, 以中華行為科學社(民 83)修訂之『 兒童口語表達能力測驗』 進行前測。 3. 5. 6. 國語文成就測驗 本研究為了解受試者在國語文成就上是否有差異, 採用周台傑 ( 民 81) 所編制的 『 國民小學國語文成就測驗』 (一年級部份)來進行前測。 四、 研究程序 1. 預試教學 研究者對台東市某乙國小與某丙國小的二年級兒童進行預試教學與故事理解測驗的預試, 以了解研究設計是否需要修正。 預試結果發現研究教學程序並無不適當的地方,唯需注意的是戲劇教學組的時間掌控。 在故事理解測驗上, 兒童都能了解故事測驗的文字描述方式, 而且不排斥在口語回憶故事時進行錄音。 在故事理解測驗的預試方面, 獲得測驗的庫李信度, 信度係數範圍在.6-.83之間。 2. 實驗教學 研究者利用每週二的兩節國語課時間,對實驗組與控制組學生進行每週兩節課, 連續八週的實驗教學。 基於研究設計的嚴謹性, 本研究所採用的戲劇活動較接近於詮釋劇(interpretive drama)的方式, 在此活動中學生並不進行即興創作與改編故事, 而仍依故事 內 容 及 故 事 的 脈 絡 進 行 角 色 扮 演(Hoskisson, 1987)。 教學活動的流程為: 討論故事、 暖身活動、 小組角色扮演、 活動檢討的程序進行(張曉華, 民 85)。 a. 引起動機: 老師透過說故事並展 示故事圖片來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 b. 發展活動: 討論與暖身活動---故事內容的討論( 角色特徵、 情節場景、 衝突與解決、 角色的動機、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14 與角色的情緒)。 c. 分組排演: 活動之初老師介入較多, 協助活動的進行; 在學生熟悉活動流程之後, 老師介入的成分逐漸減少。 d. 分派角色: 老師介入角色的分派,指派學生扮演某個角色; 若有學生自 願扮演某角色, 則老師扮演協商的角色, 以協助活動得以順利進行。 e. 計畫演出: 由小組相互討論計畫角色扮演的方式。 f. 模仿表演﹔ 小組進行自 由的角色扮演遊戲, 以故事內容為進行的主軸, 進行故事情境的重現活動。 g. 上台表演( 發表活動) ﹔ 由各組輪流上台進行表演活動。 h. 扮演後討論: 在扮演活動結束後,老師帶領學生進行故事扮演的檢討, 與心得的分享。 i. 綜合活動﹕ 輪流發表自 己的感想 (結束活動)。 而講述教學組的教學流程為: 引起動機---發展活動---結束活動。 在引起動機部份,同樣的由老師說故事開始。 在發展活動部份: 以師生問答方式進行討論故事內容, 並進行個別的看圖說故事, 然後結束活動。 討論教學組與戲劇教學組教學程序上最大的差異性, 講述教學組以師生問答的方式進行問題的討論, 且為大班教學的模式; 而戲劇教學的方式透過角色扮演, 以小組團體扮演的方式整合個體間對故事的不同詮釋, 形成一個扮演的共識, 使兒童獲得更多元角度的思考。 五、 資料處理 本段針對研究資料分析的方法進行說明。 1. 以 平均 數分析兩 組兒童的 語文 智商、 口語表達能力、 國語文成就測驗的分數,以瞭解樣本特性。 2. 以獨立樣本 t 考驗法, 考驗實驗組兒童在故事理解測驗的立即測驗與延宕後測的表現上, 是否優於控制組。 3. 以獨立樣本 t 考驗法, 考驗實驗組兒童在故事自由回憶的重點概念與故事結構上的表現, 是否優於控制組。 4. 以無母數分析之曼惠特尼 U 考驗檢測, 實驗組兒童在故事學習動機上, 是否優於控制組。 肆、 研究結果 一、 兩班兒童故事理解能力比較 ( 一) 故事理解的立即效果: 1.兩班所得各分次測驗的平均分數, 如下圖一: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69747984T1T2T3T4T5T6T7T8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EC 圖 一 : 兩 班 故 事 理 解 測 驗 平 均 數比 較 圖 說明: E 代表實驗組; C 代表控制組。 從故事理解測驗平均數的比較上來看,實驗組在八測驗中的得分, 皆高於控制組;代表透過扮演活動, 兒童在所有測驗上的答對率皆高於講述教學組。 再比較兩班得分的差距, 發現除第八次測驗外, 自第四次測驗開始, 兩班得分差距越來越大; 顯示在實驗持續至第四週之後, 扮演組在故事理解上的表現開始大幅度的增進, 尤其在第六次與第七次的測驗上, 分數差距的升幅最明顯, 顯示實驗至第六週、 第七週扮演故事對兒童故事理解的效果逐漸顯現。 為檢測這樣的差異狀況是否符合假設所預期: 實驗組得分顯著優於控制組。 兩班得分以獨立樣本 t 考驗進行分析, 考驗結果列於下表二 表二: 兩班故事理解測驗平均數考驗摘要表 T 1 T 2 T 3 52.1 1 62.8675.1 964.3816.59 23.9710.7622.1 0控 制 組 (M) (Std) 16.92 25.56T 值 0.05 0.45df 39 39 p 值 Sig   說明: ** 代表 P.01 水準;  代表沒有顯著差異。 測 驗 次 序 實 驗 組 (M) T 4 T 5 67.9024.8062.5523.1 70.8438 .41  T 6 60.2717.0650.4527.971.4740 .15  T 7 76.48 61.1 8 14.31 21.1 1 59.44 55.52 23.27 17.75 2.73 0.93 39 .009 ** T 8 (Std) 51.87 59.1 073.9220.880.2640 .80  60.7123.600.5638 .58  37 .36  .96 .66 研究結果顯示兩班學生在故事理解測驗上的得分, 八次測驗中只有第七次測驗兩班的差異達到顯著水準(t=2.73, p.01), 其餘各次並無顯著差異。 2.兩班高低分組的實驗效果 審視前測的數據資料, 兩班學生在前測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16 之國語成績雖具備同質性, 但其國語成績的分佈卻是形成雙峰現象, 因此研究者將兩班理解測驗成績, 進一步以國語成績為標準,再細分成兩群: 高分組、 低分組( 國語成績低於 70 分者為低分組、 高於 70 分者為高分組) 比較兩組在故事理解得分的差異情形(參見圖二、 圖三)。 由圖二、 圖三的趨勢比較上來看, 在高分組部份: 前三次測驗兩組得分的高低情形並不穩定, 但自第四次測驗以後實驗組的得分皆比控制組高。 在低分組方面: 八次的測驗結果實驗組都高於控制組。 且低分組兩班平均分數的差距比高分組來的大, 這樣的現象顯示戲劇教學比討論方式對國語文能力較差兒童的助益較大, 能幫助他們提昇其故事理解能力 0100T1T2T3T4T5T6T7T8 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HEHC 圖 二 : 兩 班 高 分 組 八 次 測 驗 平 均 數比 較 圖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170100T1T2T3T4T5T6T7T8 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LELC 圖 三 : 兩 班 低 分 組 八 次 測 驗 平 均 數比 較 圖 說明: HE 代表戲劇教學的高分組; HC 代表講述教學的高分組 LE 代表戲劇教學的低分組; LC 代表講述教學的低分組 3.故事推論與判斷理解的實驗效果 兩班推論與判斷理解部份的得分, 結果呈現於圖四 圖四: 兩班故事推論與判斷理解平均數比較圖 上, 發現實驗組得分都比控制組高, 而自第從兩班推論與判斷理解平均數比較圖080T1T2T3T4T5T6T7T8 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EC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18 四次測驗開始, 兩班在推論與判斷理解上的得分差異有逐漸擴大的趨勢, 至第八次測驗時差異又拉近。 此結果代表戲劇教學的對於兒童推論與判斷理解的效果, 有隨時間的增加而逐漸增加的現象。 研究者進一步以獨立樣本 t 考驗分析,來比較此差異是否達到統計顯著水準, 結果詳列於下表三: 表三: 兩班推論與判斷理解平均數考驗摘要表 T 1 T 2 T 3 32.95 44.0053.5042.8013.65 17.539.6218.04控 制 組 (M) (Std) 14.51 18.33T 值 0.33 0.46 df 39 39 p 值 Sig   說明: ** 代表 P.01 水準;  代表沒有顯著差異。 測 驗 次 序 實 驗 組 (M) (Std) T 4 T 5 52.5021.5748.1 020.560.7838 .44  T 6 40.7016.4333.0022.361.38 40 .17  T 7 55.90 39.00 11.34 14.88 41.1 0 34.40 17.1 5 12.40 2.9 1.04 39 .006 ** T 8 31.64 41.4051.6016.210.4440 .67  38.7019.750.7538 .46  37 .30  .75 .65 習故事的延宕性的效果。 測驗篇數的選取,考量測驗的時間與實驗順序, 選擇第二、 四、六、 八篇故事做延宕後測。 延宕後測兩班得分情形如下圖五 表中 顯示只有第七次測驗達到顯著差異, 其餘各次並未達到顯著性的差異。 ( 二) 故事理解測驗的延宕效果 兩班兒童在接受實驗處理兩週後, 再次接受相同的故事理解測驗, 用以了解兒童學 164677073T22T44T66T88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EC 圖五: 兩組延宕後測平均數比較圖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19說明: T22、 T44、 T66、 T88代表第二、 四、 六、 八次測驗的延宕後測。 由圖五可發現, 兩班延宕測驗的得分表現, 發現仍存在扮演組測驗得分高於講述教學組的現象, 並沒有因時間延長而有所影響。 比較此差異是否如研究假設的預期, 以獨立樣本 t 考驗計算之, 統計結果列於下表四: 表 四 : 兩 班 故 事 理 解 延宕 後 測 平 均 數考 驗 摘 要 表 測 驗 次 序 T 2 2 實 驗 組 (M) (Std) 12.38 控 制 組 (M) (Std) 23.76 T 值 0.25 df 40 p 值 Sig  說明:  代表沒有顯著差異。 結果顯現故事理解的延宕性效果上, 戲劇教學組並未顯著的優於講述教學組。 綜合上述, 戲劇教學對兒童故事理解的增進並沒有完全獲得統計顯著度的支持, 在延宕效果上亦無明顯的效果; 然根據描述統計資料顯示實驗組得分在各次測驗上都比講述教學組高的現象, 顯示戲劇教學對兒童故事理解仍有正面的影響。 T 4 4 70.1 5 16.89 63.1 4 20.73 1.17 38 .25  T 6 6 64.31 15.1 9 56.27 19.45 1.36 39 .18  T 8 8 59.1 9 19.85 55.49 19.75 0.58 40 .57  60.90 59.38 .80 二、 兩班兒童故事回憶能力比較 ( 一) 口語回憶重點概念 口語回憶的重點概念是指兒童所回憶出的故事中, 所包含故事中重要概念的數量,用來探討兒童回憶故事的完整性。 本研究挑選第三、 五、 七篇故事, 做為口語回憶的故事測驗。 兩班在故事回憶重點概念上的得分情形(如圖六), 發現實驗組兒童在口語回憶重點概念的數量上比講述教學組多。 為了解此差異現象是否達到顯著性差異, 研究者進一步以獨立樣本 t 考驗分析進行分析, 結果如下: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20 010203040V1V2V3測驗次序測驗平均分數EC 圖六: 兩班口語重點概念得分比較圖 說明: V3、 V5、 V7分別代表第三、 五、 七篇故事的口語重點回憶量 表五: 兩班口語回憶平均數考驗摘要表 T 3 測 驗 次 序 T 5 T 7 實 驗 組 控 制 組 t 值 df P 值 Sig 說明: T3、 T5、 T7分別代表第 3、 5、 7 篇故事的口語回憶測驗 **** 代表 P.0005 水準; ** 代表 P.01 水準;  代表沒有顯著差異。 研究結果發現兩班在第三篇故事與第七篇故事的口語回憶表現的差異達到統計顯著差異的水準, 而在第五篇故事上雖未達到顯著差異水準, 然其平均數的差異(p=.06)亦相當接近顯著差異的水準, 換言之, 戲劇扮演能幫助兒童回憶較多的故事重點概念。 ( 二) 口語回憶的故事結構部份: 30.75(9.78) 28.90(8.54) 26.80(8.08) 20.1 0(8.92) 3.65 39 .001 **** 23.67(8.1 6) 1.98 38 .06  19.50(8.00) 2.87 38 .007 ** 比較兩班在故事結構部份的得分情形,發現實驗組在三次測驗故事結構得分都比講述教學組高, 而在第三與第七篇故事上, 兩班的得分差距比較大。 研究者進一步以獨立樣本 t 考驗分析此差異是否達到統計顯著水準。 結果呈現於下表六: 表六: 兩班故事結構平均數考驗摘要表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21測 驗 次 序 T3 T5 T7 控 制 組 實 驗 組 9.21 (3.52) 8.05(2.92) 8.05(2.08) 5.30(2.64) 6.42(2.99) 5.47(1.46) t 值 3.94 1.74 4.43 df 37 38 37 p 值 Sig .000 ***** .091  .000 ***** 說明: **** 代表 P.0005 水準;  代表沒有顯著差異。 研究結果發現, 兩班在故事回憶的結構分析上, 在第三、 第七篇故事達到顯著性的差異水準, 戲劇教學組兒童回憶故事的結構性優於講述教學組, 大部分獲得統計檢定上的支持。 另外, 研究者分析兩班在故事回憶結構上的差異, 以答對的人數比例來區分, 則發現實驗組兒童比控制組回憶出較多角色行為動 作 的 數 量 (E=72%,C=35%) 與 因 果 關 係(E=92%,C=56%) 、 以 及 角 色 內 在 的 反 應(E=57%,C=25%)。 換言之, 扮演組兒童的口語回憶優於控制組, 而且能回憶出較多的角色動作與行為的因果關係, 以及角色的內心反應。 綜合上述, 實驗組經過戲劇教學的過程後, 其故事回憶的組織性與內容的完整性,顯著的優於控制組, 特別在角色行為的部分回憶比講述教學組好。 三、 兩班兒童學習動機比較 ( 一) 兩班在故事教學回饋問卷上的差異情形: 研究者透過兒童所回答的故事教學回饋問卷的資料, 分析兩班兒童在故事學習上的動機是否有差異。 兩班得分以無母數分析之曼惠特尼 U 考驗分析, 用以檢定假設 3。 結果呈現於表七, 兩班在故事教學回饋得分,達到統計上的顯著性。 假設 3 獲得統計上的支持, 代表戲劇教學組兒童在故事學習上的動機較講述教學組強烈。 表七: 兩組學習動機平均數比較( 曼惠特尼 U 考驗) 組 別 人 數 平 均 等 級 U 值 Sig 實 驗 組 20 28.20 66.00 .000 *****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22 控 制 組 21 14.1 4 說明: ***** 代表 P.0001 水準 20)最有效果, 兩班得分差距最大; 在閱讀興趣(6、 18、 19)與閱讀價值(第 2、 7、 8 題)部份, 扮演組雖優於講述教學組, 但差距較不明顯。 下列呈現兩班在故事教學回饋上的表現情形:進一步比較兩班在學習動機回饋問卷上得分情形( 參見圖七), 實驗組的得分(除了第 4、 5 題外)都高於控制組。 分析兩班在每個題項上的表現, 發現故事扮演的過程對於提升兒童的閱讀挑戰(第 11、 12、 13、 15、 16、 題次各題累加總分EC圖七: 兩班學童學習動機的平均數比較圖 說明: E 代表實驗組兒童學習動機各題上得分平均數 C 則代表控制組的得分平均數 ( 二) 兒童學習動機晤談問卷分析 根據本研究的晤談資料發現, 兩班兒童對故事課都呈現感興趣的現象, 唯講述教學組在:「 是否願意再上這樣的故事課? 」 表現出較保留的態度, 有幾位學生回答不願意,其所持的理由認為: 故事課並沒有學到認字與寫字, 感覺沒學到東西。 而扮演組兒童則全部都表示願意再上這樣的故事課。 另外,當問到:「 討論(或扮演)故事有什麼幫助時? 」 扮演組兒童認為扮演能夠讓他們學到如何表演、 及會更了解故事; 而講述教學組兒童則認為問問題可以幫助他們了解故事。在此兩班兒童都認為教學處理能夠幫助他們了解故事。 然而當兒童被問及:「 在故事課中你最喜歡做什麼? 」 時, 扮演組兒童的回答則呈現對故學學習較高的主動性, 例如:「 表演很好玩, 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可以和同學合作、 可以在表演的時候說故事給人家聽」,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23在此, 扮演組兒童認為表演的歷程是有趣的, 而且可以從中學到東西。 講述教學組兒童則大多回答, 在故事課中他們是在聽老師講故事, 回答老師的問題。 從晤談資料的分析中, 可以發現扮演組兒童在繼續上故事課的意願高於講述教學組, 且在故事課的學習中保持較高的自主性。( 晤談資料, 詳參廖品蘭, 民 88) 伍、 討論與建議 一、 戲劇教學對增進兒童故事理解的效果 ( 一) 對故事理解的效果 在故事理解的整體效果的評估上, 發現除了第七次測驗, 扮演組顯著的優於講述教學組外, 在其他測驗上的得分以及在推論與判斷理解、 延宕理解的部分, 並未顯著的高於講述教學組。 結果顯示戲劇教學並未讓兒童在故事理解的表現上顯著優於講述教學組。 研究者推論此現象可能導因於兒童故事基模發展完成、 試題的題數太少、 試題缺乏區辨力、 測驗題本身的限制性、 及實驗教學時間過短等因素, 以下分別討論之。 本研究的故事理解部分並未產生顯著性差異, 可能源自 兒童認知發展上成熟的因素。 Pellegrini Galda(1982)的研究發現二年級的孩子在經過扮演遊戲之後, 並未像學前兒童一般, 在故事理解上有顯著的差異。 其認為二年級的兒童認知發展較學前兒童成熟, 因此能透過複雜的故事基模來了解故事。 Christie(1987)也持相同的觀點, 認為成熟的因素使主題想像遊戲(FTP)對二年級兒童故事的理解不再那麼有效。 兒童可以成功的藉由這種故事基模來理解故事, 不需要經由扮演才能理解故事。 是以本研究中兩組兒童有可能已發展出完整的故事基模來理解故事, 扮演歷程對理解的助益有限。 因此, 建議後續研究能將故事基模的發展列入研究的控制變項, 以了解扮演對故事理解的助益。 另一項可能的原因來自 測驗工具的問題。 或許是題目數量太少的緣故, 本研究每篇故事測驗僅 15 題測驗題, 題數偏低, 因此不容易彰顯實驗效果。 或由於題目缺乏區辨力, 無法區分出兒童理解程度的高低; 本研究在編製理解測驗時, 考量兒童答題的興趣, 保留一部份難度較低的題目, 以鼓勵學生作答, 因此使難度較高或適中的題數減少, 而可能使試題區辨力降低, 實驗效果不容易顯現。 另外可能由於四擇一的選擇題具有一定的限制性, 無法準確的測量出兒童對故事理解的差異。 值得注意的現象是, 戲劇扮演組兒童在第七次故事理解測驗上顯著的優於講述教學組兒童。 此結果若以描述統計資料來分析,發現扮演組的故事理解測驗得分隨著實驗的次數增多, 而逐漸與講述教學組得分差距加大, 並在第七次測驗上扮演組兒童的得分顯著的高於講述教學組, 可見實驗效果隨實驗次數的增加逐漸顯現出來。 而第八次測驗分數下降, 可能由於第八次實驗教學在月 考前一天進行, 兒童的情緒受到影響, 在教學過程中較無法專注、 而回答理解測驗問題時,也較缺乏耐心; 因此除了 月 考的因素干擾外, 可見到隨實驗次數的增加, 兩組的差異逐漸加大的現象。 在實驗次數上建議後續研究者能增加實驗教學的週次, 並注意避免實驗時間不當的影響, 或能顯現出實驗效果。基於上述的原因, 發現戲劇教學的效果無法突顯出來, 建議後續的研究者能控制故事基模發展的變因、 及改善試題的測驗方式、 增加測驗題數、 避免外在因素的干擾; 並能延長教學方案的實驗時間, 或能顯現出實驗的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24 效果。 ( 二) 戲劇扮演對故事的推論與判斷理解之影響 本研究結果顯示戲劇教學對孩子判斷與推論理解之影響並未達到統計的顯著水準,此研究結果與 Bidwell(1990)和 Carroll(1978)的研究結果不符。 在 Bidwell (1990)的觀察研究中發現, 兒童在準備扮演的當刻, 能對故事問題及概念有較佳的理解能力。 例如: 兒童會產生這樣的疑問:「 為什麼他會這樣做? 」、「 那個男孩真是愚蠢」 , 還會不斷的提醒其他人如何進行扮演。 Bidwell 認為戲劇扮演幫助兒童評價、 與推論故事觀點,而能增進閱讀理解的能力 。 另外, Carroll (1978)亦指出七歲的兒童能夠在戲劇的教學中, 透過語言的投射(projective)來想像自 己成為主角, 進而分析情境、 了解角色的情感和動機, 而能對故事有較佳的推論與判斷理解(引自 Verriour,1985)。 此研究結果的出入可能在於本研究以兒童對故事情節判斷和推論的正確性做為效標, 而 Bidwell (1990)與Carroll(1978)是以質性觀察方法, 因此本研究結果較難如上述兩篇研究看出兒童在判斷理解上的思維歷程。 再則, 故事理解測驗中使用數個答案給兒童做選擇(例如在問到判斷主角性格的問題時:「 為什麼貓頭鷹告訴多多: 他很忙? 因為 他 ( 很 煩惱  在 生 氣  要 去 工 作  心虛)」 ), 也許因為孩子對測驗選項的文字意義認知不同, 或對某些詞意不了解, 而未選擇正確的答案; 因此孩子未選擇正確答案,不見得是無法做推論與判斷, 而有可能是對答案選項認知上的差異。 因此在判斷與推論理解上, 若能以開放性的問題進行施測, 讓孩子用自己的思維和語言來描述, 則可更深入的理解孩子的推論與判斷理解能力。 另外研究結果雖未達統計的顯著, 但根據描述統計結果來看, 兩組測驗總分與推論、 判斷理解得分的趨勢是一致的, 此現象說明兩組得分的差距大都來自於判斷與推論理解的部分。 換言之, 戲劇扮演對兒童推論與判斷理解仍有所助益。 因此建議後續的研究者, 仍可運用開放式的問題來測量兒童故事的推論與判斷理解, 另選擇完整的、 或不完整結構的故事做為實驗材料, 進而探討戲劇扮演幫助兒童填補故事內容對故事推論與判斷理解的效益;以及針對戲劇的情緒經驗對故事推論與判斷理解的助益, 做進一步的探討。 ( 三) 戲劇扮演對低語文程度兒童的影響 當研究者將描述統計資料區分為高低語文程度後, 發現戲劇表演對高語文程度兒童而言, 與講述教學組並無太大差異, 然對低語文成就兒童來說, 戲劇扮演組的故事理解得分高於講述教學組, 顯示戲劇扮演對低語文能力成就者的故事理解仍有些助益。 本研究結果與 Booth(1984)的發現是一致的。 Booth(1984)指出其在戲劇教學的實務經驗中發現, 戲劇扮演對低語文能力兒童特別有效(引自 Kular,1987)。 另根據 Daneman Carpenter(1980)的說法認為, 許多不精熟的讀者無法真正的融入閱讀當中去享受故事的樂趣, 其並沒有發展出對文章內容的參與感, 因此無法完整的理解故事, 而戲劇能引發兒童的興趣與動機, 而這些是促進理解與反應的決定性要素。 戲劇的扮演歷程能幫助低語文能力者去經歷故事的樂趣, 進入閱讀的遊戲, 並去經驗其中的刺激與興奮, 而能獲 得 較 佳 的 故 事 理 解 能 力 ( 引 自Wilhelm,1995)。 另外, Bidwell(1990)發現戲劇扮演使讀者反覆的閱讀故事, 此過程能使閱 讀不 流暢的 讀 者成 為 精 熟的 讀 者對閱 讀產 生自動化, 增進閱讀的流暢性, 進而幫助低閱讀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動機影響之實驗研究 125能力 的兒童理解故事。 另外, Rahman Bisanz(1986)亦指出低閱讀能力兒童的故事基模的形成比較不穩固, 較不會使用有效的故事基模來重建故事; 而扮演對故事的重構歷程, 能有效的幫助兒童獲得較佳的理解。 綜合以上討論發現, 戲劇教學可以透過對兒童學習興趣的引發、 提供重複閱讀故事的機會, 與在扮演中重構故事基模來幫助低語文能力兒童克服一些閱讀的障礙, 獲得較佳的故事理解。 因此建議後續的研究針對戲劇對低語文成就兒童在語文學習上的影響,做深入的探究。 二、 戲劇教學對增進兒童故事回憶的效果 ( 一) 戲劇扮演對兒童回憶故事重點概念數量的影響 在兒童的口語回憶數量上, 扮演組所能回憶的重點概念的數量明顯的高於講述教學組。 換言之, 戲劇扮演能有效的幫助兒童回憶故事中的重點概念。 這樣的現象可能來自於扮演所產生的效益, 包括敘述的能力的提昇、 記憶技巧的運用、 將故事內化為個人經驗、 以及融合個別的觀點。 扮演提昇兒童的敘述能力, 而敘述能力直接影響故事回憶的能力, 使兒童有較佳的故 事 回 憶 量 (Pellegrini Galda, 1982) 。Sachs(1980)指出想像遊戲能幫助兒童能運用適當的語彙來描述一件事, 而增進其使用敘述語言 (narrative language) 的 能 力 (Vedeler, 1997)。 同樣的, 戲劇遊戲能激發兒童造句能力, 使其能運用較適當的字彙或者較複雜的語句(Vitz, 1984), 因此在扮演中兒童透過重述故事的機會, 幫助其記憶故事中的關鍵字詞(Simpson, 1988; 引自陳淑如, 民 85)及組織故事重點內容, 而能有較佳的故事回憶能力。 另外, 在扮演中兒童的對白 與角色扮演, 可幫助兒童運用 記憶的技巧, 如覆誦(rehearsal)及形成視覺心象, 提供兒童回憶的線索而能回憶出較多的故事內容(Moore Caldwell,1990, Taylor, 1993 )。 在扮演的過程中, 兒童充分運用解釋、 變聲、 改變語氣等的語文精緻化的技巧, 能讓兒童對故事材料做深度的處理, 而能幫助兒童檢索故事內容, 獲得較佳回憶能力。 再則, 扮演過程中所運用的道具、 及扮演時角色的動作姿勢等所形成的視覺意象,能成為兒童回憶故事的線索, 使兒童有較多的故事回憶量。 Meringoff(1980)亦指出不論是 7 歲或是 9 歲的兒童, 提供他們具有視覺及口語雙重訊息的故事錄影帶, 會比只有口語形式的故事書, 更能讓兒童記憶角色的行為動作、 及故事情節。 本研究也發現同樣的結果, 從描述統計的資料中發現, 兒童所回憶的故事結構中, 扮演組兒童能回憶出較多的角色動作; 換言之, 扮演故事的過程中角色的行動和對話, 能使兒童產生視覺(動作、道具)和聽覺(對話)的雙重編碼, 強化其對故事的回憶能力。 另外, 扮演能使孩子將故事情節與個人經驗連結, 孩子會以個人的生活經驗來詮釋與表達故事觀點 (如下例)。 扮演組兒童在「西西的水龍頭」 這篇故事中, 當兒童要扮演到醫院治療的情節時,某位扮演醫生的兒童運用一張白 紙來代替醫生所用的紗布包紮西西的傷口 ; 另外有些兒 花 蓮 師 院 學 報 第 十 二 期 126 童在整個扮演過程中, 使用自 己裁切的紙鈔來支付醫藥費與水龍頭的修理費。 (87/3/24) 在上例中, 兒童運用白紙來取代醫療用紗布、 並使用白紙做成假鈔來進行交易, 這些行動充分結合個人的先前經驗與扮演需求, 使兒童能將故事人物的特徵與行動與個...

戲劇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兒童故事理解 回憶與學習相关新闻

  • 摘抄记忆力的故事作文550字
  • 东莞一家四代人的儿童节故事 一代比一代幸福
  • 安徒生童话故事读后感
  • · 幼儿故事
  • 一个有声读物 是讲一只只有七秒记忆的鱼和一只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