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回忆:童话经典与儿童邪典的距离有多远?

2020-03-04 22:47栏目:回忆的儿童故事
TAG:

  小时候,爸爸妈妈总是在早晨喝牛奶的空当,或是关灯前黑暗袭来的一点时光,把灰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白雪公主和王子的真爱之吻,等等等等童话故事吹进我们的耳朵。

  长大后再重读这些童话,不禁发出一声惊叹:啊——原本纯真的故事现在看来充满了凶杀、暴力、色情、受虐倾向……

  “很黄很暴力”,有点像前两年的儿童邪典(用儿童熟悉的卡通人物包装成的血腥暴力或软色情内容,甚至是虐童的动画或真人小短片),令人不寒而栗。

  《灰姑娘》,灰姑娘的两个姐姐为了穿上鞋,把自己的脚趾和脚跟砍掉了,血流不止;

  《白雪公主》,公主和王子在结婚宴会上,让恶毒的继母带上烧红的烙铁制成的脚镣,她就只能“带着镣铐跳舞”到死(宾客不会吓跑吗?);

  《蓝胡子》,妻子打开被禁止进入的门,却发现了蓝胡子前几任妻子的尸体……

  从一开始,童话故事就不是为孩子们创作的,而是成人聚会上的民间故事。格林兄弟为了把受众定位为儿童,前前后后改版了7次才是现行的版本。

  因为他们代表了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即天主教定义的七宗罪。

  可是,如果白雪公主用这么残酷的刑罚来惩罚继母,她除了比继母更美丽,又和继母有什么区别呢?不善良的白雪公主,虽然更真实,女神形象也同时幻灭了。

  相信大家小时候看迪士尼动画,都会自然而然感觉王子们在故事中没什么用,而且长得都差不多。

  下图中四张迪士尼王子,依次来自小美人鱼、睡美人、灰姑娘、白雪公主。讲真,他们撞脸了……

  《白雪公主》的故事里,王子看到水晶棺材里的公主很美丽,于是向小矮人买下了棺材,侍从抬棺材太颠簸把公主吵醒,这才有了大团圆结局。

  《睡美人》的故事里,王子看到美丽的睡美人忍不住强暴了她,两人还生了孩子。我不禁怀疑他们是恋尸癖。

  《灰姑娘》的王子则因为对鞋子的执著,有恋足癖的嫌疑。想想看,如果王子是因为灰姑娘的美丽才爱上她,为什么王子来灰姑娘家辨认的时候,不仅对她的相貌毫无印象,还差点娶走了她的姐姐。

  而《小美人鱼》的王子,当初说好不分离,结果一看到救自己的公主,就对小美人鱼说:“你一定会为我祝福的。”嗯?原来你一直拿小美人鱼当备胎呀。

  在古代欧洲,子女被认为是家长的财产,婚姻也就变成谋取利益的手段。没有结婚的女人,都社会认定为未成年人。在父母的控制之下,女孩们往往渴望获得一段婚姻来实现个人的解放。

  故事中的公主们好像是“受虐狂”,不断被迫害,却往往因此磨炼技艺,成为那个时代理想的女性形象。灰姑娘和白雪公主都擅长打扫家务,成为绝佳的家庭主妇。而小美人鱼为了爱情牺牲自我,失去甜美嗓音成为“失语者”:这是否也隐喻了女性在社会中被要求安静沉默,失去了话语权?

  王子们毫无特点的性格,揭示了他们是女性幻想下的一个群体:一段婚姻,成为她们独立并进入社会的凭证。至于他们品性如何,公主们并不在乎。

  童话故事中的女主角,不是父母双亡就是生母去世。像是生母去世的白雪公主、灰姑娘,被父母送给巫婆的莴苣姑娘,甚至还有父母主动扔孩子的,像韩赛尔与格莱特。

  总之,这一系列故事中,亲生母亲的身份被弱化到几乎没有的地步,而与女主角们为敌的,往往是一个年长的女性,如父亲另娶的继母,或者是恶毒的同龄人,比如灰姑娘的两个姐姐。

  孩子们在成长的过程中的不顺遂,比如父母对我们的拒绝,或是兄弟姐妹对资源的竞争,都会成为“坏继母”“坏姐妹”的原型。

  平时我们没有合适的理由报复周围的人,童话中不同,我们在潜意识里通过代换消除了背德感,获得了心理安慰。

  另一种说法则非常弗洛伊德:童话中打败继母和姐妹的故事是同性竞争的体现。

  《白雪公主》中,王后因为白雪的美丽陷入疯狂的嫉妒,恨不得置她于死地。《驴皮公主》中,还出现了父亲要娶亲生女儿这种不伦的神奇剧情。

  这一方面是恋父情结,另一方面,则暗示着孩子的性意识和性吸引力逐渐萌发,渐渐超越年老的同性,开始竞争异性的关注。“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者最终会把年老者拍在沙滩上。

  《韩赛尔与格莱特》不涉及同性的竞争,暗含着成长的内涵。虽然一开始用面包做记号、探索饼干房子时,占主导地位的是哥哥,可后来杀死女巫,拯救两人的却是妹妹。这是一个积极的心理暗示:年幼的孩子虽然一开始会依靠他人,但最终能摆脱依赖,实现独立。

  《小红帽》看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背后却藏着性与暴力的寓言。这个故事最早的版本被收录在法国大臣贝洛(或称佩罗)的《鹅妈妈故事集》里。和后来英国那本频频出现在悬疑小说里的《鹅妈妈童谣》并不是一本。小红帽陪伴“外婆”,却直接被饿狼吞下,并没有猎人来救她。

  贝洛侍奉的君主是路易十四,那个时代上层女性大多受过教育,喜欢举办沙龙玩乐。贝洛编撰的故事因此也就带上了政治讽喻和道德劝诫。“狼心”即“郎心”,红色连帽披肩是贞洁的象征,教导女性要保护好自己,小心“引狼入室”被侵犯。

  格林童话的时代,工业得到发展,家庭也由家族转变为核心家庭。市井大多贩卖小册子(chapbook,不是新闻书brochure)童话书以便于父母讲给孩子们听。父母的角色被强调:代表着父亲的猎人出现了,而母亲则反复提醒孩子“不要走小路”,变得更加尽职尽责。

  到了20世纪,米高梅公司的艾维利塑造了“舞女小红帽”的动画形象,成为性感女性的象征。影片一度被送至美国军队中鼓舞士气。他将大灰狼、外婆、小红帽的关系还原到性的原始欲望上,这仿佛是贝洛故事的原貌。然而并不,在爱情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小红帽。后期吕克贝松导演的香水广告,狼更是成了小红帽的宠物。

  女性主义者则让小红帽拿起了枪对狼宣战,和外婆一起枪杀大灰狼。她换下了红色连帽披肩,用狼毛大衣取而代之。

  而现在,生态保护者则将目光投向了狼。狼因为《小红帽》的故事,背负了“凶残动物”的千古骂名。导致很多国家如美国,狼被猎杀至濒临灭绝的地步。在现实中,小红帽成了杀害狼的“凶手”。

  “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风水轮流转,《小红帽》全员恶人,没有哪一方是完全无辜的。

  故事随时代的变迁更翻新改版,善与恶的概念难以一以贯之,界限慢慢模糊。我们有时候想和自己的罪恶一刀两断,有时又怀着报复的心态,希望罪恶降临在态度恶劣的人身上。

  “英雄无论是男是女,是出自神话或梦境……他们不是被敌手吞没,就是吞没敌手。一次又一次的反抗都被打退。他必须放弃他的骄傲、美德、英俊的容貌和生命,屈膝或顺从与绝对令人无法忍受的人、事、物,然后才会发现,自己和敌手并非不同种的生物,而是同一个躯体。”

  敌对的两方会互相吸引,一段时间后角色互换;又或者,美德与邪恶本身就是我们的一部分,在斗争中和谐统一。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总有灰色地带在两者之间。童话定义了两极的善恶观念,人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善与恶逐渐和解的过程。

  时常想起苏轼和佛印的故事,心中有佛,所见皆成佛。童话故事是不变的,变的是人的心性。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纵然可以用千万种理论学说来诠释,然而小孩子的心中,哪里会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哪里会有聚合离散的情爱悲欢?

  正义湮没残忍,爱情续写死亡。正如那个司空见惯的结尾,“永远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纯洁的心灵义无反顾地相信永恒,相信善良与爱。从这个角度来看,长大是一件好事,还是新的悲哀?

  [1](美)凯瑟琳·奥兰丝汀. 《百变小红帽——一则童话中的性、道德及演变》

杀回忆:童话经典与儿童邪典的距离有多远?相关新闻

  • 我和家长回忆儿童节作文大全
  • 日记长辈记忆深处的故事
  • 征集80后小时候爱看的故事比如:《神笔马良》的
  • 齐占文回忆抗战故事
  • 传媒配音网
  • 最新标签